推动制定期货法、解决衍生品市场“双轨制”问题……期市发展成为2020金融街论坛年会热议话题

SMM网讯:在日前举办的2020金融街论坛年会上,多位行业监管人士、著名专家学者的演讲中多次涉及作为资本市场重要组成部分期货市场的建设。那么,在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下,我国期货市场如何发展?期货及衍生品市场又将如何助力人民币国际化?来看最新解读。

焦津洪:推动制定期货法,完善衍生品交易制度

证监会首席律师焦津洪10月22日表示,围绕着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建设的重要环节,下一步证监会将从六个方面推进和深化法治建设。

具体来看,一是落实新证券法,紧紧抓住注册制改革这个牛鼻子,根据科创板、创业板试点注册制的实践,进一步梳理完善与注册制改革相关的各项制度规则,为未来全面实施注册制做好充分的法律准备。

二是加大对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法律保障,落实国务院有关文件的要求,推动修订公司法、企业破产法,制定上市公司监督管理条例,完善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制度,规范公司治理,健全上市公司退出制度。

三是完善市场结构及交易结算法律制度,推动制定期货法,完善衍生品交易制度,研究制定新三板市场监督管理条例,促进多层次市场建设,修改证券登记结算办法,推动货银对付制度改革。

四是强化中介机构的作用和机构投资者引领稳定市场的作用,修订证券公司监督管理条例及相关的证券基金期货经营记过管理制度,完善证券服务机构备案管理的各项配套规则,推动加快制定私募投资基金管理暂行条例,补齐私募基金监管的制度短板。

五是加强投资者保护,推动完善虚假陈述民事赔偿司法解释,配合制定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的民事赔偿等司法解释,加快出台欺诈发行、股票责令回扣实施办法。

六是落实零容忍的要求,建立健全有利于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的执法司法体制机制,加强证券执法司法专门化建设,构建刑侦执法、民事追偿和刑事惩戒相结合的立体化的证券违法追溯体系,大幅提高资本市场违法违规的成本。

继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10月21日致辞中提及要“丰富风险管理工具”“积极稳妥推进期货及衍生品市场创新”“健全促进证券基金、期货经营机构创新发展与防范风险适度相容的内生机制”“积极做好刑法修改、期货法立法以及相关司法解释出台的配合工作”以及“拓宽商品和股指期货期权品种开放范围和路径”后,焦津洪在10月22日提出的深化资本市场基础制度法治建设的六个方面中,又提到了“推动制定期货法,完善衍生品交易制度”。

业内人士对期货日报记者表示,近年来,作为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期货市场基础制度建设一直在持续推进,关注度越来越高。随着未来资本市场基础制度法制建设的深化,我国期货市场法治建设也将不断完善。未来期货行业根本大法期货法的出台也将为期货市场进一步扩大开放奠定制度基础,推动期货市场为实体经济和资本市场提供更为丰富的风险管理工具。  

周小川:推进人民币国际化需解决衍生品市场“双轨制”

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中国金融学会会长、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名誉院长周小川10月21日谈到了人民币可自由使用和国际化所面临的机遇和需要做的准备。他表示,真正对人民币未来国际化有利的因素有以下两点:一是中国非常明确地在保护主义出现的情况下,坚持走对外开放的道路。货币在这种情况下也必然是配合的趋势。二是我国金融市场在近些年逐步突破了各种各样的障碍,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在股票市场上,实现了沪港通、深港通。债券市场和衍生产品都更加国际化,这也成为货币可自由使用和国际化的一个重要内容。

在周小川看来,我国人民币国际化要再向前迈一大步,仍面临“双轨制”的问题要解决。“除了股票市场,一些金融衍生产品价格也与国际不一致,涉及我们过去与国际市场没有完全并轨时,采取的管理制度不一样。比如NAFMII,我们衍生产品主协议和衍生产品交易主协议最开始定的时候不同,出现产品差异,在卖出的时候就会涉及并轨的问题。”周小川说。

据了解,近年来,我国衍生品市场不断发展壮大,跻身国际衍生品舞台,并在国际市场上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力,对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目前,我国的股票以及衍生品市场的双轨制,构成现代金融市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我国各类金融资产提供定价基准与风险管理工具。”新湖期货宏观金融研发总监李明玉对期货日报记者表示,而国际成熟市场的衍生品不仅深刻影响其国内市场,更成为国际经贸往来的定价基准,在全球供应链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表示,我国衍生品市场的双轨制是整个金融市场发展过程中的必然阶段。但从当前来看,衍生品市场双轨制的存在阻碍着我国人民币成为全球化的货币,给人民币汇率风险管理带来较大挑战。

“因此,从当前来看,随着我国国际贸易规模的不断扩大,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也需要金融衍生品市场更加国际化。具体来看,一方面要不断扩大以人民币定价的金融衍生品品种的规模,吸引更多海外机构与个人投资者参与进来;另一方面可在严格管控的前提下优化投资渠道,进一步放宽参与我国金融衍生品市场的境外资金的进出条件,使资金能够更加自由地进出。”王红英说。

在李明玉看来,自2009年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以来,人民币国际化取得阶段性成果。在近年来人民币国际化的背景下,以人民币标价的资产成为全球追逐的热点,以人民币为标的的外汇期货也将成为全球争夺的战略性资源。“因此,在人民币国际化稳步推进之际,也正是国内建设外汇期货市场的好时机。”他说。

安青松:放宽证券公司参与国内外金融衍生品市场交易限制

在10月22日举办的论坛上,中国证券业协会党委书记、执行副会长安青松谈到有关证券公司开展跨境业务时,建议逐步放宽具备相应能力的证券公司直接参与国内外金融衍生品市场交易的限制。

今年9月,安青松也曾建议不断加大外汇、利率、信用等跨境衍生产品的创新力度,丰富交易工具和手段,以满足境内外客户多样化的跨境资产配置和风险管理需求。

“从国内来看,证券公司参与金融衍生品交易还有诸多限制,以套期保值为主,在交易额度及交易程序等方面都有限制,不利于证券公司管理风险和发展壮大。”厦门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韩乾对记者表示,如果未来放开证券公司参与金融衍生品市场,我国金融衍生品市场也将迎来更大发展。


点击了解SMM行业峰会并在线报名:

►2020中国白银产业链高峰论坛

2020年10月27-28日 江苏·苏州

►2020(第十届)锡产业链交易峰会

2020年10月29-30日 广东·汕尾

►2020年中国锌盐高峰论坛暨2020年(第八届)氧化锌产业链交易峰会

2020年11月5-6日 江苏·南京

►2020年中国电工材料供需交易峰会

2020年11月5-6日 浙江·杭州

►2020中国有色金属行业年会

2020年12月3-4日 上海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