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国六切换与销量不振谁因谁果

SMM网讯:“凯迪拉克ATS-L 28T技术型,指导价273800元,现售15.69万!5月30日止,4S店自提全国联保。”

“吉利为了清国5的库存,现在要求有行政职务的,8岗的,每人一辆领克01……”

“路虎揽胜极光2.0T 240PS SE智耀版,市场指导价281800元,折扣价163444元。

“上汽集团员工内购方案”、“一汽集团员工内购方案”、“长城汽车配套商购车福利”、“比亚迪亿元福利派送员工及亲友特惠购车详细版”、“上汽大众员工国五车型一次性购车方案”……

3月至今,互联网和微信群里流传的各类车企超低折扣、员工内购信息越来越多,与媒体报道、行业协会公开呼吁延迟实施渐渐都指向同一个主题——国五国六排放标准切换。

其背景是:全国约一半省市(而且是经济发达、汽车销量大的一半)将在今年7月1日执行“国家第六阶段机动车污染物排放标准”(简称国六标准、国六)。而这些信息给人的感觉是:不少厂家和经销商还有大量国五车型,需要在国五车型停止上牌之前清库存,所以出现了普遍性的超低折扣、内购。

如果属实,这件事发生在周期性和计划性非常强的汽车行业有些不可思议。因为国六标准不是临时起意,2016年就已公开征求意见并完成国家标准,当时的计划是2020年开始实施。即便现在一半省市提前一年实施,也不至于造成措手不及的局面。

5月下旬,汽车商业评论采访了多家经销商和主机厂,了解到了一些不太一样的情况:确实有个别经销商和厂家存在国五车库存过高的情况,但大多数经销商和厂家都在按部就班执行既定计划,国五国六的切换基本不存在任何问题。

是什么原因,让早有时间表的国五国六切换遇到如此多的意外状况?

1、数据说话

根据中汽协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4月汽车产销量分别为838.9万辆和835.3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11%和12.1%,降幅比今年一季度整体分别扩大1.2%和0.8%。

而在4月,乘用车产销量分别完成166万辆和157.5万辆,相比3月分别下降20.5%和22%,比去年同期分别下降17%和17.7%,持续下行的销量表明行业寒潮还在继续,已然是产大于销。

其中下降的原因有很多,有人分析,一个重要原因是由于7月1日全国多地就要正式实施国六排放标准,使得国五车型销量受到明显抑制。

被称为史上最严格的国六标准相比国五要严苛得多,尤其是国六b要求一氧 化碳排放量、总碳氢化合物、氮氧化物、非甲 烷总烃排放都要在国五的基础上降低近50%,在全球来看都是相对严苛的标准。

而车企需要增加三元催化器中催化剂(贵金属等)的用量,同时还要改进燃料喷射方式、ECU电控单元、发动机燃烧室构造(包括进气控制等)、燃油系统密封性、增大活性炭罐容积以及升级OBD系统等。

按照国家公布的方案,设置了国六a和国六b两个限值方案,并且分别为2020年和2023年实施,国六a相当于过渡阶段。

目前深圳、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东省、海南省、四川省、河南省、河北省、山东省、山西省、陕西省、浙江省、安徽省等省市已经明确提出,准备提前到今年7月1日实施国六排放标准。

其中深圳、上海、天津、广东宣布跳过国六a,直接在今年7月1日实施国六b,比国家规定时间线整整提前了四年。

据机动车排污监控中心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5月17日,共有84家企业1856个车型的318.6万辆车完成了轻型车国六环保信息公开。

其中,自主品牌、合资企业共67家,完成1496个车型的285.7万辆国六车信息公开工作;进口企业17家,完成360个车型的32.9万辆国六车信息公开工作。

在公开的国六车中,轻型汽油车企业84家,涵盖1751个车型,共计309.5万辆车;轻型混合动力车企业28家,涵盖105个车型,共计9.1万辆车,而公开车型除6款车型为国六a之外,其余均为国六b。

从数量上看,目前可以提供市场销售的国六车数量已经远远大于汽车市场的实际销量,对车企而言,升级国六轻型汽油车的成本在1200元/辆左右,轻型柴油车约4000元/辆。由此产生的成本完全可以消化在销售环节的优惠幅度里,不值一提。

2、影响不大与苦不堪言

网络上对于经销商的处境多有唱衰,但从我们接触到的经销商反馈来看,整体情况没有那么严重。

“一些信息可能是为了博眼球,真实情况远没有那么严峻。”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经销商集团CEO告诉记者,个别车企内部优惠卖车给员工以消除库存的方式是行业惯用的手段,以前国三切换国四时大部分也这样做,主要目的是避免把库存压力完全下放到经销商。

这家经销商集团在全国拥有100多家4S店,无论是品牌分布还是地区分布都具有很强的代表性,综合旗下各品牌4S店反馈的信息,CEO的结论是:主流品牌国五车型的数量都是可控的,厂家没有乱向下压库存的举措,这些品牌早已做好了应对国六的准备。

比如上汽大众这样的车企早在今年3、4月份就已经在执行国五、国六产品并行的政策。但也存在经销商对切换的反应有快有慢的差别,“反应快的经销商会只向车企拿国六车型,而有些反应慢的经销商提了更多的国五车型,导致现在出现压库的情况,所以意见才会比较大。”CEO说。

这一说法在位于杭州的某长安福特4S店销售经理的口中得到了证实,面对切换期带来的影响,这位销售经理回答:“其实也还好,目前店内车辆全部为国六车型,实际上对销售状况没有任何影响。”

一位河南郑州的一汽红旗经销商称,国五国六切换对店内销售几乎没有影响,厂家早在3月份就已经上了国六车型,国五车型目前已基本清空,而客户对国五国六切换并没有感觉,也没有客户在买车时提出特别要求。

虽然距离北京实行国六标准还有较长的一段缓冲期,但不少经销商早已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现在基本上没有什么库存,等到6、7月份就会开始国六车型的销售。”一位北京广汽本田4S店的销售顾问告诉记者,由于没有库存压力,也就没有任何针对清国五库存车的优惠活动。

而位于北京亦庄的一汽丰田4S店也给出了类似的答复,称仅是剩余个别国五车型会比国六有3000-6000元的优惠。

相比之下,部分自主品牌的准备并没有合资与豪华品牌那么充分,但也没有表达出过多担心。北京一家 宝骏4S店表示没有因此受到太大影响,连询问国六车型的客户都不是很多,由于北京实施时间较晚,甚至目前手里都没有国六的车型可以提供。

“目前各家经销商正在对切换期的影响进行观望,不过对于懂车的人来说,现在是买国五车的好时机,对于不懂车的人而言就是销售国六的好时机”。北京一家吉利经销商说。

另一家拥有众多品牌的全国性经销商集团负责人接受汽车商业评论采访时直接把他们的库存表发了过来,“我这都是我们的真实数据,你自己看,有的店到月底国五车就没了,有的剩零星几台,没有压力。”如上表,应采访对象要求隐去品牌名。

该负责人坦言,主流品牌的出货量都是可控的,上汽大众4、5月份已经有大量国六在放了,东本、广本、广丰这些厂商两、三年前就已经做好技术和供应链的准备,“它们从6月1日开始就没有国五了,都是国六了”。

他认为因为今年车市不好,所以国五才被拿出来炒作。在他看来,比较糟糕的是技术更新相对滞后的部分自主品牌。而大部分经销商在4月份就已经在安排国五清库的计划,并且谨慎提车,“这边的节奏在5月底只能剩下一个月销量的30%左右,这样6月份上半月差不多就能卖完了。” 

但不是所有的情况都这么乐观。在采访江西一家自主品牌领军企业4S店负责人时他告诉记者,目前店内国五国六车型的库存比例为8:2,并且优惠力度很大,几乎亏本在卖,“对经营情况影响巨大,量和利双降”。

山东某自主品牌连锁经销商则更为沮丧。“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消化掉国五库存根本不可能。”他表示,目前下属两家店内的国五车型有近200辆,按照以往销量速度,即便到7月1日还会有100多辆的剩余。

“现在已经亏本在卖了,但是国六即将实施,消费者的态度也愈发谨慎了。”他无奈地说,现在消化库存已经是难上加难,正在想其他的解决方案。

记者采访了吉利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洪生,他表示:“吉利已经提做好在实施国六标准的省市的市场切换的部署工作,同时也在加速部分地区国五车型的清库速度,确保切换工作顺利推进。”

在问及国五车型的库存情况以及占比时,陈洪生并没有给出明确答复,仅表示吉利是中国品牌中率先全系推出国六车型的车企,会积极响应国家节能减排的政策要求。目前国六车型的市场切换工作正按照既定的部署和节奏有序推进,经销商的库存处于健康水平。

3、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实际上,车企每年都会提前制定下一年的产销量计划,如果产量计划做得比较高,那么相应的国五车型的占比也就会相对较高,有可能造成的库存积压以及经销商无法消化的问题。

但车企需要对外界有一个合理的说法,“切换期”也就成了最好的理由。某头部合资车企内部人士告诉汽车商业评论:“部分车企之所以把问题归咎于是国五国六切换的问题,完全是在为车卖不出去找一个借口。”

“因为2018年底制定的销量计划以及供应商供应排产等诸多因素,导致目前国五库存情况并不乐观。”另一家市场形势不太好的自主品牌负责人表示,对他们而言,大量切换国六车型是有一定的困难的。而且,有着相同境遇的自主品牌并不是只有他们一家,甚至有些非主流的合资品牌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境。

以上两种截然不同的厂家表态基本能说明真实情况——不同车企境遇不同,从我们采访到的来看,前者占比较大,后者属于少数。

东风日产、上汽大众、一汽红旗、上汽大通等这样的企业在两、三个月前甚至更早就已经开始了切换期的部署。

目前,东风日产已100%的完成了切换工作,3月起就已经全面开始产销国六b车型。在工信部首批通过国六b审核的车型名单中,东风日产旗下车型占比约50%。包括轩逸、天籁、奇骏、逍客、楼兰等主销车型均已得到国六b认证,在所有合资品牌的国六b车型中,东风日产的车型数量占14.3%。

自主品牌也有行动非常早的。采访中,一位一汽红旗区域销售负责人表示,4月批发的红旗车型就已经是国六标准,而且厂家备货充足,经销商手里的国五库存不多,压力不大。而他所负责的区域将在今年7月1日开始限制国五车型的销售。为此,河南、天津、山西地区正在积极应对,但没有出现大幅降价清库的情况,可以顺利完成过渡。

“目前国五车型的库存只有一个月左右的销量。G50从3月份就开始销售国六产品了。”上汽大通内部人士表示,上汽大通没有网传的大幅降价清国五的现象,到7月1日,上汽大通所有产品线都会有国六车型在售。

4、冷静看待,不以偏概全

虽然西南地区没有明确表示国六具体的实施日期,但不代表消费者没有买国六车的需求。

来自昆明的斯柯达明锐车主黄先生5月28日刚刚完成新车上牌,他从车管所获悉,当地将于2020年7月1日停止对国五车型的销售以及上牌。

此前,黄先生原本想直接购买国六标准的车型,但当地斯柯达4S店给他的答复是大众不给西南偏远地区供国六车,只有一线城市才供。他表示:“店里的现车都是国五的,销售的意思是即便现在他们订车,来什么车是不受他们控制的,他们只能提要求,不一定会被采纳。”

再加上国五和国六车型的价格相差5000到6000元,“而且国六性能还下降了,百公里加速慢1秒,销售顾问也说不如买国五。”黄先生认为,如此算来买国六车型就更不划算了。

不难看出,一些销量较差或升级动作迟缓的车企和经销商才是这次切换期的主要受害者,如果没有国五国六切换,这些厂家和经销商也是市场竞争的弱势方,近几个月的“切换期阵痛”与切换其实没有太直接的关系。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