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色刚果金迪兹瓦铜钴矿、LCS火法冶炼厂两大项目同步投产 中国在刚果金矿业投资进入新时代要用新思路解决新问题​

SMM网讯:2019年11月18日,中色集团在刚果金投资建设的迪兹瓦铜钴矿(Deziwa或Somidez)成功竣工投产。两日后的11月20日当地时间00点50分,邻近的中色与云铜合资的刚果金LCS火法冶炼厂一次投料试车成功,产出首批合格粗铜产品。

据此前考拉号发布的文章《中色、中铁、五矿、北方等中资矿业集团在刚果金铜钴带开展矿业与贸易、工程业务协同实践》、《中色集团整合旗下上市海外矿业资产,中色股份拟收购集团所持中国有色矿业75%股权》等文章中,对中色集团在非洲特别是在刚果金投资做了介绍。

中国有色集团前身成立于1983年,是我国最早从事海外有色金属矿业开发的公司之一。1998年,中国有色集团投资赞比亚谦比希铜矿开发建设进入非洲矿业市场,此后又在赞比亚陆续投资开发了谦比希湿法冶炼厂、谦比希火法冶炼厂、卢安夏铜矿复产及湿法冶炼厂等项目,形成了一支中方为主的矿业开发运营队伍,并带动了旗下中色股份(主要从事EPC总承包)、中国十五冶(主要从事施工建安和采矿承包)、中色国贸(主要从事采购、物流及产品贸易)、瑞林工程、沈阳有色设计院、鑫诚监理等工程和贸易出资企业配套产业链。近年来,中国有色集团将其在赞比亚的业务优势延伸到刚果金,先后建成了中色华鑫利卡西、马本德、中色潘达等湿法冶炼厂,在没有自产矿山的情况下,2018年刚果金产铜达到6.3万吨,取得了较好的投资收益。

迪兹瓦铜钴矿8万吨电解铜及8000吨钴项目和LCS11.8万吨粗铜火法冶炼项目是中色集团目前在刚果金同时开发的两大重点项目。

迪兹瓦

在2017年签约的迪兹瓦项目中采用了类似BOT模式(即建设、运营和移交),由中国有色集团与刚果金国家矿业公司Gecamines组建51%:49%合资公司中色经贸,中方承担开发建设投资并负责之后一定时间内的运营,在收回投资后或规定年限到期后移交给刚方。

迪兹瓦位于刚果(金)南部卢阿拉巴省科卢韦齐市西约35公里处,毗邻嘉能可的Mutanda铜钴矿,拥有铜金属资源储量460万吨、钴金属资源储量42万吨。

2017年7月,中国有色和Gecamines签订JV协议,组建迪兹瓦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双方初始股比为51%:49%。项目采取了一种类似BOT的合作模式,完全由中色出资并开发建设,Gecamines用所占产品份额由中色包销抵扣前期投资,在一定年限后或偿还全部出资后,项目100%归属Gecamines所有。

项目计划总投资8.8亿美元,采用露天开采和湿法冶炼工艺生产阴极铜和钴盐,年处理矿石450万吨,年产阴极铜8万吨,粗制氢氧化钴含金属钴8300吨,原计划即在2019年底建成投产。中色通过整合旗下设计施工力量,以业主团队名义直接实施项目,规避了新矿业法对矿业承包商的限制并节约了税费,且极大地促进了内部协调,这也是迪兹瓦项目能够在短期内投产的重要原因。

LCS

LCS则是中色在香港上市的中国有色矿业和中铝集团下属的云铜集团在2017年4月以60:40比例组建的合资公司,选址在刚果金铜钴带西部的卢阿拉巴湖畔,其投资的目的就是作为迪兹瓦铜钴矿的配套火法冶炼厂,并辐射周边铜矿未来的深部硫化铜矿处理需求。6:4的股比完全复制了中色和云铜在赞比亚谦比希冶炼厂(CCS)的合作模式。

LCS项目建设一年处理40万吨铜精矿(干吨)的火法冶炼,年产粗铜11.8万吨(含铜不低于98.5% 、硫酸24 万吨(折100%H2SO4)、液体SO2 3 万吨和铜钴合金1.1 万吨。投资概算4.376亿美元。2018年3月开工,建设期两年。项目还配套建设的南部科卢韦齐供电中心系统。

两个项目在短时间内成功建设并同步投产,显示了中色集团以有色建设起家的强大底蕴,以及深耕非洲多年积累的成功经验,也为中色在刚果金铜钴带继续投资开发其他项目增强了信心。

展望未来,中色要留意和解决的事可能有:

第一,钱从哪来?建设起家的企业往往面临初始资本金投入较少,投资融资能力不足的挑战,而矿业是一个初始投资高昂的产业。企业在海外投资可以采取两条腿走路的方式,一方面充分利用资本市场,特别是打通A+H通道;另一方面寻找资本充足的合作方实现强强联合,优势互补。令人欣喜地看到,中色已经在这两方面采取了相关动作。

第二,人从哪来?中色长期深耕赞比亚等海外项目,培养了一只比较专业的项目开发与运营团队。然而也应当看到,矿业人才培养周期长,短期内的迅速扩张使得中资企业在海外开矿普遍面临优质人才稀缺的问题。企业在完善自身人才建设体系的同时,一方面要拓宽中方人才补充渠道,不拘一格使用市场化中高端人才、海外高校应届毕业生、国内矿业应届和社会招聘人才,一方面要推进人才本地化战略,大力使用培养当地矿业人才。市场化人才策略也将倒逼企业提高人才待遇,增强业绩激励,从而形成良性循环。

第三,矿从哪来?迪兹瓦和LCS面临一些特殊挑战。迪兹瓦采用的类BOT模式,矿权其实并不由中色所拥有,收回投资或在一定年限后就要交回刚方,中色在刚果金仍然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大型矿山,而BOT模式也在业界引发讨论,这种模式是否破坏了矿业公司的“规矩”,增强了刚果金政府的“议价能力”,是否适合在业界推广?LCS则依赖在外部收购硫化矿精矿,目前当地有能力浮选生产硫化精矿的企业并不多,且火法处理含钴硫化矿无法有效回收钴,企业出售硫化铜钴矿给火法厂的意愿并不强烈。好在刚果金铜钴带西部以辉铜矿为主,钴含量低,正在建设的卡莫阿卡库拉铜矿是LCS的潜在矿源,在紫金和艾芬豪还没有建设配套火法厂的情况下,中色可以先锁定短期内的购矿协议。

说完了中色,再谈谈中资矿企在当地面临的一些普遍问题。

一是配套基础设施制约。先是电从哪来?刚果金普遍面临缺电制约,随着一系列大型矿山和冶炼厂的规划和投产,未来这一问题将更加突出。从赞比亚进口的电力常年得不到保障,规划中的刚果河上的英加电站遥遥无期。华刚正在建设的布桑加水电站将满足自身需求并辐射科卢韦齐城市供电,但未必有余力再供应周边厂矿。再是物流瓶颈!目前刚果金东南部的通关口岸已经非常拥挤,且在短时间内看不到解决的希望,更遑论通往南非德班港的两千多公里运输线路风险重重。解决方案并不复杂,在电力方面可以充分利用刚果金丰富的水电资源,加速水电开发和输电网络建设,在交通方面东部可开通第二通关口,缓解卡松口岸拥堵状况,并通过引入海关之间的竞争改善目前的通关腐败问题,西部则可以通过延伸公路建设与安哥拉铁路相连,此外还可以对当地已存在的铁路进行电气化改造和升级,增加铁路运输的运力。然而,这一切不是矿业企业自身能够推动解决的,非洲是一带一路战略的重点地区,中国政府要起到引领作用,使领馆应当负起责任。中资企业应当设法推动两国政府签订政府间关于改善刚果金东南部电力、交通等基础设施的协议,并利用此机会,对新矿业法的一些不利条款施加影响,寻求改变。

二是合规性和企业社会责任及社会形象。中资企业规模大了,影响力大了,有一些过去的灰色做法就不适合了。特别是在新旧政府权力交接的时刻,任何把柄都可能引发蝴蝶效应,成为资源民族主义爆发的。中资矿业企业特别是央企为代表的大型企业应当进一步约束自身行为,推动行业规范发展,树立中资矿业企业负责任、守规矩的形象。

第三还是人才问题,企业间也可以打破人才交流的壁垒,以人才流动推动经验共享。考拉矿业观察也将继续在公益性矿业人才交流方面发挥引领作用。

预祝中色两大项目再接再厉,早日实现达产达标,预祝在刚中资矿业企业2019顺利收关,2020再创佳绩。


扫描二维码,申请加入SMM金属交流群,请注明公司+姓名+主营业务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