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M评论】冲冠一怒为“红”颜?走近传闻中搅动镍市风雨的印尼新能源材料项目

来源:SMM

长远来看,对于硫酸镍企业来说,若未来新产能纷纷进驻导致产能过剩,硫酸镍行业走入低利润状态,假设仅有低成本企业可以存活,那么使用MHP生产硫酸镍的企业具有真正的成本优势。由于镍豆溶解路线的存在,未来硫酸镍产能的过剩在所难免。

第一部分:从项目销售产品金额入手


1、三家行业巨头联手:青美邦新能源材料有限公司成立

根据格林美2018年9月底发布的公告,公司下属公司荆门格林美与新展国际(青山钢铁下属企业)、广东邦普、印度尼西亚IMIP园区、阪和兴业于9月28日签署了《关于建设印尼红土镍矿生产电池级镍化学品(硫酸镍晶体)(5万吨镍/年)项目的合资协议》。

合资公司的名称为“青美邦新能源材料有限公司”,英文名称为“PT.QMB New Energy Materials”。合资公司投资总额为7亿美元,注册资本为2.1亿美元。经营范围为:镍资源开发与销售,电池级高纯硫酸镍、硫酸钴、硫酸锰的开发、生产与销售,电积铜以及其他化工原料的生产、购销。预计初期目标为建成不低于5万吨镍金属湿法生产冶炼能力,4000吨钴金属湿法冶炼能力,产出5万吨氢氧化镍中间品、15万吨电池级硫酸镍晶体、2万吨电池级硫酸钴晶体、3万吨电池级硫酸锰晶体,将来依据全球市场需要调整产品结构与扩大生产规模。

该项目拟共同投资7亿美元,其中青山系资本旗下的新展国际控股持股21%,格林美旗下全资子公司荆门格林美持股36%,与宁德时代有股权关系的广东邦普循环科技持股25%,印度尼西亚IMIP园区和日本企业阪和兴业共计持股18%。

格林美在公告中同时表示,本次对外投资将以自有资金或通过其他融资方式分期出资,不会对公司的财务状况和经营状况产生不利影响。

2019年1月,青美邦新能源材料公司的奠基仪式在印尼经贸合作区青山园区隆重举行。

2、测算:项目估值与镍价有关?对比2018年9月与现在

直接上结论:

方案一测算后得出的结论:因为钴价过于不给力,即使拉升镍价、乃至影响了镍盐价格,对项目总值帮助并不大。如果真的是为了这个融资项目的总价值来拉动镍价,恐怕“猪队友”钴价能否给力才更为关键。

方案二测算后得出的结论:按金属价格计算,疯狂的镍价力挽狂澜,不仅让自身的价值回归,还成功弥补了钴价下跌导致的项目金额缩水。

该项目2020年决心投产,那么2019年是关键的投资建设期,不过自1月份奠基之后,到现在为止,进一步进展的消息尚未传出。

根据印尼工业部长Airlangga Hartarto在采访中透露的情况,这座工厂的投资总额达7亿美元,每年可创汇达8亿美元,带动2000人就业。

SMM提取2018年9月和2019年5月份两个时间点,对满产后可销售产品的价值进行测算(利用国内含税出厂价计算,暂不考虑关税、杂费、运费等因素):

(注:表中所使用的SMM硫酸镍价格为到厂价,由于在总价中占比不高,故未减去,按500元/吨的运费计算,对整体计算结构的误差在0.1亿美元左右)

计算结果显示,按统一6.9的汇率换算后,该项目总价值各产品若按2018年9月份价格计算,无论哪种方案都可以轻松超过8亿美元。

如果真按小道传闻所说,项目在申请融资时,银行按80%折扣对项目价值进行评估,那么无论哪种方案下,该项目的最新销售产品价值都无法达到8亿美元。

 

第二部分:从镍产业链角度入手


3、MHP生产硫酸镍的成本优势分析

结论:长远来看,对于硫酸镍企业来说,若未来新产能纷纷进驻导致产能过剩,硫酸镍行业走入低利润状态,假设仅有低成本企业可以存活,那么使用MHP生产硫酸镍的企业具有真正的成本优势。由于镍豆溶解路线的存在,未来硫酸镍产能的过剩在所难免。

对于MHP生产硫酸镍的利润率优势最新分析,可参见SMM“【SMM分析】镍价暴涨带动硫酸镍市场回暖 工厂利润是否修复?”一文

该项目的硫酸镍生产走的是红土镍矿-MHP(氢氧化镍钴)-硫酸镍的路线,若在遇到质疑,是否也会与硫酸镍各原料之间的“PK”或者生产MHP的成本有关?

根据SMM了解,当前全球镍中间品行业,多数在产企业的产品为高冰镍、MSP(硫化镍钴)等,分布印尼、古巴、新喀里多尼亚、菲律宾、芬兰、澳大利亚等国家,工艺路线包括HPAL、加压浸法、生物堆浸法等。亦有部分企业生产的中间品为碳酸镍、氧化镍等。

利用HPAL技术且使用红土镍矿生产MHP(氢氧化镍钴),目前可以对标的已投产企业基本只有一家——中冶瑞木,当前其MHP年产能3.2万吨,2018年超负荷开工。该项目2000年获得政府批准,经历可行性调研后、协议签订等流程后,2006年举行奠基仪式,2012年12月投产,总投入123亿元人民币,2018年初次盈利为2.32亿元。

根据其2018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该项目持续稳产高产,全年平均达产率 108.4%,累计生产氢氧化镍钴含镍、钴金属量分别为 35,354 吨、3,275 吨,双双创出新高,全球排名双双进入前十行列,生产成本低于国际同类项目,主要生产技术及消耗指标优于设计指标,综合运营管理能力在国际同类项目处于领先水平,实现销售收入 265,690 万元,项目盈利能力显著增强,首次实现年度性盈利。

虽然已经有前人的经验,技术上有了一定积累,不过该项目前期投资额巨大,且可借鉴的新项目并不多。那么长远来看,和使用镍豆的企业比起来,使用MHP生产硫酸镍的企业是否具有优势?SMM进行分析:

由于成本存在根本上的差距,镍豆生产硫酸镍的使用比例并不算高,最多也仅能达到25%,中间品和废料仍是硫酸镍生产原料中的主流。极端假设下,若LME库存镍豆全部用于生产硫酸镍,以LME 14万吨左右的库存来说,可以生产70万吨,差不多足够当前一年的消费量。实际情况中,因此在可预见的未来数年中,在硫酸镍出现短缺的情况下,镍豆生产硫酸镍作为缺口的补充至少从供给角度来说是充足的。

相关链接:【SMM分析】前驱体工厂使用镍豆/镍粉生产亏损 硫酸镍生产中一级镍的使用比例将下滑至0%?

4、红土镍矿生产MHP的成本分析

结论:镍中间品产叠加新能源需求增加的长远预期,未来需求形势可观。但前期投入巨大是红土镍矿生产MHP项目需要解决的一大问题。若镍价长期低迷,的确会很大程度上影响生产中间品的新项目投资回报的预期。

从生产中间品自身成本的角度进行分析:根据SMM研究了解,硫化镍矿生产中间品的企业受限于资源、成本等原因新项目有限,有一些海外矿企因新能源概念的火热而在进行可行性的研究,但也均还有较长流程,无法在短期内投产。仅有Zorlu Holding在土耳其有1万金属吨/年的潜在新产能。现有产能的现金成本在5000-12000美元/金属吨不等。

未来数年内,中间品的新增产能基本集中在印尼和菲律宾。红土镍矿生产MHP现金成本来说最低仅有6000美金/金属吨,显然较其他路线相比具有一定成本优势,但在考虑到折旧的情况下,则总成本可以达到10000美金/金属吨以上,“先苦后甜”可以说是该类项目的必经之路,若镍价长期低迷,的确会很大程度上影响生产中间品的新项目投资回报的预期。

相关链接(全景网、青山控股集团官网):

格林美:关于公司下属公司荆门格林美与新展国际、广东邦普、印度尼西亚IMIP园区、阪和兴业签署《关于建设印尼红土镍矿生产电池级镍化学品(硫酸镍晶体)(5万吨镍/年)项目的合资协议》的公告

格林美:关于公司下属公司对外投资的《印尼红土镍矿生产电池级镍 化学品(硫酸镍晶体)(5万吨镍/年)项目》的项目进展与在印尼举行奠基活动的公告

工业部长:莫罗瓦利工业园区成为金属工业下游化推动力


扫描二维码,申请加入SMM金属交流群,请注明公司+姓名+主营业务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