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禁矿往事:外资、矿产、禁令与宏愿

来源:SMM

SMM7月9日讯:2019年10月20日下午,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维多多宣誓就职,开启他的第二个五年任期。在其后发表的就职演讲中,他许下了“2045宏愿”:在2045年独立百年之际,印尼要实现国内生产总值达到7万亿美元,人均年收入达到3.2亿印尼盾的目标,成为全球第五大经济体。

本届印尼政府一直以“拼经济”作为工作重心,早在佐科2014年开启的第一个任期内,印尼便提出2015~2019年经济发展规划,包括促进国内生产、刺激经济增长和改善财政平衡的具体目标,其中尤其致力于不断改善投资环境,使得印尼对外资的吸引力持续加强。

在2019年世界银行正式发布《全球营商环境报告2020》报告中,印尼以69.6排名73位,在东南亚十一国中排在第二梯队第六名,而在2015年则为排名106位。

不单单加大对外资的吸引力度,印尼政府在2018年4月正式推出了“印尼制造4.0”计划及其路线图。作为一项国家战略,“印尼制造4.0”目标是使经济更具竞争力,提高工业增加值。佐科认为世界范围内的工业变革是印尼经济发展的重大机遇,他希望把握这一机会,调整印尼工业布局,到2030年把印尼带入全球十大最大经济体行列。

印尼制造业振兴计划:“2025 构想”


作为东南亚最大的经济体之一,印尼的资源十分丰富,在石油、天然气和锡的储量在世界上都占有重要地位,根据印尼能源矿产部的统计(2013年),印尼煤炭资源储量约为580亿吨,已探明储量193亿吨,其中54亿吨为商业可开采储量。由于还有很多地区尚未探明储量,印尼政府估计煤炭资源总储量将达900亿吨以上。印尼拥有巨大的天然气储量,约有123589兆亿立方米(相当于206亿桶石油),其中己探明的为24230兆亿立方米。印尼镍储量约为560多万吨,居世界前列。金刚石储量约为150万克拉,居亚洲前列。此外,铀、铜、铝矶土等储量也很丰富。

由于资源丰富,印尼的经济十分依赖出口资源,印尼科学院经济研究中心专家曾表示,过去数十年间印尼经济依靠大量出口煤炭、橡胶、棕榈油等大宗商品得以快速发展,过度依赖初级产品出口却忽略了制造业,已经成为印尼经济的结构性问题,大宗商品占出口的60%以上,这意味着印尼更容易受全球商品价格波动影响。

2015年,印尼GDP增长4.79%,为2009年以来最低。分析人士指出,印尼经济虽然继续保持了一定增长幅度,但增速进一步放缓,其主要由于国际市场持续不振影响印尼大宗产品出口,国内消费和外来投资增幅下降,国内为抑制高通胀和货币贬值维持较高利率而采取的货币从紧的政策,为经济增长低于预期增长的主要原因。

为了扭转当下的不利局面,总统佐科在一个月内连续公布三轮经济振兴方案,重点包括简化89项工业贸易规定以利于招商引资、加速落实战略性基建项目、降低企业贷款利率、减少采矿及工业区设厂所需的许可证数量、削减油电等能源价格、扶助低收入人群及小微企业等。印尼政府也希望更换发展模式,增加其制造业比重,提升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

印尼对于制造业的“渴望”由来已久,早在苏西洛(印尼第六任总统)执政期间,政府便公布其国民经济15年中期建设规划(2011-2025),出台了制造业10 大产业振兴计划。为了改善产业结构,政府陆续出台包括纺织、钢铁、汽车、天然气、矿业、海产品、棕榈油、石油化工、轻工服务业和烟草业等十大产业的调整振兴规划。工业政策侧重于提高工业产品附加值,扩大工业产品市场,提升产业结构核心竞争力,建立起独立齐全的工业化体系。提升爪哇岛以外特别是印尼东部的产业集群地位,把制造业生产基地尤其是自然资源加工业从爪哇转移到其它地区。

在继任者佐科维执政后,新政府承诺将保持政策连续性,并且加大了对于各地工业园区的建设。2014年11月,印尼工业部长萨雷·胡欣表示,为吸引国内外投资,促进印尼各地区平衡发展,今后5年印尼工业部将集中精力开发建设13个工业园区,其中有7个位于印尼的东部地区。工业园区的建设均依托当地的资源优势,打造各具特色的上下游产业链,走可持续发展道路。

这13个工业园区分别为西巴布亚省TelukBintuni工业区,重点发展石化产业;北马鲁古省的Halmahera Timur工业区,重点发展镍冶炼产业;北苏拉威西省的Bitung工业区;中苏拉威西省的Palu和Morowali工业区,东南苏拉威西省的Konawe工业区;南苏拉威西省的Bantaeng工业区;南加里曼丹省的Batu Licin工业区;西加里曼丹省的Ketapan和Landak工业区;北苏门答腊省的Kuala Tanjung 和 Sei Mangke工业区;楠榜省的Tanggamus 工业区。

印尼禁矿法案:减少自然资源出口以倒逼制造业升级换代


2019年七月,作为不锈钢主要原材料的镍的价格开始疯涨模式,主因一则关于印尼禁矿的消息持续被市场所关注,7月初,市场传出消息,印尼预计将在2022年就会停止原矿石的出口。虽然消息几经波折,但是终在9月被实锤。文件明确,从2020年1月1日开始印尼所有品位的镍矿将彻底禁止出口。

其实对于禁矿这事,印尼早先便有过打算。2009年,随着印尼国内冶炼厂开始规模化运作,叠加本国的终端下游可以消化冶炼产品,印尼政府见供应链逐步成熟,便开始颁布《矿物和煤炭法》,文件指出2014年1月12日起将全面禁止未经加工的65种原矿出口,原矿必须在本地进行冶炼或精炼后方可出口。其中,中国依赖较大的铝土矿和镍矿也在其中。

在法律即将生效的关口,印尼政府其实仍是犹豫不决,由于禁矿法案遭到了矿业公司的一直反对,印尼政府受到了强大的压力,此时受基础设施限制,在印尼建设冶炼厂耗费巨大,许多矿业公司并不愿意投产建设,并且表示若新政实施,公司将大幅削减产量,并解雇当地员工,叠加此时印尼经济增长并不乐观,新政的实施将使得政府收入大幅减少。

在最后期限还有1小时的时候,印尼总统苏西洛宣布放宽条例,66家矿业公司不受禁令影响可以继续出口精矿到2017年,仅允许出口的精矿有铜、锰、铅、锌和铁,但镍矿和铝土矿仍然被禁止出口。

印尼是中国最大的镍矿进口来源地,为了应对矿业新政对国内供应的影响,矿业公司也积极提前做着准备,为绕过印尼原矿出口禁令,中国企业加快在印尼筹建矿业工业区。工业区采用“一区多园”的方式,即一个工业区,多个产业园,根据印尼的资源分布和基础设施状况,在相关地区兴建多个矿业加工园区例如,苏拉威西岛镍矿比较丰富,未来将在此建立以镍矿加工为主的工业园,而加里曼丹的铝土矿相对较多,将在这里建立以铝土加工为主的工业园。

在印尼禁止出口矿石之后,各国在东南亚开始寻求替代资源国,菲律宾的镍矿逐渐成为香饽饽,2014年我国进口来自菲律宾的镍矿总量达到峰值。是随着菲律宾的崛起,加之此时印尼现有的镍铁加工和RKEF(回转窑-矿热炉工艺)产能根本无法完全消化该国生产的镍矿。

为了降低镍矿开采成本,印尼2017年开始放松镍矿石出口禁令,根据企业建设的加工产能情况,批准配额允许矿石出口。允许出口的矿山必须满足两个条件,其一是30%的冶炼产能必须用于加工低品位的矿,其余可用于出口;其二是在5年内必须完成冶炼项目建设,并要通过印尼政府每6个月的建设进度核查,否则将被取消资格。2017年5月份开始,印尼重新出现在了中国海关数据中的镍矿进口国的名单上。然而,对于加快国内冶炼厂建设的想法却从未止步,这也是直接促使印尼在2020年再度禁矿的主要原因之一。

虽然经历了国内矿商的反对和欧盟起诉,本届印尼政府似乎态度更为强硬,并且表示其限制镍矿石和其它矿产品出口的政策不会改变。“为了我们的国家利益,我们将面对其他国家提出的任何抗议。我们没有任何疑问。”在今年至今的禁矿之后,印尼国内冶炼厂日程进一步提速,但是年初的疫情持续影响之下,冶炼厂的进程却大大受阻。

全球大流行的疫情引起广泛了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包含印尼,印尼工商会(Kadin)呼吁,必须采取紧急措施,在保持外汇平衡的同时,使该国经济免受经济衰退的威胁,可以采取的政府经济政策之一是放宽矿物和煤炭开采部门(Minerba)的业务,尤其是镍。在采矿业领域能开放镍矿石出口可以产生外汇,而且对于这项政策,国家并不需要花费预算,中央政府只需要在有限的期限内发布出口放松政策。放宽政策可以实施六个月甚至一年,以期病毒爆发将很快结束。

不过对此,政府方面却仍然态度坚决,ESDM部的矿产开发和业务总监Yunus Saefulhak在5月举行的批准有关矿产和煤炭开采(Minerba)又名Minerba法的2009年第4号法律的修正案的会议上表示,他的政党不打算重新开放低品位镍矿的出口,而自2020年1月1日起出口禁令已经加速。能源和矿产资源部长2019年第11号法规对加速出口低品位镍矿的禁令进行了规定。这意味着只要没有新的Permen,对镍出口的禁令仍然适用。对于镍矿仍然禁止出口,政府没有放松计划。

中国对印尼投资分析


今年6月,在“疫情防控新常态下中印尼经济发展与合作”主题举行视频记者会上,中国驻印尼大使馆经济商务公参王立平披露,今年1至4月中印尼双边贸易额达241亿美元,同比微降0.5%;一季度中国对印尼直接投资13亿美元,同比增长12%,继续位居印尼第二大外资来源国。在疫情影响下,两国经贸合作取得“难能可贵、来之不易”好成绩。

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印尼经贸往来造成了一定冲击,包括雅万高铁、青山园区、纬达贝园区等投资规模大的两国重点合作项目都面临人员流动阻塞问题,导致项目停工误工、不能按期履约,影响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和成千上万印尼员工生计。他表示,在印尼疫情防控“新常态”下,中印尼两国政府和企业开拓创新,开启了防疫与务实合作并行的“新常态”。进入“新常态”后,此前停工的24家中资企业绝大部分已经复工。

中国对于印尼的投资由来已久,印尼矿产资源非常丰富,也是我国重要的矿产进口来源国之一,在“一带一路”的大背景下,我国与印尼战略对接的意义及其经济互补关系。由于受到禁矿政策的限制,中国企业未雨绸缪提前进入印尼投资建厂,中国企业的加入也是的印尼工业整体得到了提升,以印尼不锈钢产业为例,印尼钢铁工业整体较为落后,规模较小、装备陈旧、效率较低,且产业链不完整,大多以轧钢或简单钢材冷加工为主,且基本为电炉炼钢。但印尼拥有丰富的红土镍矿资源,特别是在“一带一路”国际产能合作的大背景下,其利用“RKEF一体化不锈钢工艺”先进技术和中国资本的双重助推,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从开始布局建设从矿到成品不锈钢的完整产业链。

同时印尼政府也加大政策力度吸引外来投资,据本月初报道,印尼宣布将在本地建设一个占地面积达4000公顷的新工业园区,其中一期施工阶段占地面积450公顷,以用来吸引119家中国企业前来投资。同时,给中国投资者带来投资便利,还采取了一系列政策,例如提供便宜的地价及缩短经营许可证审批时间等。

不过,在印尼投资也面临着一些问题,据印尼当地媒体报道,目前印尼政府禁止出口原矿的政策已被证明对国民经济产生了有效影响,这促使通过建造冶炼厂在国内加工和提炼原始矿物,但是印尼的冶炼厂建设中电力供应受到限制。印度尼西亚冶金协会主席RyadChairil对此表示,印尼镍矿衍生品行业的潜力非常大,但是在鼓励印尼冶炼业发展方面存在障碍,主要障碍之一是电力供应有限,由于冶炼行业的位置与矿山的位置相邻,矿山的位置通常位于尚未连接到电网的区域。

同时当地劳工与中方管理人员和工人之间也有一些因为两国间管理和文化的差异,给企业运行带来压力。尤其是今年在疫情因素的影响之下,这种情况显得激烈,不过在印尼政府与中国企业有效的沟通之下,基本都得到了圆满的解决。

近年来,中国与印尼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进一步加强,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与印尼的“全球海洋支点”战略相辅相成,这给中国与印尼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合作都带来了新的契机。除了加工制造业,印尼提出在2020 年前成为东南亚地区最大的数字经济体,并使数字经济成为国家经济的新增长点,实现工业4.0,中国企业利用自己在数字经济方面的优势,已经开始投资印尼数据经济领域。未来,中国与印尼在数字经济领域的投资合作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将有更多机会,特别是在人工智能、物联网、VR等高端数字制造领域的投资合作。


2020 中国镍铬不锈钢产业市场及应用发展论坛

扫描二维码,申请参会或加入SMM金属交流群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