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为降息持续炮轰鲍威尔,但政策利率并不完全是美联储说了算

SMM 网讯上周,美联储决定将关键贷款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显然这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来说还不够,随后特朗普指责鲍威尔和美联储再次失败并称他们“没有勇气,没有理智,没有远见!”但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利率的设定受到政策制定者无法控制的因素的驱动。

特朗普与鲍威尔关系日益恶化


特朗普总统和鲍威尔的关系正在走向崩溃。特朗普似乎认为,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操纵鲍威尔接受一项激进的宽松货币政策,其主要目标是实现特朗普的连任。鲍威尔似乎相信,尽管特朗普会定期挑战美联储的行为,但他会从根本上尊重美联储的“独立性”。

此前,特朗普称鲍威尔为“笨蛋”,是美国的“敌人”。特朗普唯一没做过的事就是侮辱鲍威尔的母亲。但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特朗普的把戏并不神秘。如果经济急剧放缓或陷入衰退,他将把鲍威尔和美联储当作替罪羊。

然而,除了这些政治闹剧之外,还有一个更复杂的故事在很大程度上被忽略了。美联储可能正在接近——或者已经达到——其经济权力的极限。近几十年来,政客、政府官员、机构投资者、专家和经济学家一直认为,美联储拥有巨大的权力来指导和塑造经济。

矛盾的是,美联储的声誉得益于它在防止2008-2009年金融危机演变为第二次大萧条方面所发挥的作用。美联储向经济注入大量现金。这拯救了一些大型金融机构,尽管美联储也参与了导致危机的自满情绪。

回想一下美联储管理经济的基本模式。它提高或降低了联邦基金的利率,这些基金主要是银行间的隔夜贷款。如果经济不景气,它会降低利率来刺激借贷和消费。从理论上讲,联邦基金利率的下降会导致房屋抵押贷款、公司债券、消费者贷款和其他影响经济的信贷利率下降。同样,如果通胀率过高,美联储就会加息,以放缓经济增长,抑制物价上涨。

当然,这是一个高度简化的版本,至少是应该发生的事情。但是,如果这些假设只是部分正确,或者有时根本不正确呢?
 

美联储对经济的影响被夸大了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Davis)经济学家艾伦·M·泰勒(Alan M. Taylor)和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San Francisco)经济学家奥斯卡·乔达(Oscar Jorda)的一项新研究得出了上述结论。他们研究了1955年至2018年四个主要国家的利率:美国、日本、德国和英国。他们发现,“利率的设定受到政策制定者无法控制的因素的驱动。”经济学家们补充称:在本文中,我们表明,全球力量决定了中长期利率走势。

美联储很重要,但它不是万能的。

经济学家们将大约40%的利率变化归因于中央银行的深思熟虑的政策决定,其余的60%则归因于各种长期因素。经济学家们认为,要理解利率和信贷状况,需要一个全球视角,而不是通常认为的国内视角。

尽管他们并没有说明这些因素可能是什么,但可信的选项包括:高通胀和低通胀、人口变化、储蓄投资行为变化、技术变革、新兴市场崛以及大规模的全球资本流动。

经济学家的研究或许可以表明,无论特朗普如何指责鲍威尔,美联储的利率决策可能都无法随他的心意改变,因为这或许是被各种长期因素所决定的。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