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属专题

2019年SMM&弘则有色黑色金属交易策略会

2019年6月14日,由SMM、弘则研究主办的2019年SMM&弘则有色黑色金属交易策略会于上海召开。

2019年SMM&弘则有色黑色金属交易策略会

王沛:市场过于悲观 一旦中美贸易谈判传递利好信息市场将迎偏好修复

来源:SMM

SMM6月14日讯:6月14日,弘则研究创始人王沛在《2019年SMM与弘则有色黑色金属交易策略会》上表示,市场目前对全球经济过于悲观,新兴市场经济正在回温,当前市场风险或处于尾部风险阶段,一旦中美贸易谈判传递出较为改观的信息,市场将进行风险偏好修复。


关于中美贸易战

全球经济面,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充满了风险,充满了恐惧。中美的贸易谈判还没有结束,市场何去何从?

目前特朗普希望在G20峰会上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见面以及达成谈判的意愿要比中国的渴望还要高,特朗普最大的愿望是能够连任下一届总统,过去一段时间特朗普的支持率和美股的走势密切相关,相关指数达到80%以上,如果中美贸易战升温,特朗普寄望于通过美联储降息来提振股市有点不大可能。纵观过去两轮降息,美股从高点到低点美股跌幅都在50%以上,因为降息代表着央行汇率对于经济放缓的最终确认。从历史来看,降息周期所带来的下一轮经济企稳的中间过程有一年多的时间,所以降息带来的不是美股的上涨而是进一步下跌。

市场充分反映了悲观情绪 关注尾部风险

所以在目前市场已经比较充分地反应了对未来悲观预期的情况下,市场不再是押注做空的机会,不再是押注全球经济的进一步恶化,而是只要中美贸易谈判传出一点略微正面的消息,市场将会立刻出现风险偏好改善的修复。

那么我们现在真正的交易机会,或者说我们试图去捕捉的交易机会,在这个位置上会不会存在预期差?所以我们去观察整个全球经济的时候,我们要关注尾部风险的概念,就是说整个经济的周期实际上现在已经到了经济下滑的后半段,而不是像很多人讲的现在才可能是美国或者全球刚刚陷入衰退的起点。

黄金由避险资产转为风险资产

最近黄金的上涨、美债收益率在极端地下滑等信号都反映了美国经济衰退的预期。这轮从2018年美国经济放缓的背后,对应的是2016-2017年美联储的加息周期,所以短端、长端的国债收益率都在下滑,使得美国经济出现触底回升的现象。房地产的周期亦如此,在利率不断下滑的时候美国房地产已经出现企稳的特征。所以要思考的是,当前市场的极度悲观是否有问题?

2018年四季度开始市场预期并交易美联储2019年底前降息一次,而目前利率期货所指向的预期是2019年会降息三次,6月、9月、12月每隔2个月一次降息。所以当前市场反映的是一个非常悲观的经济预期。

但当利率周期开始对美国经济预期形成拐点,经济短周期利率数据只要出现阶段性的好转,那么市场在这个位置完成对市场悲观预期修复的概率会比较大。

黄金价格和美国的实际利率相关,从中周期我们看到的是金价和美元指数、新兴市场汇率指数相关,所以目前黄金已经不是纯粹的避险资产,更多变成了一个风险资产,因为更多国家的货币是一种典型的风险资产。

当市场的风险偏好回升,黄金和其它风险资产就存在预期差的交易机会。

全球经济是否最差的时候已经过去?

全球:全球制造业PMA的顶点在2018年的一季度建立,然后不断的回落,实际上整个全球经济已经放缓了一年多的时间。这一轮经济周期的最顶点在中美贸易战出现之前就已经建立,所以这一轮经济周期的下滑本质上归结为正常的利率周期和经济周期之间的反应。上一轮从2016年到2017年,美联储带着全球经济进入了一个快速的加息周期。全球的短端利率,上游的低点在2017年年初,然后不断上行,而这种上行的利率上行的周期,从历史上它平均在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里开始对整个经济产生负面的压制作用,所以那一轮利率周期的低点对应到经济周期的顶点就是在2018年年初。

从去年的下半年这一轮全球的央行实际反应都不好,短端利率已经开始见顶回落,实际上在过去的三个季度,全球已经进入了一个降息周期。如果按照上一轮的经济周期的经验,这一轮降息周期将使得全球经济见底回升的时间,大致在今年的下半年到明年的上半年会出现。

欧洲区:欧洲区制造业PMI从2017年上半年开始见顶回落,但欧洲M1最近连续数月触底反弹,说明内在经济活力在回升。

韩国:韩国是出口导向型国家,在全球贸易总额中的占比比中国还要大,而韩国的出口未受到贸易战的影响,所以它的出口增速真实地反映了全球贸易总需求的变化。2018年开始见顶回落,说明全球贸易总需求在收缩。这也印证了过去的一年多内全球经济处在一个放缓周期。但从最近的一些指标,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资金已经开始流向新兴市场国家,这些国家的贸易有复苏的苗头。

所以总的来看,目前整个金融市场的风险很可能是尾部风险,也许走势还比较剧烈,但从时间、空间上看处在偏底部的状态。

铜价的金融属性表现

从数据走势上看,LME铜价和新兴市场国家的汇率走势基本一致,2018年开始新兴市场国家的汇率在反弹,代表铜的金融属性在反弹,但铜价已回到2018年底、2019年初的底部平台,说明铜价对全球未来经济的前景更加悲观。

LME铜净多头持仓最近回落到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中国制造业PMI虽然出现回落,但只要中美贸易战继续进行谈判,这种悲观的预期可能会得到修复。

铜价与精废价差

每一轮铜现货精废价差在相对低点时,都会带来铜价的反弹,逻辑是废铜在整个铜消费中占比10%以上,精废价差的缩窄带来国内精铜供应的收缩,带来精炼铜表观消费的快速上升,库存的快速下降,对整个铜价的支撑。从数据来看,当前精废铜价差处于正常水平偏低的状态。

》点击查看SMM现货铜精废价差历史数据

此前,SMM在《铜消费旺季不旺国内库存因何持续下降 铜价怎么走? 》一文中针对此逻辑进行了解读:

5月精废价差月均价处于831元/吨的低位,这是由于随着铜价连创新低,大大削弱了废铜的价格优势,导致精铜对废铜的替代效应大幅增强。也就是说原本应该在终端领域消费掉的精铜,现在转而替代原有的废铜消费量。 国内废铜供给不足导致精铜市场挤占废铜市场,这一部分原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依靠进口废铜来填补空缺。但是随着7月1日逐渐临近,“六类”废铜将由非限制类进口固废转为限制类进口固废,仅拥有进口批文的加工利废企业和再生园区内的企业才可以进口。由于目前废铜的进口批文尚不确定,所以进口废铜可能还会受到政策变动的影响,难言对国内废铜供给不足的情况能有多大程度的助力。这又进一步助力精铜企业对废铜企业市场份额的挤压。

库存与铜价

从全球范围来看铜库存仍偏高,但真正定价的是看国内铜库存而不是国外铜库存,目前铜库存仍处在去库周期,铜价的边际利润都能得到修复。而国外市场,最近LME不可流通铜库存在回升。

更多内容,敬请观看在线视频:

》点击查看视频


 

点击报名本次峰会

》点击报名本次峰会

扫描二维码,申请加入SMM金属交流群,请注明公司+姓名+主营业务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