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M分析】赞比亚总统执意税改 成本大增半数以上铜矿企面临亏损

来源:SMM

赞比亚总统Edgar Lungu周五称,尽管面临一些矿业公司的反对,他仍坚持进行税务改革即采用不可退还销售税替代此前的增值税。但行业人士批评称,该国政府此举将阻碍新的投资,并且对铜产量产生影响,同时今年将有一半以上铜矿山亏损,数千矿工面临失业危险。所以多家矿企包括嘉能可和韦丹塔均表示将减少公司在赞比亚的业务。

SMM5月20日讯:据外电5月17日消息,赞比亚总统Edgar Lungu周五称,尽管面临一些矿业公司的反对,他仍坚持进行税务改革即采用不可退还销售税替代此前的增值税。

赞比亚原计划自今年4月开始实施该新税制,但已推迟至7月开始执行。

这次税制改革也可以使赞比亚政府的从矿业中获得更大收益,以应对不断膨胀的债务。此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曾多次警告称,赞比亚正面临债务高企和外汇储备减少的问题。

但行业人士批评称,该国政府此举将阻碍新的投资,并且对铜产量产生影响。

今年1月赞比亚已经实行了新的矿业税,要求当地进口的铜精矿要征加5%的关税,此举旨在保证本国在自然资源方面的利益,但是这引发了行业游说团体的警告,称这这一举措或将使半数以上的矿山无法盈利。此外,官方称如果铜价超过7500美元和9000美元,则该税率将分别上升至8.5%和10.0%。

SMM此前分析表示,赞比亚出台新税政策要求当地进口的铜精矿要征加5%的关税,此举对于当地的粗铜冶炼厂来讲造成了成本的大幅抬升。赞比亚矿山商会(ZCM, Zambia Chamber of Mines)就曾表示,随着政府提高税率,今年将有一半以上铜矿山亏损,数千矿工面临失业危险。

此后赞比亚政府针对矿企采取一系列的举措。

5月17日,赞比亚要求嘉能可(Glencore Plc)将Mopani铜矿的两座铜矿竖井的控制权交给当地承包商,之前嘉能可位于赞比亚的子公司已经计划关闭这两座竖井。

5月20日,赞比亚总统Edgar Lungu威胁称要分拆嘉能可和韦丹塔(Vedanta)在赞比亚的铜矿业务。这两家公司也予以回击,均表示将减少公司在赞比亚的业务。

这些举动表明由于赞比亚在今年内接连实行新的矿业税,目前海外矿企与赞比亚政府之间的关系在逐步趋于紧张。

赞比亚作为非洲地区第二大铜生产国,其在各大矿企的全球版图中都占有重要的地位。

嘉能可在非洲有三个主要的铜矿场,分别是Katanga,Mutanda和Mopani矿场,前两个位于刚果,后一个就位于赞比亚。今年第一季度三个矿场的铜总产量为95.3万吨,较去年同期的92.9万吨上涨3%。》嘉能可Q1财报

韦丹塔(Vedanta)拥有多数股权的Konkola Copper Mines在赞比亚拥有三个矿场,分别是Nchanga,Konkola和Nkana矿场,但是在赞比亚对铜精矿开征进口关税后,公司就暂停了位于赞比亚的Nchanga铜矿的运营。韦丹塔涉足赞比亚已久,自2004年以来,韦丹塔已经在赞比亚投资了30多亿美元,如果赞比亚持续加压,或将对韦丹塔在赞比亚的业务运营造成严重影响。

第一量子(First Quantum)在赞比亚的涉足不少于前两者,旗下在赞比亚有两个铜矿,为Sentinel和Kansanshi铜矿,其中Sentinel铜矿在今年第一季度的产量为57716吨,较去年同期增长15%,创下了记录。所以赞比亚推行的矿业税对第一量子的影响也不容忽视。》第一量子Q1财报

加拿大巴里克黄金公司(Barrick Gold Corp)旗下位于赞比亚Lumwana铜矿今年第一季度的铜产量也同比增长了27%至61万磅(约为277吨)》巴克里黄金Q1财报


》【投资必看】贸易摩擦消息满天飞 金属飞流直下 如何乱中取胜?

》点击进入报名页面

扫描二维码,申请加入SMM金属交流群,请注明公司+姓名+主营业务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