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镍电池来袭 镍价还能冷静多久?

镍的2019年,价格继续震荡的可能性很大,但随着高镍电池的不断成熟,未来强势增长的趋势可期

SMM网讯:“高镍化的趋势到来,价格再刷新高...”一年前,在被誉为“高镍811正极材料电池量产元年”的2018年,镍价曾奔至106520元/吨,整体虽有波动但被普遍看好,利好消息频频。而如今,悲观预期成为2019年的镍价主旋律,4月份已跌破10万元/吨,呈震荡偏弱走势。

高镍电池的发展趋势早已不是新闻,宝马X1插电式混合动力、广汽Aion S、几何A...这些新车先后搭载上了宁德时代811电池。今年下半年,蔚来ES6、小鹏P7等车型也将陆续推出811车型。

规划中有811电池的动力电池企业不在少数,除了宁德时代,天津力神NCM811已小批量供货,比克在去年5月率先宣布了3.0Ah圆柱18650电池NCM811量产下线,比亚迪、国轩高科、鹏辉能源等也已蓄势待发。

除了811外,SK Innovation甚至表示,2019年内将开发“NCM 91/21/2”,即在用作正极材料的原材料中镍比重为90%,钴和锰则各占5%。

动力电池中的镍金属,应用形式为硫酸镍,NiSO4·6H2O。所以,需要将镍和硫酸镍区别看待。两者的用途不尽相同,全球2/3的初级镍矿都用于不锈钢的生产,而硫酸镍主要是用在电镀和电池方面(电池级硫酸镍占比80%)。

有相关机构预测,2018年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用镍量为1万吨,占比为0.5%,到2020年将增加到3.8万吨,2025年会达到13.7万吨。业内普遍认为,硫酸镍使用率的增长态势将驱动镍价在未来持续走高。

震荡的镍价,811拉动力暂时较弱

镍价的复苏是从2016年开始的。从那时起,全球的镍矿产量进入到了增产的周期中。回顾2018年,上半年因为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强劲发展势头,让供给端不够冷静,硫酸镍产能的大幅扩张使得镍价有所回落。下半年开始阶段,随着国内环保督察组进驻各相关省市,镍铁产量有所下滑,钢厂成本的上升让镍价呈现出了上涨的走势。第四季度,中美贸易摩擦和市场需求下降等因素,促成镍价再次回落。

2019年3月,镍价被强势拉升到103233.33元/吨。但此后,一系列的震荡让镍价的变化曲线跌宕起伏且呈现偏弱趋势,6月下旬才再次触碰到10万元/吨的价格点。价格冲高乏力,走势逐步承压。

硫酸镍与镍金属的价差比较大。以2019年6月12日为例,镍金属价格为98800元/吨,而硫酸镍的价格区间为24000元/吨-26000元/吨。

导致镍价震荡的原因有很多,包括全球经济形势、上游环境以及供需关系等。今年4月,世界钢铁协会市场研究委员会主席阿尔雷米提表示,2019年和2020年,全球钢铁需求预计将继续增长,但增速将随着全球经济放缓而下降。在他看来,贸易环境和金融市场的发展很不稳定。

此外,上游地区也遭遇了挫折。从今年3月开始,印度尼西亚的巴布亚省首府查亚普拉、苏门答腊岛、苏拉威西岛相继遭遇洪水袭击。虽然还没有数据表明这次天灾对镍矿等开采业的影响,但桥梁、道路、水电设施等方面的损失势必会影响到包括钢铁业在内的大部分行业。

镍的2019年,注定是不安稳的。虽然硫酸镍的生产国内可以实现,但国内的镍矿主要来自进口,印尼和菲律宾两地进口总量占国内镍矿总量的95%以上。2018年1-10月国内进口镍矿4017.2万吨,其中印尼进口为1225万吨,菲律宾为2626.3万吨。

对于进口的过分依赖,势必会被国际形势、上游环境所影响。菲律宾的镍矿属于中低品位镍矿,政府对国内矿山的环保要求越来越严格,导致今年的产量有所减少。印尼的镍矿则属于高品位,且进一步放开出口,对前者将会起到不可忽视的冲击,进口环境摇摆不定。

不过,需求端的带动有望将镍价维持在一个相对不错的水平。不锈钢产业的需求依旧是主力,动力电池行业的硫酸镍需求会持续增加。高工产业研究院(GGII)数据显示,2019年5月我国新能源汽车生产约11.1万辆,同比增长29%,环比增长4%;动力电池装机总电量约5.68GWh,同比增长26%,环比增长5%。

就目前而言,动力电池行业对于镍价的拉动力比较弱,需求端依旧处于起步阶段,不锈钢传统逻辑仍会决定镍价波动区间。一句话概括,上游供给的增速有限,下游的不锈钢与动力电池需求稳健增长。

对此,汽车商业评论记者分析称:“811电池的发展还处于起步阶段,对镍价的影响并不大,不过随着未来的普及,逐步将对镍价的拉升起到推动作用。”

2019年,镍金属依旧会走在去库存的道路上,快速增长的硫酸镍需求将迅速消化在产和扩建的产能。

硫酸镍,三元锂电池的核心

从硫酸镍的应用端数据来看,2017年中国硫酸镍产能为44万吨,产量为32.6万吨,同比增长60%。2018年中国硫酸镍产量在43万吨-50万吨之间,同比增长38%左右,全球产量将达到70万吨左右。预计2020年全球硫酸镍产能将扩张到100万吨以上,较2018年再扩大40%。

究其原因,除了三元锂电池需求的快速增长,高镍电池更是功不可没。NCM111、NCM523、NCM522、NCM811这四种三元锂电池,每1吨的硫酸镍需求量分别为0.81吨、1.36吨、1.61吨、2.15吨。电池级硫酸镍是三元材料中镍金属的来源,这样的增幅显然十分可观。SMM(上海有色 网)预计,到2020年,新能源硫酸镍用量预计将达到13.2万吨-15万吨。

金属镍制备硫酸镍,是目前最主要的硫酸镍生产方式之一,除此之外还包括了“铜电解中所含杂质镍在阳极中溶解为硫酸镍”、“氧化镍、氢氧化镍和碳酸镍等镍中间品溶于硫酸制得”、“钴生产中的含镍溶液制得”以及“由含镍废料制备”等。此外,中国从澳大利亚、俄罗斯、危地马拉、新喀里多尼亚增加了进口硫化镍矿的数量,前者同样用来生产硫酸镍。

从全球来看,国内硫酸镍的产量要稍高于国外,可以占到60%左右。根据SMM调研数据,2018年4月全国硫酸镍产量终值为38250实物吨,其中广东、江苏、山东产量合计8950吨,占全国份额23%。不过,硫酸镍的生产阻力重重,产能扩张并不是那么顺利。由于被列入危险化学品目录,所以动辄2-3年的安全和环境评估让很多企业十分头疼。

库存方面,2017年底到2018年底,LME(伦敦金属交易所)镍库存从36.7万吨下降到20.6万吨,同期国内上期所从4.42降到1.53万吨。据INSG(国际镍业研究组织)的数据,2018年全球原生镍产量218万吨,消费量233万吨,供需缺口14.5万吨。

镍价依旧震荡,高镍电池拉涨能力暂时有限,但潜力无限。从长远看,需求端也许将面临不断的新结构调整。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