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连续大幅减美债 稀土或让美国出现更大经济损失

SMM网讯:近半个世纪以来,自从美元脱离金本位后,美元通过“石油-美元-美债”这个连接让美元以投资品的形式成为各国央行的核心储备资产,并充当着全球最主要储备货币的角色,无数国家包括新兴市场经济体在内的银行系统维持核心资产总量和比率的稳定,不是黄金,而是美债。

现在,持有万亿美元美债的意义与往日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数据显示,美债的两个最大债权人早已在放缓美债的投资速度,但此刻,正值为填补不断扩充的联邦赤字,正值美国的发债创下纪录之际,然而包括具有国家背景的大型机构投资者在内的全球市场却降低了参与度,正在远离美债市场。

美债的最主要购买方(央行)的行为在2015年后出现了明显的下降变化。例如,在美国财政部最新举行的一次美债拍卖中,三年期美债的直接中标数更是创下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不仅于此,事情到此并没有结束,数据显示,大幅度的美债抛售潮或才刚开始。

据美国财政部7月17日最新公布的TIC(国际资本流动报告有两个月延迟)数据,虽然,5月私人投资者对美债需求在增长,但具有国家背景的大型机构投资者却在远离美债,包括央行、外汇储备管理机构、国家主权财富基金在内的官方机构已经连续第九个月减持美债(如下图),期间总出售额近2160亿美元,持续时长和金额都是有记录以来最高。其中,5月私人资金净流入资金735亿美元,但官方机构净撤资406亿美元,4月外国持有美国公债规模从3月的6.473万亿美元降至6.433万亿,2月更是环比减少了1570亿美元持仓。

其中,中国(内地)5月减持了28亿美元的美债降至1.11万亿美元,且为两年来最低(2017年5月),这也是继4月和3月抛售了179亿美元后的,连续第三个月开始大幅度减持。俄罗斯则在近10个月内清仓式的减持了831亿美债,减比高达93%(已不在美债主要持有者名单内),另外,截止4月的大半年以来,日本、法国、沙特、英国和爱尔兰等美国经济盟友所持美债也均不同程度的开始减持,其中,美国前十大美债海外持有者中,有四个在5月减持了美债,另外,加拿大、泰国、意大利、巴西等多个海个美债持有者也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减持。

虽然,中国仍然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但中日两国之间美债持仓的差距缩小到92亿美元,最新数据显示,排名第二位的日本所持美债仓位出现反转,5月环比增持美债370亿美元,至1.1万亿美元,我们在上月提及,日本曾在4月时减持了141亿美元,3月出售110.7亿美元长期美债,为去年2月以来最大出售规模,是的,日本似乎正在“亡羊补牢”。

而这对美国这个以借债发展经济的国家来说,如果世界主要央行开始持续重手抛售美债,这无疑会动摇其经济复苏的根本逻辑,也将冲击美元的储备份额及货币地位,当然,这也会进一步加快美联储降息的步伐,更需要持续不断的引导美元回流来对冲22.45万亿美元债务赤字的风险,但在这个过程中,美元流动性紧张也就会变得更加明显。

反之,如果这种持续了几十年的模式被逆转,那么美国经济就会失去增长的根本动力,而这也是近期美国经济各种热门新闻背后的核心逻辑,但是,我们也注意到,日本在前几个月抛售美债和出售美元证券资产后,部分又购买非美元债务(人民币债、欧债等)似乎也表明,资本流动可能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逐步向美国流动。

据美国劳工部最新数据,美国初请失业金人数意外上升,这或在一定程度上加剧市场的担忧,即在美国就业人数大幅放缓后,暗示美国劳动力市场正在进一步失去动力,同时,受美国关键经济数据低迷影响,金融市场迅速作出反应,进而引发美债收益率全线走低。

以上这些都意味着,投资者正在以较高的价格撤出避险资产,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近日暗示有必要时将会降息,稍早前,美联储宣布在2019年9月份结束缩表,之后于10月再次购买债券,而这都在说明美联储即将正式重启量化宽松,这就意味着向投资者发出了一个最强的货币转向信号,这是自2015年12月开始的美元紧缩周期将提前结束的最清晰信号。

而以上这些数据更使得美国经济衰退论迅速占据了全球新闻的头条,同时,野村在其发布的报告中进一步表示,我们看到的是,美国金融市场情绪的变化趋势与雷曼危机爆发前的模式相似,彭博社称,令人失望的就业数据报告表明,由美国碎片化的全球经济政策引发的不确定性正开始给美国经济带来更大的损失。

比如,近日,中俄在相互交易时倾销美元以支持本国货币,这是对美元国际主导地位的直接削弱,而我们也多次强调,包括德国、法国、土耳其、伊朗及东南亚部分国家也一直在讨论类似举措。

数十年来,美国境外使用的美元数量超过了这个国家,大多数美国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这实际上给了美国经济和金融体系在全球市场上的一些巨大优势,但现在,这些优势开始消失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与此同时,自2018年以来,一些主要经济体在大幅度削减美债过程中,也加速了黄金的囤积,这就意味着,万亿美元债务赤字风险将不能被很好的稀释,因为,今天,美国的负债行为是一种战略性的负债,且美国对这些债权投资者资本的依赖还在不断地增强的现实,使得这种负债使美国在面对它的主要债权人时显得有些脆弱不堪。

不仅于此,美国经济除了财政开支越来越庞大,只能发债度日这个经济软肋外,稀土资源也越来越依赖中国等国外企业供应,近日,独立经济战略分析家Alessandro Bruno接受俄媒RT时分析称,稀土就像美债一样对美国发展至关重要,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数据,中国稀土储量占全球的三分之一,但美国稀土进口80%来自中国,这是一个重大的经济软肋,因为,美国企业几乎没有任何替代能源可以满足市场需求,它可能会严重限制制造各种电子设备所需的稀土金属,特别是手机,因此中国相关企业将保持在稀土精炼加工领域接近垄断的地位,并握有主动权筹码。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