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上海有色金属网

【金融政策和贸易战的限制】从金融政策的角度来讲,随着2018年初的去杠杆,国内企业的杆杆率显著下降,使得国内制造业部门面临极大的压力。而因为信用体系的问题,传导流程则是从中小型企业开始,逐步向大型企业传递。所以我们看到了一轮极强的收缩压力,换句市场流行的话来说就是体现了一轮极强的主动去库周期。并且从现在的状态来讲去杠杆的影响还在延续。其中另一大方面压力体现在贸易战。如果我们站在美国人的角度上来讲,特朗普的诉求可能并不是过分的。我们可以观测到从1995年WTO成立以来截止到2007年,全球的商品贸易成本指数下降了20%,而对应的服务贸易成本不但没有明显上升,而且上升了2%。这意味着特朗普嘴中的受损可能是真实的,WTO政策有利于商品贸易和制造业国家,典型的是日本,德国和中国;而服务贸易因为仍有较大壁垒,对服务业国家是不利的,典型的是美国,英国。而中美贸易战的缓解则来自于连任的压力,除此之外摩擦将会持续存在,如果不将此前的关税取消,引用观点,人民币汇率保持在7.1是国内出口相对舒服的水平,升值并维持到7以内没有必要。进出口企业挣不到汇差,就不会有稳定的收益。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