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日经济战降温?韩国考虑推迟将日本移出“白名单”

SMM网讯:日韩经贸冲突出现了趋于缓和的迹象。8月8日,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的两位官员透露,韩国推迟了将日本从出口优惠“白名单”中除名的计划。其中一位官员称,韩国部长原拟在周四的一次会议上就此作出决定,但同意进行进一步讨论,不过没有说明推迟的具体原因。

自7日起,日本方面似乎开始主动将贸易争端降温。韩联社报道说,日本7日发布新版《出口贸易管理令》施行细则中,没有针对韩国新增“个别许可”品类。

所谓“个别许可”,意味着更为复杂的出口审批手续。当日本企业向韩国出口被指定为“个别许可”的货物时,须向日本经济产业省申请出口许可证,耗时90天,日方还可能故意拖延对有关货物的审查,或在最后关头要求提交补充材料。

目前,被日本政府指定为“个别许可”的品类,是三种半导体原材料:高纯度氟化氢、氟聚酰亚胺和光致抗蚀剂(光刻胶)。日本没有新增“个别许可”品类的结果,让韩国舆论为之振奋。韩联社将其形容为“韩日经济战稍歇”。

此后,日本政府又在8日宣布,在7月加强三种半导体材料对韩出口管制的措施后,首次批准了企业的个别申请。据相关人士称,涉及产品是感光剂“光刻胶”,对申请进行审查的结果是“在出口目的地能得到妥善使用”。

日本经济产业相世耕弘成在内阁会议后的记者会上称,如果韩方的贸易管理出现新的不妥事例,还考虑把从严管制的对象扩大到三种材料以外的品种。他强调,日本的措施“并非禁运,希望韩方也能充分理解这一点”。

当天,韩国国务总理李洛渊日主持召开国政事务检查调整会议时也表示,日本7日批准日企提出的向韩国出口极深紫外光致抗蚀剂的个别许可。据韩联社报道,这是日本对韩采取限贸措施以来时隔34天首次对受限货品给予出口许可。

李洛渊表示,日本政府上月对韩国限制出口三种半导体核心材料,近期还将韩国移出出口“白名单”。作为自由贸易体制的最大受益者,日本采取这些不当措施是一种自相矛盾的做法,也不符合世界领袖国家的地位。

李洛渊说,政府将继续推动实现材料和零部件国产化、降低对外依赖度,以及建立大中小企业的有机分工体系。他说,政府还将与相关行业保持紧密沟通,尽量消除日本限贸给业界带来的不确定性,努力缓解市场不安情绪。

同天,韩联社还报道了一家日本企业在8月5日获得日本政府对三星电子西安工厂出口氟化氢的许可。这更进一步证明了日方似乎在主动缓和贸易争端的态势。

这家企业6月中旬向日本政府提出出口申请,本月获得批准。然而,有关行业关注的是日本政府批准出口的时间点。日本从上月4日起限制对韩国出口高纯度氟化氢、氟聚酰亚胺、光致抗蚀剂三种关键材料。

这是日本上月宣布限制对韩出口后首次批准对韩国半导体企业出口氟化氢。有观点预测,日本企业对中国境内韩企生产设施出口不会发生变化,但仍有意见认为还需持续关注日后的出口情况。

韩国半导体企业海外生产基地主要落户中国,西安有三星电子NAND闪存工厂,无锡有SK海力士DRAM工厂。三星NAND闪存的25%和SK海力士DRAM的40%在中国生产。

韩国总统文在寅在8日上午提前召开原定于年底的举行经济顾问会议,再次敦促日本尽早撤销不当的出口管制措施。

文在寅称,日本是在自由贸易秩序下受益最多的国家,曾在本国需要时积极倡导自贸主义,因此日本对韩限贸是自相矛盾的做法;日本将此次事态推向何等境地尚待观察,但光是迄今采取的措施就已经不利于两国经济和两国人民。

文在寅表示,日本单方面采取的贸易报复措施究竟有何利可图令人费解,即便有利可图,也不过是一时之利,最终,包括日本在内的有关各方都将受害,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博弈。在高度分工协作的今天,每个国家都拥有优势和劣势,如果每个国家都把优势领域当作武器,将损害和平的国际自贸秩序。

他还指出,日本起初以韩国大法院判处二战韩籍劳工索赔胜诉为由限制对韩出口,后来又改口称韩国战略性货品出口管控不充分,其真实意图令人质疑。他说,国际社会普遍认为韩国的出口管控力度远比日本严格,美国科学与国际安全研究所今年发布的排行榜中,韩国位列第17,而日本排名第37。


》点击报名本次峰会

》点击报名本次峰会

扫描二维码,申请加入SMM金属交流群,请注明公司+姓名+主营业务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