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4月广东新增减税670多亿 制造业减负居各行业之首

1-4月广东累计新增减税672.7亿元,制造业减税居各行业之首,达61.4亿元。广东还将在地方税权范围内探索进一步减税降费,并且在财力保障上将多渠道筹措资金弥补减收。

SMM网讯:1-4月广东累计新增减税672.7亿元,制造业减税居各行业之首,达61.4亿元。广东还将在地方税权范围内探索进一步减税降费,并且在财力保障上将多渠道筹措资金弥补减收。

今年,广东华兴玻璃股份有限公司准备加大投资,加快技术创新和产线升级。之所以有此计划与能力,该企业财务副总裁冯群英说,得益于减税降费。这家年产值约67亿元的企业,今年增值税及附加税费能省下4300万元,“帮我们盘活了资金。”

华兴玻璃不是孤例。6月5日,广东省政府减税降费新闻发布会披露,1-4月全省累计新增减税672.7亿元。作为此轮减税降费“主力”的增值税改革效果显著,落地首月单月减税突破百亿,并且制造业减税居各行业之首,达61.4亿元。

国家税务总局广东省税务局副局长陈忠明表示,随着一系列政策红利集中兑现,广东市场主体税费负担明显减轻,进而产生诸多效应,扶持实体经济、民营企业发展,促进企业创新、刺激新兴产业发展和刺激内需提振消费等,这在同期经济数据中也有体现。

21世纪 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广东还将在地方税权范围内探索进一步减税降费,并且在财力保障上将多渠道筹措资金弥补减收,包括将国企收益上缴财政比例提至30%。

增值税改革首月减征超百亿

作为经济大省,广东减税降费的成效颇为突出。1-4月,广东全省新增减税672.7亿元。同期全国新增减税5245亿元,广东一省约占13%。

从构成来分析,1-4月广东672.7亿元的累计新增减税额主要来自三个方面:2019年新出台减税政策新增减税241.4亿元;2018年实施、2019年翘尾的减税政策新增减税428亿元;2018年到期后2019年延续实施的减税政策新增减税3.3亿元。

2019年新出台的减税政策中,4月1日起实施的增值税改革威力巨大,落地首月减征税额达130亿元,减税幅度达27.3%。同期,全国为1113亿元,广东约占12%。

“深化增值税改革是今年减税降费‘大餐’中的‘主菜’。”陈忠明说,制造业的减税效果最为明显。从首月实施效果看,制造业减征增值税达61.4亿元,占总体减征额的47.2%,居各行业之首。

众多制造业行业因减负受惠,包括一些广东支柱产业。数据显示,广东装备制造业在此番增值税改革中的减税效应最为突出,8个装备制造明细行业一共减征增值税达29.1亿元,占制造业减征增值税总额的47.4%。其中,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减征9.9亿元,汽车制造业减征6.3亿元,成为减税效应最为显著的两个行业。

中山大学法学院教授杨小强从2008年开始跟踪调研165个国家增值税情况,这些国家目前平均增值税标准值为14.89%,我国13%的制造业增值税税率显示了决心和气魄。

广东沿海经济带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宁凌说,此轮减税降费政策明确,操作简单,如制造业增值税直接从降税率入手,加之“放管服”深化,也降低了企业时间和经济成本。

诸多制造企业在此轮减负中有较强获得感。

“我们公司4月份增值税减税约94万元,今年全年预计能减少约1500万元。”广东拓斯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财务总监周永冲说。总部位于东莞的拓斯达是当前国内工业机器人龙头企业,近年发展迅猛。

广汽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表示,今年随着减税降费政策的实施,特别是增值税率下降,预计整个广汽集团将减少税费超过20亿元。从该集团旗下新设不久的广汽新能源公司来看,仅增值税税率下调一项,就可直接减负2000多万元。

除下调税率之外,此次广东增值税改革中还实施了一系列配套举措,进一步强化减负效果。具体包括,扩大增值税进项税额抵扣范围,纳入国内旅客运输服务,以及允许不动产一次性抵扣;试行期末留抵退税制度,对纳税人的增量留抵税额按条件予以退还,以有效增加企业现金流;对生产、生活性服务业进项税额加计抵减等诸多政策。

“这些做法旨在构成一揽子政策措施,最终确保主要行业税负明显降低,确保部分行业税负有所降低,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陈忠明说。

实体经济、民企最受益

减税降费效应迅速向经济运行的深层次传导。

陈忠明表示,随着大规模减税降费政策相继落地,广东宏观税负同比下降,市场主体税费负担明显减轻,使得在外部经济环境总体趋紧,经济存在下行压力的情况下,稳定了市场信心。截至5月份,广东全省正常税务登记户数同比增长11.5%。

从行业看,剔除自然人的个人所得税新增减免,实体经济和生产性服务业获益最大。从企业类型看,民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是受益主体。这在同期经济数据中也有直观体现,1-4月广东规上民营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6%,明显高于整体。

更为重要的是,此轮减税降费还促进了企业创新,刺激新兴产业发展。这主要表现在缓解企业资金压力,创造加大技术改造和研发的空间。今年1季度,广东工业技术改造投资同比增长11%,一举扭转了2018年以来连续多月负增长的态势。

明阳智慧能源集团股份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张传卫算了一笔账,该企业这两年预计可减税降费近2亿元,“这个钱能建四条机器人叶片生产线或研发两款大型风电整机。”

此外,放宽小微企业所得税标准、加大企业所得税优惠力度,普遍减轻了小微企业尤其高技术新兴产业税收负担,1-4月广东小微企业普惠性政策新增减税65.8亿元。

广东萱嘉医品健康科技有限公司预计今年在增值税方面可减负150万元,该企业首席科学家张嘉恒说,这笔资金正谋划用于成立研发机构,加大产品技术创新。

广东财经大学教授姚凤民分析,新一轮减税降费是用政府收入的“减”来换取经济和企业效益的“增”,企业“轻装上阵”参与市场活动才能推动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

此外,1-4月广东个人所得税改革新增减税324.4亿元。其中,提高基本减除费用和调整税率翘尾新增减税293.8亿元,专项附加扣除政策新增减税30.6亿元。

减税红利通过价格传导机制和市场博弈,由产、销企业及消费者各方共享,如增值税减税将有利于终端产品价格下降,两方面效应叠加进一步刺激内需、提振消费。1-4月,广东省商品零售增长6.5%,餐饮收入增长8.4%。

不过,这还只是阶段性成效。陈忠明透露,下一步广东将持续加强税费政策研究,把减税降费等政策红利转化为优化经济结构、扩大有效需求的动力。

大规模减税降费会否对财力构成压力和挑战?对此,广东省财政厅总会计师钟炜表示,广东将多方面“开源节流”,包括多渠道筹措资金弥补减收,如加快盘活国有资产资源,清理处置闲置行政事业单位国有资产;将国有企业收益上缴财政的比例提高到30%;继续清理盘活财政存量资金,建立定期收回制度。

“同时,党政机关带头过紧日子,大力压减一般性支出,省级一般性支出按5%的比例统一压减,‘三公’经费比上年下降10.7%。”钟炜说,下一步还将密切关注减税降费对财政运行的影响,确保全省财政收支平稳运行、各项减税降费政策不折不扣落实到位。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