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令赞比亚矿业部门雪上加霜

SMM网讯:KPMG赞比亚税务合伙人Michael Phiri表示,尽管疫情对宝石行业产生了“负面和直接的”影响,但铜采矿业的影响却更大。

需求增加提升了国际铜价,目前铜价约在每吨6,750美元交投。然而,该国的冶炼能力已经枯竭,尽管这是在新冠疫情大流行之前就已经开始,但被疫情加剧了。

他解释称,国内铜精矿销售征收16%的增值税,铜精矿出口征收10%的关税。

Phiri预计,为促进产量增加,政府将取消国内铜精矿销售的增值税,并暂缓征收铜精矿出口关税。

他并表示,替代选择将是矿业公司减产,而这将导致失业,并减少政府通过税收取得的收入。

因此,矿业公司将被迫在铜需求和价格双双高企之际减产。

“随着降雨临近,必须确保库存安全,否则铜矿石可被雨水冲走。”

他补充称,露天采矿企业可投资生产,但由于需征收10%的出口关税,这些矿企不想出口精矿。

此外,他表示尽管在疫情大流行前就已经存在增值税和出口关税,但对于国内铜精矿销售不取消增值税似乎是一个疏忽,因作为新冠疫情刺激举措相关的一部分,财政部已解决取消增值税的问题,并推迟出口关税的征收。

“由于增值税适用于铜精矿的国内销售,因此冶炼厂不太热衷于在国内市场上购买精矿。他们宁愿选择进口。另一方面,精炼铜的出口不征收出口关税,但精矿出口要征收10%的出口税。”

他补充表示,由于存在10%的出口关税,因此首选是出口精炼铜,而不是铜精矿。“如果受到炼厂产能限制难以在国内精炼铜,且由于10%的关税而无法出口精矿,那么别无选择只能减产。”

Phiri表示,为了降低生产成本,政府应交由独立顾问进行研究,并提出适当建议。

他补充表示,铜矿企业普遍遭受矿山使用费用以及其不可扣除性的不利影响。

“矿山使用费用的结构是,如果铜价达到每吨6,000美元,那么矿业使用税率从6.5%增至7.5%,因此收入还不如铜价仅略微低于6,000美元。”

如果铜价徘徊在每吨6,000-6,060美元,那么铜销售的回报要不及价格在每吨5,999美元。矿业使用税不可扣除同样阻止了再投资,因为公司要向政府缴纳矿产使用费税,因此与全球其他制度相比,这是不寻常的。

他表示,赞比亚2019年铜产量约为75万吨,低于2018年的85万吨。

“如果这些挑战得不到解决,铜产量将延续下行趋势。此外,财政制度并不鼓励该行业新的投资。” 


》点击报名:2020第五届中国电工材料供需交易峰会

扫码参会或申请加入SMM电工行业交流群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