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工业“寻电记”:期待衍生品工具更加丰富

SMM网讯:铝有“固定电”之称,道出了铝工业对电的依赖。近十年,我国新增电解铝产能布局,俨然就是一场“寻电记”,具备电价优势的新疆、内蒙古等地吸引了不少电解铝企业入驻。

借着上期所2019年第三期(铝)产业培训基地活动,中国证券报记者赴新疆五彩湾准东工业园区对铝电产业进行了调研。在乌鲁木齐到五彩湾的一路上,偶尔出现的高炉和烟囱,成为广袤戈壁上的生机之处,让人感受到这个中国最内陆地区跳动着的工业脉搏,煤-电-铝产业在当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这里煤多、电价低,‘两头在外’也挡不住低电价魅力。”同行人一语道破关键。

记者调研了解到,当前电解铝行业利润较薄,对抗价格波动风险特别是上游原料价格波动风险缺乏安全边际,相关主体运用期货等衍生品工具规避风险的意愿越来越强,且期待铝衍生品工具继续丰富。

成本上精打细算

铝是一种重要的工业金属,其产量和消费量在金属中位居第二,仅次于铁。然而,铁和铝这两大工业金属的产能分布特征却有着鲜明的差异——我国钢铁产能布局属于典型的需求驱动型,主要集中在华北、华东、华南这些主要销售区域,电解铝产能布局则属于典型的成本驱动型,哪里成本低就往哪里集中或转移。

“电解铝行业生产工艺成熟,行业内竞争相当激烈,竞争力来自哪里?品牌、技术、管理水平等自然是竞争点,但最关键的还是成本。”在前次宁夏调研之行中,一位国有大型铝厂管理者告诉记者,当前电解铝行业内,谁具有成本优势,谁就拥有更强的盈利能力和竞争优势。此次活动让记者对此有了进一步了解。

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电解铝生产国和消费国,产量、销量均占到全世界的一半以上。据介绍,目前全球有41个国家生产精练铝,2018年中国精练铝产量约为3360万吨,占全球精练铝总产量的56.0%,其余40个国家精练铝产量合计2600万吨,合计占44.0%。在2018年世界精炼铝消费中,中国达到3330.4万吨,占比为55.6%。

虽然中国铝工业在全球拥有极高的份额,但由于制造成本较高、企业间竞争激烈、原铝消费增长放缓,行业生产经营效益并不理想。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莫欣达展示的数据显示,2019年前5个月,我国铝矿采选业、铝冶炼业和铝加工业销售利润率分别为3.3%、2.3%、2.5%,其中电解铝生产企业所在的铝冶炼行业利润率是最低的,但即便是利润率最高的铝矿采选业也不及工业企业平均利润率水平。“中国电解铝企业用电成本处于全球高位,制造成本也处于全球平均水平之上。”莫欣达称。生产企业煞费苦心精打细算不难理解。

“两头在外”难抵低电价魅力

铝有“固定电”之称。莫欣达介绍,2000年以来,我国每吨铝锭行业平均综合交流电耗下降了12.4%,但仍达到13555千瓦时。电对铝工业的影响力十足,一是驱动产能布局调整,新增或置换产能逐渐向电力资源丰富、电价成本低的地区转移,二是驱动用电模式调整,用电模式更加多样化。她称,当前我国电解铝工业用电模式主要有网电、自备电两种,比例大致为23%∶77%,其中自备电又分为微电网(约占25%)和并网运行(约占52%)两种。

记者了解到,微电网模式下用电成本最低,其次是并网运行,最高的是网电,因此在行业景气下降时,依赖网电的电解铝生产企业首当其冲,而近年来企业发展自备电已成为一种趋势。

在上次调研时,宁夏能源铝业有关负责人曾表示,2018年1月宁夏能源铝业与国网宁夏电力公司签订了关于自备供电的框架协议,铝电产业链正式打通,铝侧用电价格降到0.32元/千瓦时左右,处于同行业中位水平。而在此次产业培训基调活动中,记者从新疆神火、新疆其亚等企业了解到,其配套建设的自备电厂每千瓦时成本不到0.2元,并网运行后综合成本不到0.3元,低于行业平均水平。李旬提供的数据显示,2019年6月中国电解铝平均电价为0.325元/千瓦时,电价最有优势的依旧是新疆和内蒙古,其中新疆为0.22元/千瓦时,内蒙古为0.28元/千瓦时。

正因如此,在上一轮铝工业投资热潮中,新疆、内蒙古等地吸引了大量电解铝新增产能。新疆、内蒙古等地既不是电解铝的原料主产地,又不是产品主销区,这里的电解铝生产企业属于典型的“两头在外”的企业,吸引它们到这里扎根落户的因素中,低电价无疑是关键。

新疆神火和新疆其亚均坐落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回族自治州吉木萨尔县五彩湾准东工业园区。园区地处准东煤田五彩湾矿区,准东煤田是新疆五大煤田之一,也是我国最大的整装煤田,预测储量3900亿吨,占全国预测储量的7%,为发展煤炭、煤电及煤化工等产业提供了优良的自然禀赋。新疆神火为神火股份子公司,其高精度铝合金及配套项目是集团实施“产业西移战略”,充分利用新疆资源条件投资兴建的一项重点项目,项目于2014年底全部建成,现有电解铝产能80万吨,配套4×350MW火力发电机组和年产40万吨炭素项目。新疆其亚则是四川其亚铝业集团下属子公司,成立于2010年11月,现已形成80万吨电解铝、40万吨铝加工、6×360MW火力发电机组和40万吨炭素的生产经营规模。两家企业毗邻大型煤矿,走的都是电铝一体化线路,背后的成本驱动特征可见一斑。

近几年在严控总量的政策背景下,国内电解铝存量产能正通过置换向内蒙古、云南等用电价格优势地区转移。与此同时,由于氧化铝在电解铝生产成本中占比也很高,近年来部分存量产能还出现了向氧化铝主产地转移的迹象。

精打细算后的效益保障

成本控制固然重要,但在利润率低迷情况下,如何保住通过“精打细算”实现的盈利,避免其受到产品价格波动侵蚀更显重要。虽然最近一年,铝价一直在13900元/吨上下徘徊,但2006年以后铝价总体处于下行趋势且波动剧烈,上期所铝价最高一度达24830元/吨,最低则跌至9550元/吨。

有价格波动的风险,就有管理风险的需求。在管理价格风险的主要手段中,利用期货合约进行套期保值是最常见的做法。铝期货应运而生且成为成熟的大宗期货品种和铝行业规避风险、发现价格的金融工具。

特变电工胡剑斌表示,套期保值的主要功能之一就是对冲价格波动风险,熨平企业利润曲线,从而实现企业的稳健经营。胡剑斌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有色金属企业的平均利润水平表现要远好于钢铁企业,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国内当时有铜、铝、锌三个成熟期货品种,有色金属企业通过各种方式在期货市场进行套期保值交易,成功对冲了价格暴跌的风险。

胡剑斌表示,套期保值虽也有风险,但不保值则属于完全的风险裸露。企业参与套期保值的策略可概括为“两锁一降”:锁定原材料成本,锁定产品销售利润,降低原材料、在制品或产品的库存成本和风险。铝期货当月合约价与长江现货铝价,相关系数达到99.86%,通过铝期货对现货开展套期保值的效果较好。

业界期盼新避险工具

虽然电在铝的生产成本中占到40%左右,但用电成本相对稳定且电耗呈下滑趋势,因此氧化铝及其原料铝土矿的价格波动构成电解铝价格波动的主要来源。

据介绍,近年来氧化铝在电解铝生产成本中占比已超过了电:前者占43.9%,后者占37.1%。氧化铝在电解铝成本构成中不仅占比更高,而且波动性更大,对电解铝生产企业效应的影响更明显。

李旬称,我国电解铝行业利润于今年1月达到最低点,整体行业亏损度超过45%,春节过后,随着下游消费回暖,上游铝土矿、氧化铝及阳极炭块价格下调,电解铝行业利润迅速修复。而5月因氧化铝厂深陷停产泥潭,氧化铝价格短期快速攀升,电解铝行业利润再次被压缩,使得电解铝产能新投及复产速度仍维持较为缓慢水平。由于6月国内氧化铝长单价格仍处高位,所以亏损程度较大。6月中下旬氧化铝价格不断走低,电解铝行业利润修复迅速。铝土矿、氧化铝等价格变化对电解铝行业的影响可见一斑。

“遗憾的是,目前用电解铝期货对氧化铝现货进行套期保值效果并不十分理想。”胡剑斌告诉记者,电解铝期货价与氧化铝现货价的走势总体上一致,但有时候并不同步,相关系数为60%-66%,用电解铝期货保值氧化铝现货效果并不是很好。电解铝期货价与铝土矿现货价走势常常不一致,相关系数非常低,仅2%-12%,很难用电解铝期货对铝土矿进行保值。“我们非常期待今后上期所推出氧化铝期货、铝期权等新品种。”胡剑斌表示。

记者注意到,在今年5月举办的第十六届上海衍生品市场论坛上,上海期货交易所理事长姜岩表示,将争取上市不锈钢期货,做好氧化铝期货、黄金期权等品种的上市准备,推进天然气、液化石油 气等能源期货开发,推进指数期货的上市工作。

2018年12月,在第14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上,上期所有关负责人也提到2019年将积极推动20号胶、不锈钢、氧化铝等期货品种的上市,推动天胶期权等期权品种和有色金属指数、航运指数期货的研发和上市。

“20号胶期货即将亮相,希望氧化铝期货的推出也不会太久。”一位同行的期货公司人士向记者表示。

胡剑斌还表示,在套期保值方面,期权属于更高阶的工具,拥有庞大的产业支持,铝期权应尽早加入金属期权新品之列。


》点击进入报名页面

扫描二维码,申请加入SMM金属交流群,请注明公司+姓名+主营业务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