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库存减少 投行纷纷预计2020年铜价将大涨

外电1月13日消息,作为全球经济晴雨表的铜价可能在2020年大幅上涨,因在中美贸易紧张局势缓和之时,用于新生产的资本支出下降,而铜库存也在减少。

长期贸易战的威胁限制了采矿活动,并令制造商无法增加库存。

结果是:截至上周五,三大国际交易所监控仓库的库存自7月以来萎缩

大约37%,至不到300,000吨,仅相当于1.2%的全球消费量。同时,去年的矿山产量较2018年下滑0.4%。

这导致大型国际投行对铜价大多看涨。花旗集团预期,全球最大的金属消费国--中国的需求在2019年几乎没有增长之后将跳增2.6%,受电网及汽车制造商投资推动。

据高盛在12月份的报告,分析师预估2020年铜价将达到每吨7,000美元。2019年铜价上涨3.5%,至每吨6,174美元。

BMO资本市场的分析师Colin Hamilton称:“欧洲和亚洲发达国家在过去六个月左右一直在大举缩减库存,你不可能永远这样做。”

铜是一种具有延展性的热、电导体,因其广泛应用于电线、电机、建筑材料、电子产品,以及从散热器、连接器到刹车和轴承等各种交通工具中,而成为全球经济的晴雨表。

DWS投资管理美洲公司的商品主管Darwei Kung称,贸易紧张局势掩盖了铜的供应紧张局势,其对铜价看多。目前随着中美两国达成初步贸易协议,铜价今年看起来“向好”。

但这并不是十拿九稳的。上周接受调查的交易商和分析师依然对铜价呈中性看法,等待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签署,以及美国和伊朗局势进一步明朗化,因为中国燃料供应将受到大幅影响。

BMO资本市场的金属衍生品交易主管Tai Wong称,“铜价似乎已在6,000美元上方构筑了一个良好的短期底部,但进一步的上涨可能必须要等到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签署之后。”

一些分析师预计,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的下降趋势将继续放缓,尽管近期中国与美国在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上取得了突破,限制了铜的上涨空间。

“在这种环境下你不能贪心,”BMO的Hamilton称。高盛分析师在伊朗危机之后表示,地缘政治紧张局势的进一步升级有可能打击经济活动,并削弱基本金属需求。

DWS的Kung称,虽然主要铜消费市场--中国、德国和美国--近期的制造业数据不均衡,但他们没有变的更糟的事实实际上是积极的。

德国制造业依然承压,受中美贸易冲突、英国退欧的不确定性令其自身难以应对从汽车部门向电动汽车的转变等问题困扰。不过该国最近的工业生产数据提供了一个谨慎的信号,表明欧洲经济可能已接近制造业衰退的底部。

在占到铜需求逾60%的亚洲,2019年结束时制造业前景温和向好,几乎没有经济体显示制造业萎缩。

日本最大铜冶炼厂的母公司JX Nippon矿业&金属公司主管Seiichi Murayama上周表示,受亚洲新兴国家基础设施需求的推动,铜是一个“增长型金属”。不过他警告称,中美两国贸易局势需要持续取得进展,市场才能持续增长。

中国12月制造业持续扩张,为该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正在企稳增添佐证。

中国12月制造业PMI为50.2%,与上月持平,连续两个月位于荣枯线以上,制造业延续上月扩张态势,景气稳中有升。

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于2020年1月6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这是2020年央行第1次降准,也是2018年以来央行第8次动用存款准备金率工具。反映出央行愿意提供流动性,这亦对“需求和价格有利,”BMO的Hamilton称。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