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期货:伦镍库存大减 抓住镍投资机会

SMM网讯:

核心策略:把握时间节奏,10月中下旬逢低做多镍,多单继续持有

核心逻辑:1. 镍的供应缺口将在2020年逐步扩大,供应端有潜在利好; 2. 镍铁进口增量或不及预期,且有潜在政策限制;3. 不锈钢厂对镍几乎无议价权,导致镍价弹性空间较大

逻辑前提:我国供应转弱,需求抬升,库存低位,供需矛盾突出

风险点:印尼镍矿政策有变

10月9日,据知情人数透露,中国青山控股集团公司在印尼即将实施原镍矿出口禁令之前,将近2.5万吨镍从伦敦仓库中运出,相当于近20%的伦镍库存,造成镍合约40年历史上最大的降幅。同时,青山正与包括摩根大通在内的融资银行合作,将该金属从交易所剥离。以镍每吨13万7人民币计价,此次回收的金属价值约34亿人民币。另外,LME的订单记录显示,另有7.5万吨镍金属预定交付。数据显示,自2019年9月30日至2019年10月11日,伦镍库存从157986吨降至98562吨,降幅为37.6%。倘若后期7.5万吨的库存成功实现交付,那么伦镍库存将近乎搬空,并导致市场上镍供应的恐慌担忧。

基于以上情况,虽然由伦镍库存减少带动的市场做多情绪,未在近日盘面立刻体现出来,但是镍的流通性下降、镍由显性库存转为隐形库存,以及大集团的镍资源垄断意图,已十分清晰的显现出来。我们认为,1. 镍的供应缺口将在2020年逐步扩大,供应端有潜在利好; 2. 镍铁进口增量或不及预期,且有潜在政策限制;3. 不锈钢厂对镍几乎无议价权,导致镍价弹性空间较大

一、镍的供应缺口将在2020年逐步扩大,供应端有潜在利好

目前全球镍的供应和需求大概是每个月平均17.5万吨左右,中国的总供应量加在一起是 10 万吨左右,在中国的供应结构当中,对外的依存度非常高,我们能够自产的金属镍只有金川、吉恩等。这些企业在国内有一部分自己的矿山,但是这种产量基本上弹性空间很小。虽然我们可以自产镍铁,但是镍铁的原料大多需要进口;金属镍除了自产以外绝大部分也是依靠进口,所以综合来看对外依存度高达75%以上,个别年份更高。

2014年之前,我们国家主要靠进口印尼镍矿为主,但是2014 年印尼禁矿之后我国只能从菲律宾提高镍矿的进口,到目前为止进口镍矿依然是菲律宾占主导。但是菲律宾有一个问题,即它有很强的季节性。它有三个镍矿主产区,分别为三巴里斯(Zambales)、巴拉望(Palawan)以及苏里高(Surigao),其中Surigao为最大主产区,它占菲律宾总出货量的50%-60%。但是Surigao的雨季与另外两个主产地雨季相反,所以每年十月至来年四月镍矿的进口将不断降低。按往年数据测算,雨季将影响菲律宾1/3的镍矿出口,预计2019年11月-2020年4月我国将减少约900万吨镍矿的进口量,折合约为13.5万金属吨(以镍含量1.5%为平均数计)。世界金属统计局(WBMS)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1-6月全球镍市出现供应缺口,表观需求超过产量5.55万吨。2018年全年计算的缺口为9.57万吨。再叠加2020年1月1日起执行的印尼禁矿政策,虽然未来三个月的印尼镍矿企业抢出口效应预期将加剧,不过实际产量能否跟上需求增速,恐极难做到。另外,国内镍矿库存水平并不高,截至于2019年10月12日,我国港口库存不足1200万实物吨,以镍含量1.5%为平均数计,金属量不足18万吨,如果四季度无法继续累库,叠加菲律宾11月至来年4月雨季的影响,明年国内减量将放大。

因此,预计明年我国镍供应短缺扩大,缺口约在15万吨到20万吨不等。不过,就今年四季度而言,按照当前的镍矿供应情况,我们认为短期内不会出现镍矿严重短缺,这也是造成三季度禁矿政策落地后限制镍价进一步上涨的核心因素。在情绪面的风波平静后,镍价短期将维持高位震荡态势,所以从基本面出发,我们认为四季度镍价再创新高的可能性较小,直至我国镍供应缺口扩大的落定。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大陆期货

二、镍铁进口增量或不及预期,且有潜在政策限制

据铁合金在线统计,9月印尼镍铁产量约292054实物吨(3.5万金属吨),其中,中国企业投建的工厂产量约273607实物吨(3.2万金属吨),印尼本土企业镍铁产量约有18446实物吨(2229金属吨)。我国8月镍铁进口量为14.48万吨(1.74万金属吨),环比降1.6万吨(0.192万金属吨),降幅9.98%。其中,8月自印尼镍铁进口量为9.92万吨(1.19万金属吨),环比降1.64万吨(1万金属吨),降幅为14.18%。

首先,从镍铁自身的生产条件来看,我们认为,印尼镍铁产能释放速度较慢的主因是印尼当地的基础建设落后、劳动力质量的不足以及项目审批的难度较大。印尼全国由17508个大小岛屿组成,其中6000多个有人居住,素有千岛之国的美称。镍矿企业购买的矿山也分布在零散的小岛,小岛的基础建设并不完善,甚至有些矿山地理位置比较偏远。在基础设施建设上,通常先从建电厂、建马路开始,再逐步配置冶炼炉。同时,印尼镍铁厂使用的冶炼方法大多为RKEF火法冶炼镍铁工艺。它是以红土镍矿为原料,加入石灰石、还原剂等原料,经过回转窑,矿热炉,转炉来加工原矿。而RKEF工艺的成本对红土镍矿和电的价格最为敏感,电力的充足保障是冶炼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因此,整个流程难度大、耗时久、成本高。

劳动力方面,印尼当地居民工作效率较低,且大都没有受过全面的技术培训。据了解,通常在发工资之后的第二天会出现工地无人上班的情况,在劳动力不能保证充足的情况下,也一部分制约了印尼镍铁产能释放。不过后期随着印尼禁矿,推升镍价的同时镍矿议价能力增加,进而导致镍铁利润走阔,在镍铁高利润下,将刺激当地镍铁项目投产。

审批流程方面,对于矿的使用许可,企业不仅需要前期获得印尼政府批准,还需要获得岛上族长的同意,并且族长在岛屿上的话语权较大,因此整个审批流程较长,难度较大,也就制约了开采冶炼的速度。

数据来源:百度图库 大陆期货

目前我国镍铁供需平衡,全国主要地区库存有下降态势。随着印尼禁矿政策实行,由于我国镍资源的匮乏,进口镍铁,不锈钢钢坯,以及进口菲律宾镍矿将成为我国获取镍资源的主要途径。同时,我国作为全球最大不锈钢生产与消费国,不锈钢占镍下游消费的70%-80%,因此我国对于进口镍资源的需求量大,且依赖度高。在这样的情况下,十分有必要维护我国不锈钢市场的公平贸易竞争,保护国内产业免受实质损害和实质损害威胁。这也就导致了太钢于2018年6月22日请求对原产于欧盟、日本、韩国和印度尼西亚的进口不锈钢钢坯和不锈钢热轧板/卷进行反倾销调查。此番申请反倾销立案调查的支持企业共有4家,分别为上海的宝钢不锈钢有限公司(宝钢不锈)、广西的北海诚德公司(北海诚德)、甘肃的甘肃酒钢集团宏兴钢铁股份有限公司(酒钢宏兴)、广东的鞍钢联众(广州)不锈钢有限公司(鞍钢联众)。截至于2019年10月12日,反倾销调查仍在进行中,在反倾销调查期间被调查国家的不锈钢钢坯和不锈钢热轧板/卷是允许被进口的,且并不需要额外征收关税,但是反倾销调查一旦成立,那么于调查期间进口的反倾销实物将按新规定征收额外关税。因此,我国钢企为避免日后额外增收关税的压力,尽量不选择进口反倾销调查期间的不锈钢钢坯和不锈钢热轧板/卷。这也保护了我国不锈钢行业的健康发展以及平等竞争。

同理,假设后期印尼、菲律宾镍铁产能快速释放,进口国内后,打乱贸易秩序,极有可能重蹈反倾销调查之路。而对于印尼来说,吸引外资企业在本国设厂,实则是希望能够促进本国就业,带动国家发展,假如外商仅仅把印尼当做加工地,利用完印尼镍矿资源后扬长而去,是背离印尼政府合作初衷的。从印尼先禁止高品位镍矿出口,再禁止低品位镍矿出口,颁布出口配额也可以看到政府的意图,它希望高附加值产品能留在本国,并带动本国的经济发展。因此,从我国自我贸易保护和印尼政府招商初衷,这两点来看,高品位镍铁出口受限指日可待。近日从青山钢铁调研得知,青山总部分派给各子公司的镍铁量即将收紧,并已着手囤积镍铁,青山作为我国不锈钢行业风向标,这暗示着市场上镍资源的获取将增加难度。在供应短缺,需求增长,库存低位的大环境下,镍价的大幅上涨指日可待。

数据来源:中国海关总署 大陆期货

三、不锈钢厂对镍几乎无议价权,导致镍价弹性空间较大

历史数据来看,不锈钢跟涨或跟跌于镍价,趋势一致。在2007年镍价达到高位48万元/吨时,不锈钢价格超过4万元/吨。而当时的大环境是由于镍资源的稀缺,供需出现严重矛盾,人们只能使用硫化镍矿提炼镍,红土镍矿暂未被发现。预计到2020年全球镍供需出现严重矛盾的可能性较小,但我国出现镍资源稀缺的可能性较大。以近期伦镍库存下降36%为例,未来镍定价权或掌握在拥有镍金属资源的集团手中,长期来看我们认为,镍的上涨空间值得想象。短期来看,供需矛盾的格局并未成立,且下游消费的景气度下降不具备连续上涨的动力,但后期预计镍矿供应趋紧为镍价提供支撑,镍价将维持高位震荡,直至我国镍供应缺口扩大。

(来源:大陆期货 吴旖婕)


》点击报名中国有色金属行业千人盛会

扫描二维码,申请加入SMM金属交流群,请注明公司+姓名+主营业务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