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动力电池巨头盈利能力对比:宁德时代高盈利 为何海外电池厂仍亏损?

近期海外动力电池巨头密集披露了19年Q2数据,我们将其季报数据逐一梳理,并对其动力电池业务进行深入分析。

SMM网讯:近期海外动力电池巨头密集披露了19年Q2数据,我们将其季报数据逐一梳理,并对其动力电池业务进行深入分析。

LG化学:公司只披露二次电池业务数据,2019年H1二次电池收入达213亿元,同比增长27%,盈利能力方面,自2017年起二次电池业务已开始盈利,但2019年H1营业利润率下降至-8%,主要是由于动力电池新产线投入后固定资产折旧加大以及储能业务bao炸事件导致的一次性损失。

松下:2019年4月公司将动力电池业务由三级部门升至二级部门,开始详细披露动力电池数据。2018年松下动力电池收入约230亿元,由于松下动力电池收入项中不包含储能等其他收入,因此计算其电池单位成本准确度较高,计算得出2018年松下单位电池售价为0.95元/wh,同期宁德动力电池单价为1.15元/wh。对比二者售价可以看出,松下的单位售价优势明显,较宁德单价便宜约17%,主要原因在于NCA去钴后成本下降较大,预计宁德811电池量产后,二者的单价差距有望缩小。

三星SDI:韩国储能需求减少导致大电池收入出现下滑。公司目前只披露了大电池收入数据,2016-2018年大电池收入分别为56亿元、90亿元、177亿元,同比增长均超过50%,收入占比稳步提升,2016-2018年占比分别为19%、23%、31%。2019年H1大电池收入出现负增长,同比下滑7%,收入占比下降至27%,主要原因为韩国储能起火事件频发导致国内需求大幅减少。

SKI:公司动力电池业务规模较小,2018年收入只有21亿元,占集团收入不足1%。公司动力电池业务一直处于大幅亏损状态,但已逐步减亏。营业利润亏损高达19.45亿元,营业利润率-91%,19年Q2营业利润亏损4亿元(分季度数据未披露动力电池业务收入),环比减亏1.1亿元,其中减亏0.73亿元为生产成本降低所致;

关键问题探讨:与CATL高盈利相比,海外电池厂仍处于亏损?我们认为主要有三个原因造成——产能利用率低、设备单线投入较高、原材料成本较高;

1)产能利用率较低是造成亏损的主要原因。2018年CATL与三星SDI的产能利用率最高,分别为73%与61%,二者当期营业利润率(CATL为净利率)对应均为正,而松下、LGC的产能利用率均低于50%,SKI甚至只有19%,过低的产能利用率使得固定成本开支较高,亏损在所难免。

2)设备单线投入方面较高,以LG化学为例,其大电池单线投入较CATL贵4000万元/Gwh。由于动力电池产线的建设周期约1.5年,我们判断16-19年H1的资本开支将对应2017-2020年的新增产线。换算得出CATL的动力电池单线投入为2.3亿元/Gwh,LG化学大电池的单线投入为2.7亿元/Gwh,二者相差4000万元/Gwh,我们认为主要原因为1)LG化学的产线为软包产线,相较方形的单线投入较大;2)宁德的设备投入大部分为国内供应,售价较低;3)国内的土地厂房投入成本相较韩国具有一定优势;

3)CATL对供应商控制能力较强,材料成本优势明显。CATL过去几年在材料、设备国产化培育做了大量工作,和一批供应商一起成长,因此对产业链资源有较好的控制能力。目前日韩电池厂的主要供应商仍为日韩材料企业,在品质方面相较国内有一定优势但采购成本较高,随着国内供应商的生产技术不断优化,日韩企业已开始导入国内供应商(大部分为B供),预计未来CATL的材料成本优势将有所减弱。

1. 海外电池厂动力电池业务分析

1.1. LG化学:二次电池研发投入与CATL接近,2018年均为20亿元

LG化学的主营业务包括基础材料与化学、二次电池、信息电子材料、生命科学等,其中二次电池为LG化学的第二大业务,2018年收入约400亿元,占比达23%。

LG化学的二次电池业务收入一直保持高速增长,2019年H1收入达213亿元,同比增长27%,盈利能力方面,自2017年起二次电池业务已开始盈利,但2019年H1营业利润率下降至-8%,主要是由于动力电池新产线投入后固定资产折旧加大以及储能业务bao炸事件导致的一次性损失。

与CATL动力电池的研发对比:二者在电池方面的研发投入与研发费用率十分接近,18年均为20亿元左右,但考虑到LGC的二次电池业务中接近40%为消费电池,虽然消费电池技术迭代已放缓,但新项目仍需要跟进一定的研发费用,因此动力电池的研发投入有可能不足15亿,研发投入力度或小于CATL,且从研发投入的增速来看,CATL高于LGC,未来CATL在技术储备方面有可能超过LGC。

1.2. 松下:动力电池业务升级至二级部门,18年电池单价较CATL便宜17%

2019年公司将动力电池业务由三级部门升至二级部门,开始详细披露动力电池数据。松下动力电池业务原属于AIS(Automotive&Industrial Systems)板块的能源事业部,AIS板块包括能源部门、汽车部门以及工业部门,而能源部门再细分为动力电池业务(特斯拉业务,其他动力电池业务)、能源设备业务、能源解决方案等,除披露能源部门数据外,未披露动力电池具体数据。自2019年4月起公司重新划分事业单位,将AIS板块拆分为AM(Automotive)板块以及IS(Industrial Solutions)板块,将动力电池业务独立出能源部门,与汽车部门并列归属于AM板块,此举将动力电池业务由三级部门提升至二级部门,提高了动力电池业务在集团内的地位,自此公司开始披露动力电池收入。

2018年松下动力电池收入约230亿元。2018年Q2-Q4松下动力电池收入分别为51亿元、65亿元、73亿元,2018年Q1能源业务收入为87.4亿元,考虑到松下主要动力电池客户为特斯拉,特斯拉当季交付量将显著影响松下动力电池收入,2018年Q1-Q2特斯拉交付量分别为3万辆、4万辆,我们推算2018年Q1动力电池收入或为40亿元,全年收入将达228亿元。

2018年松下单价约0.95元/wh,较宁德便宜17%。由于松下动力电池收入项中不包含储能等其他收入,因此计算其电池单位成本准确度较高,根据SNE Research数据,2018年松下动力电池出货量为24Gwh,计算得出2018年松下单位电池售价为0.95元/wh,同期宁德动力电池收入为245亿元,动力电池销售量(公司口径)为21Gwh,单价为1.15元/wh。对比二者售价可以看出,松下的单位售价优势明显,较宁德单价便宜约17%,主要原因在于NCA去钴后成本下降较大,预计宁德811电池量产后,二者的单价差距有望缩小。

公司内部资源已向动力电池倾斜,资本开支占比稳定为37%。AM板块收入占集团比重20%左右,但资本开支占比稳定在37%,公司目前主要投资方向为动力电池板块,未来两年内将在美国内达华州新增10Gwh产能,在中国新增20Gwh产能,合计增加30Gwh。

1.3. 三星SDI:韩国储能需求缩减导致19H1大电池收入出现下滑

三星SDI主要业务为二次电池业务以及电子材料业务,其中公司将二次电池业务划分为大电池与小电池业务,小电池包括圆柱电池与聚合物电池,分别应用于电动工具、电动自行车与消费电子产品;大电池包括动力电池与储能电池。

韩国储能需求减少导致大电池收入出现下滑。公司目前只披露了大电池收入数据,2016-2018年大电池收入分别为56亿元、90亿元、177亿元,同比增长均超过50%,收入占比稳步提升,2016-2018年占比分别为19%、23%、31%。2019年H1大电池收入出现负增长,同比下滑7%,收入占比下降至27%,主要原因为韩国储能起火事件频发导致国内需求大幅减少。

1.4. SKI:动力电池业务较小,依旧处于深度亏损

公司动力电池业务规模较小,占集团收入不足1%。公司主营业务为石油化工品,2018年公司总收入高达3339亿元,目前动力电池业务仍在集团内贡献很小,被划分为其他收入范畴,2018年动力电池收入为21亿元,同比增长140%,占总收入比重只有0.6%。

公司动力电池业务一直处于大幅亏损状态,但已逐步减亏。营业利润亏损高达19.45亿元,营业利润率-91%,19年Q2营业利润亏损4亿元(分季度数据未披露动力电池业务收入),环比减亏1.1亿元,其中减亏0.73亿元为生产成本降低所致;

动力电池目前已有4.7Gwh产能,已规划产能合计39Gwh。公司在建产能为34.3Gwh,分别为匈牙利17Gwh、中国常州7.5Gwh,美国佐治亚9.8Gwh,其中匈牙利一期工厂(7.5Gwh)与中国常州工厂(7.5Gwh)于2019年Q4建成,预计2020年开始量产,匈牙利二期(9.5Gwh)已于19年Q1开工,预计2022年量产,美国佐治亚工厂(9.8Gwh)预计于2020年Q1动工,预计2022年量产。根据公司规划,19年底SKI动力电池产能将达20Gwh ,同比提升超过300%

2.为何海外电池厂仍亏损?——低产能利用率、高单线投入、高原材料成本为主要原因

与CATL高盈利相反,海外电池厂的动力电池业务仍处于亏损状态。我们选取CATL的净利率,选取SKI动力电池业务的营业利润率,由于LG化学、三星SDI与松下未披露相关数据,我们选取二次电池与AM的营业利润率做对比。可以看出,CATL的净利率一直超过10%,而海外电池厂仍处于亏损状态,其中SKI仍处于深度亏损期,而松下AM板块亏损幅度较小,已接近盈亏平衡线,但由于AM板块的汽车业务在归属于AIS板块时一直处于盈利状态,因此动力电池业务仍然是造成整体亏损的主因。LG化学的二次电池业务曾于2017年实现扭亏,但由于储能暴炸事件以及新产线投入后固定成本开支较大,19年H1再次出现大幅亏损。三星SDI于2018年成功实现扭亏,营业利润率为6%,主要原因为2018年储能业务受韩国补贴政策刺激影响,因此带动整体盈利能力提高,动力电池或仍处于亏损状态。

为何海外电池厂一直亏损?我们认为主要有三个原因造成——产能利用率低、设备单线投入较高、原材料成本较高;

产能利用率较低是造成亏损的主要原因,2018年CATL与三星SDI的产能利用率最高,分别为73%与61%,二者当期营业利润率(CATL为净利率)对应均为正,而松下、LGC的产能利用率均低于50%,SKI甚至只有19%,过低的产能利用率使得固定成本开支较高,亏损在所难免。

短期内LGC与SKI扭亏难度较大,三星或将再度亏损。从各电池厂未来两年的扩产计划看,LGC、SKI的产能均为翻倍增长,预计随着动力电池产能的迅速扩张,短期产能利用率提升较难,二者扭亏难度较大。三星SDI的产能扩张最为迅猛,2年CAGR高达165%,而从装机量层面看,2019-2020年均保持100%以上的增速有一定难度,短期三星SDI或将再度面临亏损。

设备投入资金方面,由于只有LG披露了二次电池的扩张性资本开支,因此我们将CATL与LG进行对比。

16-19年H1,宁德与LG化学的动力电池累计资本开支相差不大。自2018年Q4起,LG只公布二次电池的合计资本开支,未将其分类为维持性与扩张性资本开支,考虑到公司动力电池产能仍在持续扩张中,预计扩张性资本开支占比将持续扩大,假设18Q4-19Q2的扩张性资本开支占比达92%,测算得出16-19年H1累计资本开支分别235亿元,同期CATL资本开支为216亿元(假设宁德19Q2资本开支为30亿元),二者累计资本开支较为接近。

LG化学的大电池单线投入较CATL贵4000万元/Gwh。由于动力电池产线的建设周期约1.5年,我们判断16-19年H1的资本开支将对应2017-2020年的新增产线。根据公司披露,CATL在2017-2020年期间动力电池累计增加产能约92Gwh,LG化学动力电池累计增加产能为72Gwh,储能为8Gwh,消费为9Gwh。由于小电池产线投入与大电池相比较少,我们假设消费电池单线投入为2亿元/Gwh,换算得出CATL的动力电池单线投入为2.3亿元/Gwh,LG化学大电池的单线投入为2.7亿元/Gwh,二者相差4000万元/Gwh,我们认为主要原因为1)LG化学的产线为软包产线,相较方形的单线投入较大;2)宁德的设备投入大部分为国内供应,售价较低;3)国内的土地厂房投入成本相较韩国具有一定优势。

CATL对供应商控制能力较强,材料成本优势明显。CATL过去几年在材料、设备国产化培育做了大量工作,和一批供应商一起成长,包括了正极的当升科技,厦门钨业,隔膜的上海恩捷、星源材质,电解液的天赐、新宙邦,负极的紫宸、凯金,结构件的科达利等。在2016年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中,公司董事长曾毓群明确指出:“我们的理念是引领国产化,所以设备国产化率是86%,材料是88%,带动了相当多的电池企业上市。”由于宁德成功培育了大量的本土供应商,因此对产业链资源有较好的控制能力。目前日韩电池厂的主要供应商仍为日韩材料企业,在品质方面相较国内有一定优势但采购成本较高,随着国内供应商的生产技术不断优化,日韩企业已开始导入国内供应商(大部分为B供),预计未来CATL的材料成本优势将有所减弱。


》点击进入报名页面

扫描二维码,申请加入SMM金属交流群,请注明公司+姓名+主营业务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