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M深度分析】全球硫酸镍市场年度回顾与展望

来源:SMM

SMM认为,未来三年两者溢价高位预计运行于10000-15000元/金属吨之间,较2018-2019年溢价的高位回落,原因在于SMM硫酸镍供需平衡显示未来三年硫酸镍整体处于平衡状态,且因硫酸镍产能并无瓶颈之忧,行业逐渐往平衡偏宽松方向运行。

SMM 12月24日讯:

2019年硫酸镍市场经历了过山车行情,上半年下游企业赶在补贴退坡之前“抢装”,硫酸镍市场一度供不应求。而6月份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正式退坡,叠加“国五”低价清库存的挤占,硫酸镍需求一落千丈,电池级硫酸镍对一级镍的溢价大幅下滑。

SMM认为,2020-2022年,硫酸镍较金属镍溢价将持续高于镍豆溶解生成硫酸镍的成本,按2018年数据测算,镍豆、粉溶解生成硫酸镍液体成本约7000-8000元/金属吨,未来三年两者溢价高位预计运行于10000-15000元/金属吨之间,较2018-2019年溢价的高位回落,原因在于SMM硫酸镍供需平衡显示未来三年硫酸镍整体处于平衡状态,且因硫酸镍产能并无瓶颈之忧,行业逐渐往平衡偏宽松方向运行。

电池级硫酸镍较一级镍(豆)溢价

一、2019-2022年全球及中国硫酸镍供需平衡

1. 2019-2022年硫酸镍供应

2019年全球硫酸镍产能增至139万实物吨,较2018年新增35万实物吨。其中,中国硫酸镍产能增至105万实物吨,较2018年新增33万实物吨。显然,硫酸镍新增产能几乎全部来自中国。2020-2022年全球硫酸镍产能维持扩张,主要增量来自金川集团、吉林吉恩、BHP、芬兰Terrafame和印尼湿法项目,至2022年总产能将达到250万吨,2020-2022年年复合增长率为12%。

2019年全球硫酸镍产量为94万实物吨,产量增速为25%,较2018年下滑5个百分点。其中,中国硫酸镍产量增速33%,较2018年下降17个百分点,主要原因在于2019年市场不仅面临6月新能源补贴过渡期的整体需求缩减,同时“国五”清库存也一定程度影响了新能源汽车行业的需求,传导至上游的硫酸镍企业接单情况不佳,且在原料价格大幅上涨的情况下硫酸镍价格下跌,利润水平急剧收缩,下半年中国硫酸镍企业大幅度减停产。随着2020年补贴将完全取消,且动力电池“白名单”废止,中国动力电池行业或迎来大洗牌,拖累上游原材料硫酸镍的增速,SMM预计2020年全球硫酸镍产量103万实物吨,增速下滑至9%,2021年起随着新能源技术攻克及整个行业趋于良性发展,预计需求增速将再次回归,硫酸镍产量也将随着需求的增长而不断扩大,2021-2022年产量增速保持在20%以上。

2016-2022年E全球硫酸镍产能产量走势图

2016-2022年E中国硫酸镍产能产量走势图

2. 2019-2022年硫酸镍需求

2019年,全球前驱体产量为35万吨,增速35%,各系别来看,523、622仍占主流,约占总量的67%,811及NCA约占总量的30%。其中,中国前驱体产量增长38%至27.5万吨,523及622占比为72%,而811及NCA占比为23%。2019年6月新能源补贴过渡期后,市场整体需求缩减,国内消费市场高镍进程遭遇短期停滞。SMM预计,为解决里程焦虑,高镍化是三元材料发展的必经之路,未来随着明星高端车型的研发,以及电池厂高镍电池研发方面取得突破,中低镍三元材料产量占比或进一步下滑,相应的三元前驱体占比将继续下滑。SMM预计,至2022年,中国三元前驱体产量将增长至51.5万吨,2020年至2022年中国三元前驱体产量年复合增长率为17%。

2016-2022E全球及中国三元前驱体产量走势图

2019VS 2020VS 2022年全球前驱体各系别占比

2019VS 2020VS 2022年中国前驱体各系别占比

3. 2019-2022年硫酸镍供需平衡

2019年,全球及中国硫酸镍市场小幅过剩,主要因下半年市场需求逐渐走弱,年底几乎无备货需求,加上硫酸镍工厂利润收缩,挺价惜售,各家厂内有一定的库存量。但总体看库存水平并不高。2020-2022年,中国硫酸镍市场总体维持平衡,年均小幅过剩1-2万实物吨。

SMM认为硫酸镍市场或出现阶段性库存积累→压产→减库→平衡的状态,但较难看到长时间的短缺或过剩。一方面,硫酸镍生产工艺有简单路径,即在反应釜添加镍粉、豆加硫酸,生成硫酸镍液体的路径,此条生产路径投资成本低(数十万级别)、建设周期短(半年内),是国内三元前驱体工厂获取硫酸镍原料的途径之一,故在镍豆、粉原料充足的情况下,硫酸镍产量能够快速增产。另一方面,硫酸镍的物理特性为晶体状的六水化合物,常温状态下储存约3-5年,时间短于金属镍,故并不支持硫酸镍如金属镍累库久。

2016-2022E全球硫酸镍供需平衡

2016-2022E中国硫酸镍供需平衡

二、2019年硫酸镍成本与利润水平回顾

据SMM硫酸镍成本模型,在不考虑原料成本的情况下,废料的加工成本最高,中间品次之,金属镍最低,三种原料在技术上均无使用瓶颈。而综合成本来看,由于原料价格高昂,金属镍的生产成本最高,中间品次之,废料最低。

不同原料的硫酸镍现金成本比较

备注:原料成本以2019年11月均价计算

2019年上半年,下游动力电池企业赶在补贴退坡前抢装,国内硫酸镍市场供不应求,各类原料加工硫酸镍均利润丰厚。随着补贴正式退坡,硫酸镍企业接单压力陡增,利润率显著下降,9月份之后随着硫酸镍企业减停产增加,利润率有所回升,但溶解金属镍生产硫酸镍始终处于亏损,前驱体工厂使用镍豆、粉自溶的量大幅下滑。

2019年1月-2019年12月不同原料的硫酸镍利润率

备注:1. 模型中计算的为现金成本;2. 硫酸镍价格折算至到厂现金价格

三、2019-2022年硫酸镍原料比例分析

2019年,中间品生产硫酸镍的比例回升至53%,较2018年47%的占比提高。主要原因在于:1. 2019年大部分时间内金属镍生产硫酸镍都处于亏损,前驱体工厂直接对外采购硫酸镍成品较使用金属镍自溶更有经济性;2. 2018年中间品在港口积累了一定的库存,2019年大部分库存已流入市场消化。

2020-2022年,预计使用中间品的占比会下滑,至2022年下滑至44%,而金属镍的使用占比小幅上升至28%。SMM预计2020-2022年全球中间品新增产能释放的增量有限,不足以满足硫酸镍需求的增量,硫酸镍对金属镍的使用量将增加。

2017-2022E硫酸镍不同原料的使用比例比较

本文部分图表和数据截取自SMM《2019-2022年中国镍产业链报告》,如需咨询订阅,可按文末联系方式对接SMM镍研究组。
更多内容请订阅SMM镍研究组产品《中国镍产业链常规报告》、《中国镍产业链高端报告》,获取最新镍矿、镍生铁(中国+印尼)、电解镍、硫酸镍、不锈钢(中国+印尼)相关数据分析及行情解析!订购、试阅请致电021-5166 6865 QQ 2880615019,联系人:高吟

(SMM  高吟 TEL: 021-51666865  QQ:2880615019 )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