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官员密集发声 大鸽派意外转鹰 美元还要接着涨?

SMM网讯: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长期以来一直被认为是美联储最温和的官员之一。就在去年12月份,埃文斯反对加息,理由是通胀预期过低,可能会阻止通胀升至美联储2%的目标。7月和本月,埃文斯均支持降息,但北京时间周三(9月25日)却反对第三次降息。鉴于他之前的鸽派立场,这次转鹰发言分量更重。 

鸽派转鹰,埃文斯认为美联储无需再降息

通常属于鸽派阵营的一位美联储票委埃文斯认为,无需再降息,因为最近两次降息足以使通胀率升至美联储的2%目标之上。根据上周发布的美联储官员预测点阵图,有5人不赞成降息25个基点,5个支持,还有7人预计到年底总共降息50个基点,包括9月18日那次降息。埃文斯的言论表明,他不在预计FOMC下个月或12月再次降息的7人之列。

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周三在伊利诺伊州森林湖的一个演讲中说,我认为我们现在位置非常好,可以观察局面如何变化”。“就靠我们已经同意的二次降息,能够让通货膨胀在预测时期内产生一点对冲,所以我觉得不用再降息了。埃文斯今年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有投票权,7月和本月均支持降息但现在反对第三次降息。

在2015-2018年逐渐收紧政策之后,面对全球增长放缓、贸易政策不确定性和通货膨胀疲软的情况,美联储官员今年已经转向。

埃文斯表示,得益于强劲的消费者支出,美国经济依然强劲,前景乐观。但他补充说,商业投资一直疲软,包括英国脱欧谈判和各国经济放缓在内的若干国际风险正在减弱金融市场的热情。埃文斯补充说,预计价格压力将达到2.2%。通胀预期略低于美联储希望看到的水平。但鉴于经济数据强劲,埃文斯认为通胀预期将迎头赶上。未来几年需要采取限制性的利率政策。他预计,到2020年底失业率将降至3.5%左右。

布拉德二度发声,不确定因素给经济带来逆风

尽管经济正面临着诸多不利因素,包括全球增长趋疲、持续延烧的贸易紧张形势、以及英国有可能无序脱欧等地缘政治风险,但只有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主席布拉德这一位决策者认为,未来可能会进一步放宽政策。

美联储理事布拉德周三也提到这个观点,在众议院的一个委员会上说,强劲的消费者和稳固的劳动力市场为经济提供了支撑,而全球不利因素则带来了风险,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对经济健康产生重大负面影响”。

美联储理事布拉德对美国经济的描述令人振奋,但其同时也警告称,不确定性给经济带来了逆风,商业投资降温,全球经济疲软,可能会压制国内增长。布拉德说,“我们非常密切地关注着这一点,我个人认为这构成了下行风险,这说明了为什么需要放松货币政策”。

布拉德补充道,“当你审视经济时,你会看到消费依旧强劲,劳动力市场也是如此,工资增长超过通货膨胀率。 但企业处于观望状态,资本支出趋于平缓,说明未来存在很多不确定性。近期全球贸易磋商的进展表明,很难在短时间内“形成一个稳定的全球贸易制度”,这有可能让全球投资降温进而拖慢全球增长。 

布拉德比较重视美债收益率曲线出现倒挂这一现象,因为曲线倒挂有时被视为经济即将陷入衰退的迹象。布拉德认为,这些因素促使长债收益率下降的幅度是降息幅度的两倍以上。

卡普兰:未来12个月出现衰退的几率相对较低

非票委卡普兰呼应了埃文斯的观点,认为美国能够顺利度过全球增长的脆弱时期。他表示,世界上负收益率债务的数量表明,人们对经济增长感到悲观,需要改变世界走向更多的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他觉得,目前的政策设置有点宽松。

关于上周回购危机,卡普兰认为系统需要更多流动性,预计美联储将研究资产负债表的未来走势。但不表明市场面临更大压力,卡普兰说回购操作是隔夜融资市场平稳运行的“关键”因素

戴利:政策宽松只是“部分”抵消了不利因素

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主席戴利周一承认,美联储政策宽松只是“部分”抵消了拖累经济的各种因素。但她没有暗示是否会支持进一步降息以更全面抵消不利因素。但戴利今年没有政策决议的投票权。

她指出,解释了她支持美联储今年迄今为止降息举措的原因:当不利因素出现时,会产生实际影响,即抑制总需求。与没有这些不利因素的情况下相比,现在美国总需求动力下降,而货币政策能够而且应该抵消这些不利因素,因为当利率下降时,家庭能够为抵押贷款进行再融资,动用存款购买他们本来可能不会买的东西。这种消费者支出能够“部分抵消”经济其他领域的放缓。

戴利表示,虽然自7月以来短期利率已调降了半个百分点,但美联储总体上转变口气并放弃了之前预料的升息,是目前经济减速没有更加严重的原因之一。

不过,他补充说,美联储“未来可能选择提供进一步的调节”,因为全球贸易和其它风险有可能导致美国经济今年放缓的程度大于预期,并削弱美联储实现2%通胀目标的能力。

截至9月25日,受票委埃文斯的鹰派言论影响,降息预期较上一日有所缓解,目前12月利率决议依旧处于76%的强降息预期之下。本周有大量美联储官员发表讲话,日内还将有三位美联储高官亮相。

美元指数周四亚洲时段出现回调,而隔夜纽约时段一度剑指99关口。近一周以来,美元指数持续震荡,因贸易局势的多空信号交错发生,特朗普弹劾一案起起伏伏。不过近日美联储官员的讲话中,除了一贯的大鸽派布拉德鹤立鸡群地认为要继续降息,其余立场已经逐渐倾向于鹰派。因此,在风险事件回升之际,美元指数后市能否保持涨势还需要留意本周重要美国经济数据,包括PCE零售销售数据,为美联储的降息作出重要数据支持。

目前来看,市场对美国8月份的PCE数据的预期比较乐观,而且技术面看涨信号有所增加,若能顶住短线回调压力,并顶破9月12日高点99.11附近阻力,则有望打开进一步上涨通道。

扫描二维码,申请加入SMM金属交流群,请注明公司+姓名+主营业务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