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汽车: 还有未来吗?

蔚来汽车一开始是以天子骄子的形象登场的,从得到京东、腾讯等IT巨头和明星级别的VC团队加持开始,到长安街停车,到自燃事件频发,到股价跳水……

SMM网讯:蔚来汽车一开始是以天子骄子的形象登场的,从得到京东、腾讯等IT巨头和明星级别的VC团队加持开始,到长安街停车,到自燃事件频发,到股价跳水,到频频裁员,到网上流传“自导自演一万台汽车交付”。 该公司在3月5日发布2018年财报,收入为49.5亿元人民币,净亏损为96.4亿元人民币,较2017年扩大92%,三年亏损超过百亿,平均售出每一辆车就要扛起逾80万元亏损。如果IT公司想证明“有钱和互联网思维就能搞定一切”,我想目前至少汽车领域是个例外。蔚来究竟能比“PPT造车”被梦想窒息而死的乐视走得多远呢?蔚来汽车到底有没有未来?蔚来汽车的股价还会跌吗?

营销

该公司的营销策略是着力宣传其致力于把“互联网服务”这种重视用户体验的概念融入汽车中,然而在传统行业注重的可靠性上并没有太多着墨。汽车自诞生以来,经过了一个多世纪的发展。而对于大众所使用的汽车来说,贯穿其历史发展脉络的是在对性能的更高追求上的可靠性和安全性。这也注定了汽车行业是一个需要工业技术积累的行业。蔚来极力宣传的位于德国的慕尼黑设计中心,但是没有特别指出其中的区别,慕尼黑主要负责外观、内饰和人机交互,而工程开发和具体实施在上海。这给人很大的误导,消费者没有仔细研究的话,会认为是由德国方面负责汽车机械工程这些方面。

还有就是,该公司历来重点宣传其“社群服务”“流量思维”“蔚来生态”,而不是其汽车的可靠性和安全性,该公司从来没有明确公开其碰撞测试分数。日前发生过一起蔚来ES8在广州冲撞路灯柱的事故,其车头严重损毁,车内安全气囊却并未弹出。总所周知,ES8是一款主打家庭市场的七座SUV,如果一款面向家庭的汽车在安全性上如此令人怀疑,可以预料到的是,在“互联网汽车”的噱头过去,其目标消费者将会更加谨慎地去选择这款产品,因为家庭汽车的目标客户会把安全性放在首位,其销售将受到影响。事实上,或许市场表现可以解释一些。2019年1月、2月,蔚来仅向用户交付了1805和811台蔚来ES8,第一季度的销售预期调整至3500辆-3800辆。与2018年四季度的7980辆相比,下降了有50%以上。而2018年最后两个月,ES8的产能已经爬坡到3000辆以上。交付量低于产能规模,这也就说明,蔚来ES8订单可能没有太多。

该公司在营销方面开销非常大,但是这些投入能否转化为收入受到质疑。每年的NIO Day 设计成本数千万人民币,邀请车主打飞的、住五星级酒店、听 Imagine Dragons演唱会、在租金最昂贵的地段开设 NIO House……而NIO House像苹果致敬的意味非常浓。他们的门店如图示:

技术

蔚来在技术研发上投入不算少,对于一个新的车企需要的技术积累来说,但是还远远不够。自2016年至2018年9月,该公司累计投入研发55.27亿元,其中40.6%为研发人员薪酬开支;2017年支出为26亿元,排在中国整车厂的第九位。而被李斌在招股书中提到13次的特斯拉,过去一年的研发支出为14.7亿美元(约为人民币102亿),为蔚来的五倍。

知名独立车评人“38号美系性能控”在一篇16000字的文章《带你全面了解真实的蔚来ES8 》中也曾给出如此评价:“蔚来ES8这款车并不算是一款已经完成的产品,或者说是目前市面上少数可以被定义为没完工就上市的车。”

金融

该公司收益财报上表现可以用”惨烈“来形容,2018年第四季度,该公司营收34.356亿元,净亏损为35.030亿元,净亏损都以超过了营收数字;2018财年总收入为49.512亿元,汽车销售营收48.52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达到233.279亿元,同比增长208.5%。

与此同时,此前有媒体援引公开数据称,蔚来汽车在太古汇门店的投入约达到8000万人民币,北京东方广场的年租金也预计约在8000万人民币,推算起来,上海中心的年租金至少要达到上亿元人民币。不过蔚来汽车方面未对这些数字发表评论。

总结

蔚来汽车股价的未来,可能比现在还要低。难怪李斌说:“我们不愿意谈数字,谈数字容易自取其辱。”但是,不谈数字,说故事还能说多久呢?蔚来用户发展副总裁朱江说,“如果想深入了解蔚来,也不用非得关注车,多看蔚来 app 就够了。”或许,不断下跌的股价反应了一个简单的事实,蔚来的失败不是不够“互联网”,而是不够汽车。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