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期现结合新路径 衍生品工具助黑色系企业化危为机

SMM网讯: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钢材原材料企业是大考也是机遇。黑色系企业经历了行业“寒冬”后,复工艰难、物流受阻、销售不畅,同时焦化企业还面临着原材料供应不足的困境。不过,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在疫情带来的特殊行情和风险面前,对货物有常规套保经验的黑色系企业可以轻松应对市场考验。例如,山西鹏飞集团通过现货质押、独立套保、合作套保等方式,有效规避了现货跌价风险和现金流压力。

近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指出推进资本要素市场化配置、增加有效金融服务供给等措施。相关采访对象认为,期货市场在增加金融服务供给、帮助实体企业避险方面将大有可为。在实体经济转型的背景下,我国黑色产业链要转变传统经营理念,关注和利用期货工具管理价格风险,充分发挥“主场优势”,积极利用期货工具对冲风险,在市场风险下化危为机。

A海外疫情扩散焦化行业“受伤”

“海外疫情扩散,对焦化行业产生了很大影响。一方面,疫情扩散导致海外需求骤降,越来越多的海外钢厂停产,这使得出口难度进一步加大;另一方面,由于海外需求缺失,导致进口焦炭呈现增加态势。”山西鹏飞集团期货部期现分析师肖锋告诉期货日报记者,海外需求下滑导致近期进口焦煤价格骤降,目前已跌破去年的低点。如果海外疫情控制不住,从趋势上看,进口焦煤价格或进一步下移,这将利空国内焦煤价格。另外,当前国内焦煤供应已经恢复至较高水平,随着国内产量提升以及需求下滑,煤矿库存已经出现了明显累积,其价格支撑逐步走弱。

实际上,国内疫情暴发对双焦供应的影响要大于需求端。疫情对焦煤生产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复工复产延迟、人员流动管控造成的供应下降上,而焦化企业生产虽然会受到原材料供应紧张的扰动,但在利润较好的情况下,一旦原材料问题解决,则可以通过缩短出焦时间的方式来提高产出,供应恢复速度也比较快。不过,国内高炉由于停产成本较高,疫情期间并没有出现大面积停炉减产,对焦炭需求的影响也比较有限。

“国外疫情扩散对双焦需求造成的影响比较明显,尤其是对海运焦煤的价格形成了较大打压,中挥发硬焦煤价格自3月底高点至今已下跌18%。欧美国家在同样实施了大范围社交隔离措施后,其钢厂实施减产、停产的力度较大。”东证期货黑色研究员顾萌介绍说,从汤森的船运跟踪数据来看,3月以来,澳大利亚发往欧洲、印度、日本的焦煤数量明显减少。然而,由于我国疫情基本得到控制,澳煤在需求受到冲击后,将会增加对中国的发运比例,低成本且优质的澳煤也将对我国焦煤供需产生一定冲击。

据了解,国外疫情扩散主要使国际海运煤需求减少。例如,日韩、印度等陆续关停了部分高炉。蒙古因为疫情延缓了两个月的煤炭出口,对蒙煤供应造成冲击,而澳煤进口暂未受到疫情影响。

“春节后,为缓解原材料和产成品库存压力,我们积极协调当地政府,在保证满足防疫要求的基础上,提升汽运运力。同时还发挥火运优势,积极开拓进口焦煤市场,为保证焦煤供应发挥了作用。”肖锋说。

B供需两端增压焦企被动减产

今年第一季度,双焦呈现先扬后抑走势,整体处在振荡格局中。焦炭2005合约的波动区间在1700—1900元/吨,焦煤2005合约的波动区间在1200—1300元/吨。

“春节假期结束后,市场交易的主要逻辑是双焦供应端缩减,焦煤供应受到了国内复工延迟和物流运输的阻碍,焦化厂也出现了因原材料供应紧张而被动减产的现象。2月下旬到3月,进口焦煤的供应又受到蒙古临时封闭通关口岸的影响。”顾萌告诉期货日报记者,焦炭方面,今年第一季度,焦炭价格整体承压回落,出厂价格累计降幅为250元/吨;焦煤方面,由于春节之前煤矿出现季节性的停产减产,加上疫情影响,春节后煤矿供应恢复缓慢。同时,受到运输的影响,焦化厂、钢厂的焦煤库存被动下降,使得3月之前焦煤价格整体表现坚挺。

疫情对焦化企业的产、运、销都产生了极大冲击。前期,由于煤矿供应恢复缓慢,加上运输的影响,焦化企业面临原材料供应不足的困难,导致2月焦化企业出现了大面积的被动减产,同时主要依靠汽运或者火运运力不足的焦化企业也出现了被动累库。后期,随着煤矿供应及汽运压力缓解,焦化厂的原材料库存和产成品库存压力逐步缓解,焦化企业在盈利状态下逐渐提升产量,但这时候又开始面临需求端的考验。由于钢厂的需求压力向焦化厂传导,导致焦化企业销售不畅,焦炭价格下跌,并且疫情期间焦化产品价格大跌,使得焦化厂的利润快速压缩,山西、内蒙古等地的焦化企业已经陷入亏损状态。

直到第一季度末,双焦期价走势发生了转变。主要原因是,国内煤焦供应逐渐恢复,同时在海外疫情冲击和钢材利润收缩的影响下,市场对于原材料尤其是海运煤供应过剩的担忧增加。因此,双焦迎来一波下跌行情,焦炭、焦煤2009合约最低分别下探至1568元/吨、1062元/吨。

记者发现,焦化厂对于焦炭价格触底涨价的情绪明显强化,在需求端改善的背景下,焦化厂情绪的改善有助于提振焦炭价格反弹。另外,最近传言高速将恢复运输收费,高速收费恢复后,如果钢厂不把相应的运费增加通过价格形式涨回来,那么焦化厂将面临更大的经营压力,届时可能再次倒逼焦化企业大面积减产。

如果焦炭价格继续下行,吨焦亏损达到100元,并且短期看不到上涨的希望,那么焦企将会采取进一步的限产措施,焦化厂通常会通过延长结焦时间来达到限产的目的。例如,焦化厂的结焦时间普遍在24小时左右,如果延长至36小时,即限产30%;延长至48小时,即限产50%。2月中上旬,由于原材料供应紧缺,焦化企业普遍限产30%—50%。不过,业内人士认为,焦化企业近期虽普遍亏损,但为维护与下游钢厂的长期合作关系,仍需满足一定量的生产要求,短期很难看到焦化企业限产的现象。

C风险偏好上升交易逻辑切换

疫情过后,黑色系企业需要关注哪些焦点?顾萌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当前市场的主要矛盾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海外疫情对海运煤需求的冲击是否结束。近几日,欧洲多数国家新增病例数量已出现阶段性顶点,市场情绪较为乐观,整体风险偏好正在上升。值得关注的是,海运煤的两大需求国印度和日本的疫情仍不容乐观,而印度和日本每年对焦煤进口需求达到海运焦煤贸易量的40%左右。因此,疫情对于海运煤价格的影响仍未结束,但短期可能会受到市场情绪的提振,而淡化对期价的影响。另一方面,钢焦博弈会朝什么方向演化。近期,多家焦化厂首轮提涨,是为了应对钢厂可能开启的第6轮提降,稳住焦炭价格的跌势。

肖锋认为,疫情对行业的影响是持续的,国内疫情虽然好转,但海外疫情仍在蔓延,这对焦化产业的直接和间接出口需求都造成了很大冲击。因此,疫情对行业的影响并没有消散,只是供需矛盾转移了。

事实上,最近焦化行业的交易逻辑快速切换。虽然前期国内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全国都在积极促进复工复产,建材需求的恢复对建材价格形成利好,但由于海外疫情扩散,板材直接出口以及其下游制造业出口受到冲击较大,这对板材价格形成显著压制。另外,前段时间废钢价格坍塌,市场担心电炉开工快速提升以及板材企业转产,导致建材供应上升过快,从而对价格产生了压制。

“最近,国内建材需求不仅好得有点超预期,而且很多地方的需求释放仍未达到正常水平。也就是说,建材需求还有进一步的释放空间,这个需求预期能够承载更多产量。”肖锋表示,海外疫情尤其是一些重点区域新增趋势有得到控制的迹象,市场对于外需预期回暖,加之废钢价格触底反弹,这些因素都对焦炭产生利好。目前,焦炭企业处在盈亏边缘甚至亏损,焦化厂有很强的涨价意愿,需求端压力缓解将促进焦炭价格触底反弹。

事实上,钢材需求回暖、生产积极性提高以及山东省4月底前焦化去产能,可能会给焦炭2—3轮提涨带来空间。不过,影响焦炭价格的核心因素在于,焦炭自身基本面以及整个产业链的利润空间。在下游钢材利润空间已经被明显压缩、焦炭库存处于偏高水平的背景下,现货价格的上涨空间会非常有限。因此,在海运煤方面,印度、日本疫情的发展将是市场重点关注的方向,而国内钢材需求的持续性和利润空间也是要重点跟踪的指标。

“短期内,双焦市场的核心矛盾仍在于下游钢材,双焦价格将跟随钢材价格反弹,而焦煤价格走势要弱于焦炭。不过,海外疫情所引发的风险尚未解除,反弹结束后双焦价格仍有下跌的可能。”顾萌分析说。

D通过产融结合规避企业风险

无论双焦涨价与否,今年都将是极其困难的一年。因此,企业经营要始终有危机意识,提前制定好产、运、销计划,在衍生品市场主动布局,降低市场不确定性带来的经营风险。“焦化行业是传统产业,前几年我们享受了政策红利,大家过了几年好日子,但由于政策效应淡化以及疫情冲击,供需矛盾逐步凸显,传统的经营方式再次面临挑战。因此,企业积极探索期货、期权等衍生品工具,通过产融结合,为企业经营保驾护航。”肖锋说。

据了解,在疫情的影响下,第一季度双焦期价走势比较符合现货市场“前紧后松”的供需变化,发挥了价格发现功能,市场流动性也较为合理,给企业创造了合适的套期保值机会。因此,对货物有常规套保经验的黑色系企业显得更加从容。

“前期为应对双焦现货价格下跌风险,我们在盘面进行了部分套保,现货跌价损失不大。针对近期双焦期价上涨,我们通过跨期、跨品种套利的方式进行风险对冲。”肖锋告诉期货日报记者,特殊时期发挥期货的避险属性,可以让企业降低经营损失,为企业的健康良性发展保驾护航。对于企业而言,此时应该加深对期货作用的理解,从保价格、保成本、保利润到保资金、保生产都能发挥作用。

“今年,我们深刻意识到产业‘寒冬’的来临,这对公司期货部门提出了更高要求。在这次极端行情中,我们是利用期货规避现货经营风险的受益者。如果没有期货,单纯依靠现货管理,无法完全规避现货跌价的风险。除了发挥期货的避险属性外,我们也在积极探索期现的融资功能,为企业经营增加现金流入,降低资金压力。”肖锋表示。

据记者了解,第一季度山西鹏飞集团进行了一些套保操作,同时也在积极探索基差定价模式。春节前夕疫情暴发,这让山西鹏飞集团联想到了2003年非典对市场的影响,立即制定策略,对部分现货头寸进行了套保操作。春节后随着行情的发展,在双焦期货盘面下跌100元/吨后止盈部分仓单,暂时观望。然而,当时双焦现货价格尚未下跌,通过公司积极协调运力,及时将现货以基差点价的方式售出,从而规避了春节前库存跌价的风险。

“3月由于供需错配,焦炭明显过剩,企业也面临很大的累库压力,公司将部分焦炭转移至港口待售。然而,在销售之前担心出现跌价风险,焦炭期价在1870元/吨左右时,我们进行了相应套保,现货价格在1730元/吨左右时,在港口售出。由于运费下跌,集港成本降低约50元/吨,加上在期货盘面1780元/吨左右平仓获利的90元/吨,此批货物单吨产生140元的收益。”肖锋介绍说。

顾萌告诉记者,对于实体企业而言,由于市场预期变化带来一定的基差波动,往往能够为企业提供较好的套保和期现套利机会。例如,3月中旬焦炭现货第3轮提降,由于下游复工复产加速以及蒙煤通关受阻,焦炭2005合约快速上涨,最后升水现货100元/吨。不过,疫情给钢价带来的负面影响仍未完全释放,钢厂焦炭库存也处于较高位置,现货价格下跌并未结束,此时正是企业卖出套保的好时机,避免了此后价格下跌带来的损失,发挥了期货在特殊行情中的避险作用。

除双焦外,铁矿石期货市场同样给出了套保机会。“春节后开盘,铁矿石2005、2009合约价差接近平水,此后2009合约基差缩小,持有铁矿石现货库存的企业可以在盘面卖出套保,对冲库存贬值风险。4月初,由于国外钢厂停产增加,影响铁矿石远月合约预期,2009合约最低跌至540元/吨左右,基差扩大至100元/吨以上,此时企业也可以考虑降低现货库存,从2009合约盘面买入建立虚拟库存。”银河期货黑色系分析师郝祥鹏分析说。

大商所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焦煤、焦炭、铁矿石期货法人客户持仓占比分别为52%、50%、51%,较去年同期分别增长了10个百分点、13个百分点、3个百分点,法人客户积极参与期货避险。近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提出推进资本要素市场化配置、增加有效金融服务供给等措施。未来,期货市场在增加产品供应、扩大服务领域、提高服务实体企业水平等方面还将大有可为。

“在疫情面前,如果春节前夕企业对货物有常规套保,那么春节后企业则能轻松应对疫情‘黑天鹅’。在疫情之后,企业也可以在现货出现转弱后在期货上进行保值,从而对冲现货价格下跌风险。”一德期货黑色系分析师窦洪真说。


SMM“期现结合“培训课堂

报名联系SMM钢铁事业部 陆庆平

电话:021-51595781 /187-1777-4590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