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剥离零部件聚焦主业 魏建军称要活下来必须走高端

从去年7月份开始,我国乘用车销量几乎每个月同比都是负增长,这也导致2018年中国车市迎来28年来首次负增长。今年前4个月乘用车销量依然是跌跌不休,销量同比下降14.7%,降幅较1月-3月有所扩大。

SMM网讯:从去年7月份开始,我国乘用车销量几乎每个月同比都是负增长,这也导致2018年中国车市迎来28年来首次负增长。今年前4个月乘用车销量依然是跌跌不休,销量同比下降14.7%,降幅较1月-3月有所扩大。

记者注意到,车市下滑受冲击最大的还是中国品牌,今年4月份中国品牌乘用车市场份额仅为37.13%,占有率比上月下降4.13个百分点,已经跌破40%的临界点。尤其是过去中国品牌过于倚重的SUV市场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4月份出现同比下降20.02%,远高于合资品牌占据优势的轿车市场降幅。

当整个行业寒潮来袭时,无人能够幸免,如何才能有效稳住销量呢?记者注意到,不少企业都选择了降价促销,尤其是长城汽车下手最快,去年第四季度哈弗全系车降价,今年一季度长城汽车降价政策,H6终端现金折扣为2.0万元,F系列终端现金折扣为5000元左右。

“降价策略虽然保住了长城汽车2018年在SUV市场的份额,但公司产品毛利率16.69%比去年下滑1.7个百分点,”万联证券汽车分析师周春林表示。与此同时,今年一季度长城汽车再次采取的降价政策导致其营业收入下滑。

当业内人士认为长城汽车降价有点得不偿失时。长城汽车副总裁傅小康却给出意料之外的答案:“通过几次降价,我们提早清理了大多数的国五车型,一方面企业和经销商都轻装上阵了,另一方面避免了接下来更惨烈的价格踩踏。”

实情也确实如此,临近7月1日部分城市实施国六排放,不但一些中国品牌产品价格一降再降,甚至一线合资品牌上汽大众、上汽通用都出现了内部员工半价购车优惠。“我们没有太多国五的产品,在6月份就会基本消化完了,长城汽车经销商库存平均下来在2个月以下,”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对记者表示。

记者了解到,在绝大多数车企前4个月销量下滑的情况下,长城汽车却实现了8.7%的销量增长。平安证券汽车分析师王德安判断,公司营销节奏合拍且健康,公司自身消化吸收增值税减免并未让利终端,二季度单车盈利估计环比提高。

即使如此,魏建军依然未雨绸缪,对内加快变革步伐,聚焦整车业务,剥离零部件板块;对外稳定股价,发布回购计划公告,随时准备出手增持被低估的港股和A股股票。

逆境中变革

“站在长城汽车的角度来讲,这两年整个行业的低迷对我们十分有价值,”魏建军这句话一时间令记者颇为不解。

他接下来对记者解释道,长城汽车一度是最赚钱的中国品牌,那时候大家看不到问题,“现在行业进入低谷期,我们就要降低成本、开源节流,建设更有效的机制、对组织建设进行调整,包括我在内的长城汽车高层、管理团队、甚至员工,都能感受到我们自身的不足,这也是我所说的价值,这比盈利更重要。”

具体如何做呢?他介绍到:“零部件板块已经调整完;内部在各个专业都在建机制,研发、生产都要变革,变得更加有效,把我们人员积极性调动起来,包括业绩激励,更放权,更市场化;我们的产品业务没有什么太大变化,主要是从机制、激励上变化越来越大。”

在聚焦主营业务整车上,长城汽车出现了连续4个月销量增长的情况,哈弗前四个月累积销量同比增长超过10%,但高端品牌WEY的销量开始下滑。“WEY成立才三年时间,一般需要用10年打造一个高端品牌,”魏建军对此表示,外资品牌并不会放弃低端市场,如果想要活下来,自主品牌就必须高端化。

“WEY产品力是足够的,问题在于不会做品牌,缺乏这方面的专业知识或者经验。”在魏建军看来,这两年长城汽车等中国品牌对二三线外资品牌产生了巨大的冲击,虽然中国品牌日子难过,但是打破了外资品牌对高端市场的垄断,这是中国品牌对汽车产业作的贡献。

剥离零部件业务

采访中,他着重提到零部件板块的调整:“20年来,长城汽车零部件板块带给了我们巨大的价值,但现在我们还是把它剥离出去,这样长城汽车将更聚焦整车业务,而零部件公司走向市场,可以建立更有效的机制。”

记者注意到,去年10月,长城汽车旗下主营锂离子动力电池业务的蜂巢能源已经转让到关联公司。在转让交易完成之前,蜂巢能源2018年1月-9月财务数据显示,其营收为171万元,净利润为-1000万余元。

随着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电动汽车产业面临严峻考验,长城此时转让动力电池业务是否有剥离不良资产的考虑呢?“电池公司是独立于长城的,我们只是一个投资者,蜂巢能源不是只为长城汽车供货,”魏建军对记者表示,我们不像丰田零部件体系那么封闭,有很多技术是不能买卖的,那长城汽车就把对手、同行引进来,变成共享的模式,形成完全的市场化。

“补贴退坡后,长城电动汽车维持现有价格确实不赚钱,”魏建军表示,今后新能源汽车发展方向应该倾向小型电动汽车,中大型乘用车还是燃料电池。

在燃料电池方面,长城汽车布局已久。2018年上半年,长城汽车建成氢能技术中心,全面具备燃料电池汽车核心部件的测试、试制,以及整车集成与测试能力。2018年8月31日,长城汽车收购上海燃料电池汽车动力系统有限公司51%股权,成功控股上海燃料电池,从而具备了为各种应用开发和部署具有成本竞争力的燃料电池驱动的能力。2018年10月24日,长城入股著名加氢站运营商H2MOBILITY。

“我们并没有开发长城汽车专属的氢燃料动力系统,我们的氢能产业想打造更加中立的氢燃料动力系统供应商,”魏建军的做法令人很意外,明明是乘用车企业,打造氢燃料首先考虑为卡车、商务车、客车等商用车提供配套。

魏建军认为,氢燃料电池比纯电动汽车更环保,但打造起来难度更大,氢产业链培育距离成熟还比较远,“我们没有规划SUV纯电动车型,反而更看重大型氢燃料乘用车,经过技术成熟和产业链的完善,成本的优势会逐步体现,长城计划在2022年冬奥会期间展示一款氢燃料SUV产品,希望在2025年氢燃料的乘用车比大型电动车更具竞争优势。”

目前,长城汽车在氢燃料板块也成立未势能源,并计划独立运作。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