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rstar旗下炼厂停产 吹皱铅市一池春水

SMM网讯:据外电6月13日消息,总部位于比利时的金属和矿业公司Nyrstar旗下澳大利亚Pirie Port铅冶炼厂意外停运给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期铅市场注入了难得的兴奋情绪。

受该铅厂停产消息刺激,投资者回补空头头寸,6月6日,LME三个月期铅价格飙升至一个月高位每吨1,918.50美元。

而与LME铅合约时间价差的反应相比,这种波动还算相对温和。铅时间价差收缩至两年来最窄水平,这显示,铅市的投资者正在争先恐后地调整仓位。

该比利时金属矿业公司在4月时称,作为资本重组计划的一部分,该公司将由其主要股东、大宗商品交易商托克集团(Trafigura)接管。

Nyrstar将把其运营集团出售给新成立的子公司NewCo,而托克将获得NewCo98%的股份。

而托克集团在也另一份声明中表示,将向Nyrstar提供高达2.5亿美元的担保融资,以维持其在过渡时期的运营。

Pirie Port铅冶炼厂意外停产后,被迫宣布遭遇不可抗力,该冶炼厂为全球最大原生铅冶炼厂之一。

Nyrstar称,预计本月底,该炼厂料恢复生产。Port Pirie铅冶炼厂2018年产铅160,000吨,较2017年下降7%。

托克集团是铅市的重要交易商,如今,其也只能指望该炼厂能如期恢复生产,因该炼厂的意外停产暴露了市场供应潜在紧俏,尽管这种紧张已经被最近的价格疲软所掩盖。

时间价差收窄

在今年2月触及每吨2,179.50美元的年初以来高位之后,LME铅价大体在下滑,并在上个月中期触及每吨1,773.50美元的低点,但在Pirie Port铅冶炼厂关闭消息传出之前,市场几乎没有上行的动能。

在宏观经济忧虑萦绕不去的背景下,所有的LME基本金属的时间价差均承压,但铅时间价差则是表现最弱的。这大部分原因要归咎于其“姊妹金属”锌。通常如果基金卖出铅,其也会同时买入锌。

由此,铅价承受死重的压力,这有助于解释为何Port Pirie铅冶炼厂关闭之后,市场反应仍相对温和。

该冶炼厂暂时停产的真正的影响表现在时间价差上了, 该价差自6月5日开始大幅波动,此后一直不稳定。

其中基准现货/三个月铅价差此前一周收于贴水每吨10.50美元,但6月5日则转为升水每吨39.00美元。截至本周二收盘,该升水已经进一步扩大至每吨42.50美元,这显示市场供应紧俏局面已经为自2017年第一季度以来最甚。

铅明日/次日(TOM/next)升水6月5日是为每吨19.00美元,本周二大体为每吨9.00美元。

LME体系的明日/次日价差是市场短期供应紧俏程度最好的判断指标之一。

LME经纪商Marex Spectron公布的预估数据显示,截至5月末,投机性铅空仓占持仓总量的27%,而截至本周一,该比重已经下滑至10.6%。

鉴于空头争先恐后地回补仓位,这些交易商已经转为绝对的多头,因为他们持有现货头寸和库存大约占LME可用库存总量的80%。

市场更为紧俏

一个大型多头持有的LME铅库存已下滑至LME库存总量的50-80%,但也难掩目前铅库存少的可怜的局面。

年初以来LME铅库存在稳步下滑,尽管LME仓库不时有库存注入,但还是难以阻止LME铅库存在上周下滑至10年新低66,525吨。

因为铅供应流入中国市场,所以LME仓库可用的铅库存就受限。

中国在2017年自铅净出口国变为净进口国,自那之后,中国铅进口量仍在增加。

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经进口铅102,000吨,今年前四个月累计进口量也高达55,000吨。

但中国精炼铅供应似乎并没有明显增加。上期所的铅库存为29,491吨,较1月水平增加13,665吨,但仍处于历史低位附近。

尽管国际铅锌研究小组公布的数据显示,预计今年铅和锌料出现供应过剩。

如今市场关注的重点在于Port Pirie冶炼厂是否能如期恢复生产。该冶炼厂在去年12月完成了例行维护工程。

Nyrstar称,此次停产将导致约15,000吨的铅产量损失。

如果正如该公司所称的“此次非计划停运对Nyrstar的产出会带来负面影响,"则亚洲铅消费商可能受到影响,因该公司多数客户位于亚洲地区。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