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泰汽车深陷泥潭 张秀根出山能否挽败局

SMM网讯:华泰汽车的权杖在公子张宏亮手中短暂停留之后,现又重新握在创始人张秀根的手里。

张宏亮出生于1984年,在2010年底华泰B11的上市庆典上,张宏亮正式对外亮相。2012年,经董事会批准,张宏亮被外派筹建华泰直营旗舰店,这是他亮相华泰后首个独立负责的项目。

当时,张宏亮在华泰汽车集团占股在60%以上,作为华泰汽车的年轻董事频频接受媒体采访,成为集团对外发声的一个代表人物。根据父亲设定的路线,张宏亮在各部门学习历练,而他自己则打算用10-15年的时间,带领华泰汽车进入“张宏亮时代”。

但随后的三年,张宏亮与华泰汽车几乎淡出公众视野。直到2016年3月,华泰汽车首款新能源汽车iEV230上市,张宏亮(改名为“张智铭”)才以执行董事的身份再次出现在媒体报道中。彼时的张宏亮野心勃勃地推出新能源汽车发展计划:华泰汽车在“十三五”期间将推出包括纯电动、插电式混合动力以及天然气三种动力类型的14款新能源车型。

一年之后,33岁的张宏亮走到了华泰汽车的权力中心。不仅成为通稿中的“华泰汽车董事长”,而且在华泰汽车集团中的持股占比已经上升至76%(另外24%由张秀根持有),彻底将华泰汽车带入“张宏亮时代”。

然而,“老帅”张秀根放权仅一年左右,又收回了他的权杖。

2018年12月,经华泰汽车股东会决议,张宏亮退出股东名单,其所持75%股权转让给张秀根、1%股权转让给苗小龙(张秀根妻弟,华泰汽车法人代表)。在此之后,张秀根持有华泰汽车99%股权,再次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目前,华泰汽车集团直接控股或参股的公司多达23家,领域覆盖房地产开发、汽车及零部件生产、汽车金融等领域。2018年,张秀根以138亿元的身价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137名。

而“少帅”张宏亮则从此退出华泰舞台。天眼查数据显示,张宏亮担任股东的公司共有8家,其中7家处于注销或吊销状态,唯一处于“存续”状态的一家是位于江阴的华欧德变速器有限公司,张宏亮持股8.7%。而据媒体报道,经江阴高开区管委会现场调查,从2015年设备进场到现在,该工厂从来没有生产过,“车间外围的荒草有半人高”。

尽管华泰汽车方面将此次股权变更解释为“家族内部的股权变动”,但外界仍认为它在释放一个信号:张秀根重回权力中心,老帅出马,扶大厦于将倾。因为华泰汽车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深陷债务泥潭

张秀根“复出”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华泰汽车负债累累。

华泰汽车持有的大量资产都处于冻结状态。其中华泰汽车作为大股东的曙光股份(600303.SH)5月31日披露,由于被申请财产保全,华泰汽车持有的2000万元股份被法院冻结三年。截至目前,华泰汽车持有曙光股份1.34亿股(占总股本19.77%)股份全数处于冻结状态。

此外,华泰汽车所持有的天津华泰、鄂尔多斯华泰、内蒙古欧意德发动机公司、华泰汽车集团(天津)有限公司、华欧德、荣成华泰、天津恒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曙光股份的所有股权,均已100%质押给银行。截至2018年6月31日,华泰汽车受限的货币资金、房产土地、设备等资产共计158.7亿元。

大摩财经从华泰汽车2018年度债权报告中发现,截至2018年6月31日,华泰汽车已发行债券存续 64 亿元,其中,50亿元(“16华泰02”、“16华泰03”)于2019年进入回售期,14亿元2019年到期。

同期,国内银行对华泰汽车的综合授信额度仅剩余24亿元,公司的资产负债率高达68%,而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29.7亿元。面对如此紧张的财务现状,张秀根将其归咎于“2017-2018年银行抽贷70亿元”。由此可见,早在2017年银行已经发觉华泰汽车存在经营问题,为规避风险才提前收回贷款。

事实上,华泰汽车已经进入到连员工工资都发不出来的境地。据媒体报道,华泰汽车的四个生产基地目前几近停滞。其中,华泰汽车鄂尔多斯和荣成的生产基地全面停产,同时鄂尔多斯基地、北京华泰汽车总部存在拖欠员工薪酬的情况。

而天津华泰工厂2018年下半年至今一直处于“半停产”状态,每月开工时间约3-5天,日产量30辆左右,个别月份整月停产。2019年春节之后,天津华泰再次出现拖欠工资情况,至今已拖欠3个多月。与此同时,天津华泰出现大面积员工离职,生产工人从2017年的约1000人至现在仅剩200人左右。

除了拖欠员工工资,华泰汽车还存在多起拖欠供应商货款、工程建设公司工程款项等事项。裁判文书网显示,2013年至今,华泰汽车集团及旗下子公司涉及拖欠供应商或工程建设公司款项12起。

根据华泰汽车最新披露的2018年报,去年实现营收181.8亿元,同比增长1.8%;归母净利润-16亿元,下滑243%。而今天的这些困境,张秀根将其归因于华泰汽车的“战略失误”。

华泰战略

华泰汽车战略可以说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张秀根22岁退伍之后便以建筑业完成了原始积累,2000年从一汽集团手中收购了山东荣成汽车厂,成立荣成华泰汽车有限公司。

华泰汽车创办第五年(2005年),与韩国现代达成协议,争取到了圣达菲在华的“准生证”。在韩国现代的品牌背书之下,华泰汽车成为汽车圈的新贵。同年,华泰汽车以6000万元的代价拿下鄂尔多斯6000余亩土地建立汽车生产基地,当地政府还“配套”了两座煤矿。这一年,张秀根登上了福布斯中国富豪榜。

然而,二十年弹指一挥过,除了张秀根家族荣登富豪榜,华泰汽车成为中国“丰田”的愿景没能实现,却眼睁睁错过中国汽车业的“黄金时代”,沦落为一家边缘车企。

张秀根复盘华泰汽车发展轨迹的结论是战略失误。

华泰汽车强调的“自身的战略选择”是选择核心技术的自主研发。2006年,华泰汽车就将柴油发动机作为技术主攻方向,为此投入七八十亿元引进柴油发动机技术,但国家一直不允许柴油轿车进城,发展严重受限,华泰汽车前期高额投入未能获得相应回报。而华泰汽车后来自主研发汽油发动机车型批量投放市场时,国家已经开始鼓励新能源汽车。

当初张秀根父子对选择“自主开发核心技术”颇为骄傲。张秀根称,六速自动变速箱已有数家客户购买样机进行匹配试验,预计还需等待两年之后实现批量化生产。但远水难解近渴,按照当前的发展趋势,华泰汽车能否熬过两年还是个疑问。 

不过业内并不认同张秀根“战略失误”的说法,认为华泰造车是“醉翁之意不在‘车’”。比如鄂尔多斯的项目,华泰汽车承诺投资150亿元,并承诺2015年产业园完全达产,年产100万台发动机、100万台变速器、100万辆整车,完成工业产值2250亿元以及等额汽车零部件产值。十多年过去,华泰汽车工厂地价上涨数倍,华泰汽车的承诺却无一实现,鄂尔多斯工厂目前还处于停工状态。

但张氏父子仍在其中赚得盆满钵满。鄂尔多斯项目持有的其中一座煤矿于2008年作价7亿元转手山西普大煤业集团,另一座由淮南矿业持股70%。

而在造车领域,华泰汽车最近七年来从未完成定下的销售目标,产能已经严重过剩。

 

从2012年到2016年,华泰汽车的销量均在10万辆以下徘徊,2017年的13万销量给华泰汽车提振了信心,彼时的张宏亮董事长将2018年销量目标提高至20万辆。但去年累计销售约12万辆,同比下滑9%,仅完成销量目标的60%。

华泰汽车拥有天津、山东荣成、鄂尔多斯三大核心整车生产基地,总产能达90万辆/年,以华泰汽车2018年的最终销量算,产能利用率仅13%。

而在其工厂大面积闲置的同时,2018年2月,华泰汽车南方研发制造基地再次落户株洲高新区,该基地预计投入40亿元,占地800-1000亩。业内人士质疑,株洲基地或将成为华泰汽车的下一个“鄂尔多斯”。

事实上,华泰汽车在多地采取了与鄂尔多斯项目类似的打法,以项目获取地方政府资源和融资帮扶,并将厂房土地、设备等资产再次抵押融资。截至2018年6月31日,华泰汽车通过质押子公司股权、房产土地、设备等,获得的银行综合授信额度高达221亿元。

靠土地自救

摆在张秀根面前的当务之急是解决债务问题。

错过汽车“黄金时代”的华泰汽车迫切希望借力新能源在下一个战场收复“失地”。2018年公司对曙光股份的收购即是华泰汽车的转型之举。

曙光股份是以整车、车桥及零部件为主营业务的跨地区的企业集团,拥有“黄海”汽车和“曙光”车桥两大产品并已取得新能源汽车商用车生产资质。

“老帅”张秀根的打算是,将华泰汽车旗下部分优质资产与曙光股份战略重组,不但可以解决后续发展的资金问题,还能实现华泰汽车借壳上市和进军商用车市场,可谓“一箭三雕”。

然而,曙光股份离拉拽华泰汽车的“远大前景”还有一些距离。年报显示,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2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23%;净亏损1.3亿元,上年同期净利为3.2亿元。而曙光股份自从传出被华泰汽车收购后,股价一路下行,目前并无多大起色。

曙光股份“远水解不了近渴”,庆幸的是华泰汽车前些年造车的同时还屯了大量商业用地,如今已飙升数倍。张秀根已经计划与华泰汽车的合作伙伴共同开发其拥有的商业地块。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