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属专题

SMM铜市场研究专题

每日铜现货市场跟踪评论,期货评论,铜产业链月度调研数据解读(产量,终端开工率),废铜市场跟踪,铜库存变动,终端PMI,行业新闻动态,提供专业,及时,深度的分析及观点文章。

SMM铜市场研究专题

【SMM分析】第四批进口废铜批文续降 四季度批文量料将大幅减少

来源:SMM

2019年9月23日,固废中心公布第四批进口废铜批文,涉及废铜批文总量为3.2万实物吨,约2.5万金属吨,批文量较前三批继续大幅减少,前四批批文累计发放废铜48.4万实物吨,约38.7万金属吨。推测四季度仍会有新的批文发放,但批文量较三季度或将大幅缩减。

SMM 9月24日讯:

2019年9月23日,固废中心公布了2019年第12批固废进口批文,涉及废铜批文总量为31658实物吨,按照80%的品位测算,约合金属量25326吨;涉及企业31家,主要是分布在广东、江西、安徽、浙江、福建等地区的小型企业,

说明:因关于废铜批文目前并无明确的官方文件说明,以下结论仅为SMM通过批文数据、进口数据对比以及大量行业调研所得,所得结论仅供参考,欢迎行业人士提出问题并讨论。

第四批批文发放量继续大幅减少

此次批文是7月1日废六类实行限制类进口制度以后公布的第四批涉及废铜的批文,批文量较前三批继续大幅减少,2019年前三批批文涉及废铜实物量分别为240429吨、124450吨、87680吨。截至目前,前四批批文累计发放废铜总实物量为484217吨,按照80%的品位测算,约合金属量387373吨。

第四批批文是前三批批文的补充而非新一轮重新发放

与我们之前认为的不同,第四批废铜批文看起来并不像四季度新的批文额度,更像是对第三季度批文的延续,原因有二。一,第四批批文涉及企业在前三批批文企业无重叠。此批批文涉及企业在前三批批文中并未出现过,且基本都是小型企业,若为新一轮批文发放,金田、巨东、宁波世贸等大中型企业应优先出现在此批批文名单中;二,此批批文发放量过低。若此为四季度第一批批文,则后续批文几乎无几。在三季度批文发放时,因国家优先发放了废铜企业较为集中地区的批文,后续的批文再逐渐对其他地区以及未涉及的小型企业进行补充,所以进口废铜批文发放量逐渐递减,第四批批文量也符合此趋势。另外,SMM调研时也有企业反馈第四批批文仅是三季度未发放批文,而非第四季度批文。

而我们之前所提的季度批文的概念是因行业人员普遍反映批文量将参考去年三季度同期利废企业实际废铜进口量来发放,四季度再重新申请新一轮的批文。SMM对比去年实际进口数据,企业批文量和去年三季度实际进口量差异并不大且略总体略有富余,也符合政策先松逐步收紧的预期。而批文的实际使用有效期是到2019年年底而非在三季度,考虑到后面的批问发放时间较晚,也无法在三季度内使用完,不过,三季度批文的实际使用量将会影响到四季度的批文量,若三季度企业实际批文使用率较低,那么相应的四季度的批文量也会减少。

推测四季度仍会有新的批文发放,但批文量较三季度或将大幅缩减

据SMM了解,企业早在9月初即开始了四季度废铜进口批文的申报工作,政府也已经正常接收申报文件,所以预计还有会批文发放,只是发放时间和发放量还将根据三季度批文实际使用情况来决定,目前还是一个待定的问题。眼下已经接近四季度,但仍没有新一轮的批文公布,企业普遍对四季度批文不太乐观,认为四季度批文会大幅减少,部分企业甚至表示可能减幅将会过半。大概率,四季度新的批文仅根据企业三季度批文使用情况进行少量的补充。

2018年下半年,中国共进口废铜136.8万实物吨,约72.3万金属吨,其中进口六类废铜82.3万实物吨,约60.5万金属吨。前四批批文累计发放废铜48.4万实物吨,约合金属量38.9万金属吨。目前的批文量较去年下半年实际总进口量还少33万金属吨,较去年下半年六类废铜进口量少22万金属吨。

目前仅前两批批文得到使用 且使用率仅60%左右

SMM通过对比企业所获批文量和7、8月份企业实际进口量发现,目前整体批文使用率不足50%,且8月14日发放的第三批废铜批文几乎还未使用。

四批批文公布时间分别为6月20日、7月10日以及8月14日以及9月23日,考虑到拿到批文后安排发货到港还需要一个月左右的船期,所以7、8月份的进口废铜几乎没有第三批批文中涉及到的企业。目前仅前两批发放的批文在使用,使用率仅在60%左右,部分额度较为充足的大型企业实际使用率更低。考虑到二季度企业提前进口备库较为充足,预期目前的批文量还可以保证至少到10月份的正常生产,且随着第三、第四批拿到批文的企业也逐渐开始进口,9、10月份废铜进口量环比有望增加。但后续是否有新的批文以及批文发放量的情况将十分关键。

也因为批文发放时间的影响,较后拿到批文的企业在三季度前期进口受阻,这也是导致7、8月份进口废铜减少的原因。另外,从批文使用率的差异上也能看出批文数量分配不均的问题。此次批文发放主要集中在浙江和广东地区,尤其是浙江地区,占批文总量约60%,且集中在几家大型企业手中,仅金田一家的批文量就占全国批文总量约25%,其他地区和中小型企业批文量相对不足。因进口批文以及进口废铜均不能转卖,导致了批文总量和实际废铜供给之间的差异。

因批文量逐渐收紧 企业转向使用废铜锭、非标铜等替代品

受批文制度影响,部分冶炼厂表示将通过进口废铜锭来弥补废铜原料的缺口,尽管这会增加原料成本。也因为原料批文的问题,导致企业产能得不到扩张,今年新增的电解铜产能也鲜有再生冶炼企业。据SMM了解,目前已经有许多企业开始进口废铜锭来替代废铜原料。而在加工端,因废铜进口收紧,原本用进口废铜的企业转向国产废铜市场,废铜制杆厂被迫转向消费非标铜。

若四季度实际废铜发放量大幅缩减的话,将进一步加剧废铜市场的紧张格局,无论是使得废铜冶炼厂被迫减产还是在加工端刺激精铜消费,都将对铜价形成利好。

(SMM 魏雪)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