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第二轮中央环保督察袭来 再生铅行业再临清洗!

来源:SMM

SMM6月27日讯:2016年以来一系列环保政策的出 台,使得再生铅相关企业的发展面临新的机遇与挑战。再生铅因其回收再加工的特殊性,与环保有着不解之缘。回顾近三年的环保督查,但凡一有动静,就必然会在铅市上激起涟漪。

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27日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第二轮第一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进驻的准备工作已经基本就绪,将于近期启动。第二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将从2019年开始,用三年时间完成新一轮督察全覆盖,2022年将对一些地方开展督察“回头看”。

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在指出,要推动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向纵深发展,助力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在督察实践中打造生态环境保护铁军排头兵,着力做好五方面工作。

一是严格督促整改落实。开展督察整改任务清单化调度,以钉钉子精神,对问题咬住不放、一盯到底,不解决问题绝不松手。

二是全面启动第二轮例行督察。从2019年起,用三年左右时间完成第二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例行督察,再用一年时间开展“回头看”。在第二轮督察中,将适当拓展督察范围,将有关部门和企业纳入督察对象。

三是深入推进专项督察。围绕污染防治攻坚战七大标志性战役及其他重点领域,针对生态环境问题突出的地方、部门和企业,组织开展机动式、点穴式专项督察。

四是夯实制度和能力基础。健全督察相关制度规范,完善中央和省级生态环境保护督察体系。推进督察信息化建设,加大卫星遥感、无人机、大数据等技术应用,不断提高督察质量和效率。

五是切实加强督察队伍建设。要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要求,不断增强督察队伍思想、能力、作风建设,督察队伍要走在前、做表率,在督察实践中打造生态环境保护铁军的排头兵、冲锋队。

一、第二轮中央环保督察的变与不变

谈及第二轮和第一轮相比有哪些变与不变化,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表示,不变的就是督察的初心和使命,解决突出生态环境问题,推动高质量发展,这一点没有变化。

同时也在一些方面作了调整,比如在督察对象上,新印发的《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工作规定》明确把国务院有关部门和有关中央企业作为督察对象;督察内容上,把落实新的发展理念、推动高质量发展作为了督察内容,进一步丰富了督察内涵;督察方式上,包括会进一步强化宣传工作,进一步强化典型案例的发布,还有进一步采用一些新技术、新方法,来提高督察效能。

对于“一刀切”的问题,翟青指出,“一刀切”既损害了合法合规企业的切身利益,对于生态环保工作而言也是一种“高级黑”,对于这种情况,“我们的态度非常明确,就是坚决反对,一旦发现,严肃查处”。

翟青强调,第二轮督察开始以后,在“一刀切”的问题上,我们的态度依然是非常明确的,就是坚决反对,一旦发现立即要求地方坚决查处。同时对督察对象提出要求,要求高度重视“一刀切”的问题,坚决禁止“一刀切”现象,坚决禁止紧急停工、紧急停业、紧急停产等这些简单、粗暴的方式。这个过程中,如果再有这些问题,仍会像第一轮督察一样坚决查处,并向社会公开,发挥警示震慑作用。

二、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铅影响图鉴

2015年底在河北启动试点之后,2016年至2017年的两年时间内,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实现了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的全覆盖,超过1.8万名党政领导干部被问责,解决老百姓关注的环境问题8万多件,紧接着2018年又开展了两批“回头看”。

2016年至2017年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实现31个省市自治区全覆盖

截止2017年8月15日第六督察组进驻西藏,中央环保督察已对全国31省(区、市)全部覆盖。进驻的几大省中,浙江、山东和四川均为铅蓄电池生产大省,如浙江有大型铅蓄电池企业:天能、超威、南都,江森、巨江等;山东有超威、诺力、圣阳、康洋,瑞宇等;四川有川西、四川南都、力扬等。

据SMM调研,此次环保督查进驻的几大铅蓄电池生产大省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一类是,环保巡查期间,部分蓄企为降低自身污染排放比例,主动对电池进行限产,减产比例在10-40%不等。一类是,企业本身环评要求不达标,被勒令停产整改,这一类主要集中在小型蓄电池企业。

此外,也有来自原材料供应的问题,其对蓄电池企业生产带来了一定的局限。由于中央环保组巡查开始,各地区再生铅企业或多或少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其中部分再生铅“三无”企业多处于关停状态,使得精铅供应偏紧;同时如电池塑壳、纸包装等辅材料供应亦是受到影响。据部分蓄电池企业反映由于塑料及造纸、包装等行业环保严查,供应商普遍停产,电池塑壳、纸包装等供应短缺,工厂被迫减产或短暂停产。

据悉,作为“中国塑料第一镇”的山东日照莒县庄镇迎来了史上最严的环保检查,全镇数百家塑料生产企业全部因为环保测评不达标被关停。另中国31个省市自治区(除香港、澳门2个特别行政区外),行业内的造纸、包装企业全部都在检查之列。

值得关注的是,各省市还因政策制定或落实过程中的地域差异性使得再生铅的产能产量发生了一定变化。SMM梳理的国内再生铅七大产区(江苏、安徽、河南、江西、河北、山东、湖北)局部产能发生了相应变化。值得关注的是,由于近年安徽、山东等地环保检查加强,环评审核加严,再生铅企业生存难度加大,导致多数炼厂外迁至环保相对放松的贵州地区,令当地再生铅企业数量迅速增多。

总体来说,经过近年的环保管控,以及各项蓄电池行业相关标准出 台,整体行业环保程度大幅提升,其中进入《铅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的企业已达113家。因而,此次环保巡查有直接影响的在于小、微型企业,但对合规企业或者是环保达标企业的影响则相对有限。

第一轮中央环保督查第一批“回头看”

2018年5月30日至7月7日,第一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将全面启动。6个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分别对河北、河南,内蒙古、宁夏,黑龙江,江苏、江西,广东、广西,云南等10个省(区)开展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并同步安排相关领域环境保护专项督察。

在此次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中,持证再生铅企业由于资质、设备、排污等标准符合要求,能够维持正常生产,而大部分非持证炼厂难逃停产命运。

一些地方整改中敷衍问题、做表面文章的现象被督察组曝光。在云南,督察组发现曲靖市对重金属污染防治工作重视不够,即使在国家及云南省有关部门专门督办后,也未引起足够重视。市政府将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重金属污染整改任务简单安排给县政府承担,当起“甩手掌柜”。而在该省罗平县,当地政府对企业危险废物底数不清、监管不力。截至2018年6月,2016年督察指出的近10万吨铅渣危险废物尚未处置,而另一场地又堆存约10万吨含铅、锌、镉等有毒有害物质的钙渣,问题更为严重。

第一轮中央环保督查第二批“回头看”

2018年10月30日至12月5日,第二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全面启动。5个督察组将采取“一托二”的方式,分别负责对山西、辽宁、吉林、安徽、山东、湖北、湖南、四川、贵州、陕西10个省份开展“回头看”督察进驻工作。

据SMM调研了解,安徽地区由于省环保厅已于10月上旬开展环保自查,再生铅炼厂生产受限,加之部分炼厂仍处于设备检修停产阶段,本轮环保督察“回头看”对安徽地区铅供应影响不大。据湖南地区某炼厂反映,本次环保“回头看”行动力度较强,将对当地非持证炼厂生产受限,但总体铅供应量不会面临短缺。贵州地区同样受省环保厅检查影响萦绕,加之近期再生铅冶炼利润微薄,多炼厂并未满负荷生产,对当地炼厂生产影响有限。

简言之,由于环保督查“回头看”强调避免“一刀切”的监管行为,加上部分地区已受当地环保检查影响,未满负荷生产,对国内铅锭生产影响有限,不如往年。

环保督查—产业发展与生态良好的助推剂

总体来看,随着一系列环保政策的实施,我国再生铅产业的集中度明显提高,先进产能的利用率有所提升,环保带来的不仅仅是相关企业减产停产,更多的是规范企业生产、回收等环节,最大程度的减小铅污染带来的环境问题,在发展经济的时候,也不忘还百姓一个美丽宜居家园。

第二轮中央环保督察实施在即,我们在关注其对再生铅产业可能造成相关影响的同时,也应客观地看到环保督查这一催化剂带来的再生铅产业转型优化升级。


峰会解读:再生铅行业政策影响、产能投放、终端消费等变化

近年来,再生铅使用占比逐年提高,尤其是2018-2020年新扩建产能集中;同时如《废铅蓄电池污染防治行动方案》、《废铅酸蓄电池回收技术规范》等诸多政策公布,规范废铅蓄电池回收,促使再生铅行业产业优化升级,2019年再生铅新增产能能否如期释放?多项政策出 台后,实施情况如何?“标准化”再生铅成为“交割品牌”的可行性如何?

铅蓄电池行业同样面临多项政策,如《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加之5G牌照发放,汽车产量首次负增长,2019年铅蓄电池行业形势如何?在落实《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推行方案》的同时,铅蓄电池企业纷纷涉入废铅蓄电池回升、再生铅冶炼等板块,铅蓄电池企业跨领域操作是否带来新的利润增长点?

针对以上话题,2019年8月22-23日SMM将邀请行业专家及大型企业资深人士在《2019再生铅蓄电池产业峰会》上做出详细解读,欢迎您共同参与!》点击报名本次峰会

扫描二维码,申请加入SMM金属交流群,请注明公司+姓名+主营业务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