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降息周期启动 亚太股市普遍反弹!中国央行会不会降息?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暗示其对降息态度,美股昨夜反弹大涨,三大股指涨幅均超2%,并创1月4日以来最大单日涨幅,道指收涨逾500点。

SMM网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暗示其对降息态度,美股昨夜反弹大涨,三大股指涨幅均超2%,并创1月4日以来最大单日涨幅,道指收涨逾500点。

目前全球央行开启了新的一轮降息周期,新的宽松周期呼之欲出,中国央行是否会跟随“降息”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分析认为,6月货币政策面临短期资金到期压力,长期面临继续降低融资成本、稳经济的目标,预计货币政策将边际转松。

全球6家央行降息

据Wind统计,年初至今,全球已经有6家央行宣布降息。截至目前,澳大利亚的现金利率为1.25%,新西兰为1.5%,皆处于历史新低水平。

今年2月7日,印度央行领先全球,率先开启首轮降息,下调25bp,随后在4月4日第二次降息25bp。

2月15日,埃及央行大幅降息100个基点。

5月7日,马来西亚央行宣布将隔夜政策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3%。

5月9日,菲律宾央行将关键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4.5%,为2016年以来首次降息。

5月10日,新西兰联储宣布降息25个基点,至1.5%。

6月4日,澳大利亚联储公布利率决议,下调6月现金利率25个基点至1.25%。

另外,部分央行虽然未标明降息态度,但宽松预期已经在路上。在今年3月7日欧央行的议息会议上,欧央行除了维持三大基准利率水平不变外,还意外宣布将推出新一轮的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TLTRO),这一意料之外的“欧式放水”使得欧元兑美元汇率短线下挫。而通胀方面,在4月创出5个月新高后,5月欧元区通胀再度下滑,至逾一年以来最低水平,在通胀始终不见起色的背景下,市场认为欧洲央行可能祭出更多刺激措施,欧央行行长德拉吉或将再次证明他可以比市场预期得更加鸽派。日本央行方面,近期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表示日本央行将会继续实行宽松政策以支撑日本经济。

中信证券明明分析指出,从全球央行整体表现来看,当前全球主要央行货币政策均继续向偏鸽方向转变。

美联储暗示降息

昨夜,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公开发表的最新讲话,暗示其对降息态度。鲍威尔表示,美联储将采取恰当措施维持经济持续扩张,正在密切关注贸易谈判和其他事件对美国经济前景的影响。

“我们不知道贸易问题和其他事件将如何或何时得到解决,美联储永远会用合适举措来支持本轮经济扩张。” 鲍威尔表示,美国核心通胀在过去12个月小幅低于2%,如果这种“低位意外”持续存在,将令美国基准货币利率更加接近有效下限(ELB),美联储必须而且已经严肃对待通胀不达标的风险,如果这种情况在一个稳健的经济中持续,可能会带来很难抵抗的通胀预期下行。

值得注意的是,鲍威尔此番讲话引起市场广泛关注,美股三大股指反弹走高,涨超2%,并创1月4日以来最大单日涨幅。

招商证券谢亚轩指出,美联储票委布拉德本周一表示“美联储可能很快需要降息,以促进通胀并低于不断升级的贸易战带来的下行经济风险”,叠加近期公布疲弱的ISM制造业PMI数据以及不断下跌的原油价格,十年期美债收益率6月3日已跌至2.07%,本周一单日收益率便大幅下行7bp,2周以来美债期限利差倒挂程度加深,根据期货价格推算的美联储2019年12月降息概率目前已升至96.1%创下新高,而美国TIPS收益率所隐含的通胀预期也出现了明显下行。从美国经济基本面的情况来看,下行趋势逐步得到了数据验证,但考虑到美国核心PCE同比4月仍有1.6%相较3月边际有所抬升,且无论是从中国还是美国的情况来看,当前的通胀似乎更多来自于供给层面的支撑,这可能导致中美均面临一定的“类滞胀”风险,货币当局在未来可能将面临“两难”境地,这可能是未来市场预期差的重要来源。

中国央行会不会降息

在全球央行开启新一轮宽松周期的背景下,中国货币政策在原本面临的内部经济下行压力、中美贸易摩擦加剧、人民币汇率贬值的矛盾之外又增添了一个新的矛盾。中国央行会不会跟随全球货币政策进行降息操作呢?

中信证券明明认为,相对于海外利率水平,中国可以适当跟随全球货币政策降低政策利率(比如逆回购利率),引导利差水平回归“舒适区间”。另外,此前央行领导讲话曾经指出存贷款利率处在合理水平,未来主要工作是推进两轨并一轨,即保持存款基准利率稳定的同时,取消贷款基准利率,同时可能配合下调回购利率,来引导LPR利率适当下行,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随着经济放缓和全球货币政策转松,适当下调政策利率,配合稳杠杆政策可以更好的稳定经济和提高经济质量。在贸易战激化的外部环境下,在经历了一季度经济运行回暖后,4月以来经济基本面出现“补偿性回落”, PMI连续两个月下滑至荣枯线以下,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增大。从过去几年的经验来看,加息去杠杆导致的金融收缩传导至信用收缩,在金融加速器效应下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已经有所显现。当前国内和全球经济增长都有所疲累,适当下调政策利率并配合稳杠杆政策有助于实现稳经济的目标。

从降成本的角度看,货币政策需转松以降低小微企业信贷综合融资成本。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提到1季度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有所上行,而在总需求走弱和基数效应下,PPI同比很可能于6月份转负,并很有可能一直延续至年底。在名义融资成本上行而PPI转负的情况下,实体经济实际融资成本或面临再度上行的风险。货币政策有必要进一步转松以实现降成本。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