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央环保督察点名批评后,这家企业补齐短板一举扭亏为盈

SMM 网讯:2018年6月12日,中央第六环保督察组下沉曲靖开展“回头看”督察,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以下简称罗平锌电,股票代码:002114)废渣违规堆存带来重大环境隐患的问题被公开曝光,引起了舆论焦点。

堆渣地将变身绿茵场

“钙渣与雨水形成的混合物四处流淌,现场一片狼藉,环境隐患突出。”这是一年前中央环保督察组“回头看”期间在罗平锌电曝光的景象。而更被媒体集中诟病的是,罗平锌电涉重金属废渣处置不力的问题早在2016年就已凸显。从2016年这个问题被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意见提及,到2018年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发现废渣违规堆存依然如故,两年间,罗平锌电旧账未还,又欠新账。除了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要求整改的10万吨含铅废渣,公司里还多出了12万吨钙渣。

径直穿过厂区来到后山,在厂界边缘看到一个残存的大坑,正是曾经堆放废渣的地方,但里面的含铅废渣和钙渣已不见踪迹。“再过几个月,这里将变成一个美丽的运动场。”罗平锌电董事长李尤立说。

从2018年6月被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批评曝光后,罗平锌电全面叫停锌冶炼生产线,利用自有回转窑24小时不间断处置含铅废渣15万吨,并与5家危废处置企业签订外转协议,加快处置速度,在当年8月底前就把全部24万余吨含铅废渣安全处置完毕。过去两年没有解决的问题,现在仅仅用了两个月,可见根子不在技术水平,而是主观态度,李尤立将其称为思想和行动上的“脱胎换骨”。

尽管根据云南省、曲靖市两级环境监测站的检测结果,12万吨钙渣为脱硫石膏,属于一般工业固体废物,但为确保环境安全,罗平锌电按照危险废物填埋污染控制标准重新建设了填埋库,将全部钙渣转移管理。

如今,这些脱硫石膏已得到安全填埋,实施了科学闭库,映入记者眼帘的是一大片平整的草地,足有两三个足球场的面积,上面点缀着整齐划一的灌木丛。欣欣向荣的植物与厂区外的长家湾大坡山浑然一体,让人看不出任何固废的痕迹。这只是罗平锌电整治厂区内部环境、进行覆绿改造的一部分,除了在厂区和后山种植移栽的近1.7万平方米草皮、灌木,企业还在厂区周边实施了299.6亩的绿化工程,又对茶山小河等厂外环境进行整治修复,栽种了上万株树木。

一记重拳让企业猛醒

罗平锌电是国内首家集水力发电、矿山勘探采选、锌冶炼及深加工于一体的上市公司,其畅销国内外有色金属市场的主产品“久隆”牌锌锭就产自位于罗平县的这个总部工厂。这里虽然占地仅有380亩,却密密麻麻地排布着各生产车间,甚至不乏上个世纪90年代建厂初期留下的生产线。记者了解到,从2001年的电锌“1改3(万吨)”,到2004年“3改6(万吨)”,再到2006年建设“资源综合利用项目”,罗平锌电通过3 次重大技术升级改造,将电解锌生产规模提高到了目前年产12万吨。正因此,风格迥异、新旧不一的建筑伴随着每次改革留在了厂区,显得拥挤凌乱,缺乏整体规划。

产能在提高,企业在发展,但污染防治设施和环境管理水平却没有完全跟上。中央环保督察组曾批评指出,罗平锌电电解车间管理混乱,不但未按要求收集高浓度重金属废水进行处理,而且将沾染有高浓度重金属污染物的电解板随意露天堆放,严重污染环境。“厂区污水横流”“部分裸露地面因沾染重金属污染物后寸草不生”……

当时中央环保督察组检查期间正值雨后,废渣、粉尘经雨水冲刷进入雨水沟,由于雨水收集池容积小,这些含重金属的污水最终溢流到了厂区道路上。

“不经一事,不长一智,不舍付出,难以收获。”李尤立说,没有中央环保督察的一记重拳,罗平锌电就不会猛醒。当再次来到电解车间,不仅废水收集系统已经完善,电解板堆放也有了定点仓库,一条自动化的剥锌生产系统正在有条不紊地运转。同时新建的还有两个共计1880立方米的初期雨水收集池,使雨水收集容量提升了一倍。

“新建及改造雨水管网3535米,改造排水沟道2400米;新建、改造污水管网2000米,车间地面防渗防腐改造7000平方米;各车间槽罐围堰加高增容,利用原有空置槽罐作为应急罐,总容积2080立方米。”罗平锌电对自身存在的环境污染问题进行了系统整治。

以点带面,举一反三,公司决定按照园林式工厂的标准,整体实施“美化、亮化、绿化、硬化”工程。已经废弃的设备、建筑被全部拆除,其中包括两条落后的产能回转窑,取而代之的是4个危废库和超过3000平方米的标准化仓库建成投运,统一规范的警示标志、屋面粉刷掩盖了昔日破损的路面、斑驳的外墙。

从一年亏损2.58亿到半年净赚736万

过去的一年,罗平锌电经历了脱胎换骨的阵痛。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10.7亿元,同比减少了1/3,与此前连续三年营收大幅增长的态势相比,形成了急剧转折。究其原因,正是环境问题。

在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回头看”典型案例曝光当天,股票市场就做出了直接反应,罗平锌电的股价涨幅一路缩水,次日上午紧急停牌,下午复盘后一度触及跌停板,并在之后的连续5个交易日内持续下跌,当月经历了两次连续跌停。

面对金融市场的震荡,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证监会云南监管局接连发出《关注函》,询问罗平锌电是否还存在其他未披露的环境信息,是否能按时完成整改目标任务,有何整改计划和环境污染防治长期制度。

在曲靖市环保局一纸停产整治的禁令后,证监会云南监管局的行政处罚接踵而至,对罗平锌电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时任公司董事长杨建兴等3人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0万元罚款;对公司其他董事及相关责任人17人分别处以3万~5万元罚款。

身处环保风暴,杨建兴引咎辞职,并对公司环境污染、敷衍整改问题负有直接责任。经县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县委常委会会议批准,决定给予杨建兴同志撤销党内职务处分。

因为长期不重视环保而积累的环境隐患,罗平锌电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公司2018年亏损约2.58亿元。其中,因处置历史遗留的含铅废渣,锌生产线停产近3个月,造成停工损失约2000多万元,并支出5000余万元的废渣处置费,1300余万元的渣库闭库费用。

“重金属污染隐患暴发后,公司非常重视,原来的一些高管和重要岗位相继调整,受到了处罚、警告,李尤立危难中扛起董事长的重任,带领新班子全力以赴抓整改,共计投入约1.9亿元。目前,矿山、工厂已全部复产、重新开工。”罗平锌电某高管人员告诉记者。

今年7 月25 日,罗平锌电发布中报业绩快报,公司上半年实现营收8.62亿元,同比增长45.52% ;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36.21万元,同比增长109.20%,相比去年同期亏损8002.30万元的成绩实现扭亏为盈。这张走出低谷的成绩单证明了罗平锌电的浴火重生。

在过去的一年,通过公司内部组织的全员反省、全员培训,罗平锌电的环境意识、管理水平得到了大幅提升,建立了严格的环境督导检查、责任追究制度。“回收的雨水全部用于各生产系统,回转窑尾气被送到硫酸厂制取工业硫酸,亚 硫 酸锌溶液返回电锌冶炼系统生产锌锭,新工艺将不再产生脱硫石膏渣。”李尤立说,在彻底还清环保历史欠账后,抓环保带来的经济效益正在罗平锌电身上逐渐显现。环境好了,资源综合利用能力也大大提高了,能耗小了,生产成本随之大大降低了。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的批评对我们来说是一次刮骨疗毒的过程。”罗平县县长海建才说,管发展必须管环保、管行业必须管环保、管生产经营必须管环保,罗平锌电整改累计投入1.9亿元,目前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也为全县上了一堂生态环境保护警示课。

整改中,罗平县、曲靖市两级政府表现出了足够的重视,一方面加大了督导检查力度,实行挂账督办、专案盯办、跟踪问效,定期调度情况,采取专项督察、明察暗访等方式,全面掌握整改进度;同时引以为戒,全面排查其他领域的环境风险,建立环境问题清单,以完善的制度从源头上堵塞环保漏洞,绷紧生态环境保护的“高压线”。

 


》点击报名《SMM2019中国有色金属行业年会》

扫描二维码,申请加入SMM金属交流群,请注明公司+姓名+主营业务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