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超预期的关键推手:一季度净出口为何大增?

SMM网讯:2019年1季度GDP同比增速6.4%,与18年4季度持平,高于此前市场普遍预期的6.3%-6.4%。GDP同比增速能够稳定在6.4%,依靠的是什么?从需求端的“三驾马车”来看,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同比增速的拉动从前值4.6%进一步下降至4.17%,资本形成总额的拉动也从前值1.3%进一步下降至0.77%,唯独货物和服务净出口的拉动从前值0.5%大幅上升至1.46%。

对于净出口而言,能够拉动1.46个百分点的经济增长,贡献率达到22.8%,是一个很强劲的数据。首先,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罕见地超过了投资;其次,创下了15年以来的次高记录,仅次于17年4季度。

净出口为何大增?得益于出口升、而进口降。19年1季度,出口增长1.4%,增速较去年全年下降8.48个百分点。尽管如此,出口的表现仍远好于进口:进口下降4.8%,增速较去年全年下降20.64个百分点。受此影响,19年1季度,中国实现贸易顺差763.1亿美元,同比增速达到70.14%。

一般来说,进口多少取决于内需强弱。19年1季度,内需总体回暖,进口增速却大幅回落,这一背离的原因何在?原因1:房地产和基建投资虽然回暖,但边际进口倾向较低。原因2:消费虽然边际改善,但消费品的进口占比较低。原因3:制造业投资回落是进口大幅下降的主因。

综上,一季度进口大幅下降与内需总体回暖并不矛盾。如果进口继续下降,那么在出口大概率保持低位增长的情况下,贸易顺差(净出口)仍有可能继续扩大,而非收窄。贸易顺差扩大,在短期内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仍然存在,并对减速的投资和消费形成托底,而长期影响偏消极。

本周专题:经济超预期的关键推手:一季度净出口为何大增?

净出口是一季度经济超预期的重要因素。19年1季度GDP同比增速6.4%,与18年4季度持平,高于此前市场普遍预期的6.3%-6.4%。GDP同比增速能够稳定在6.4%,依靠的是什么?从需求端的“三驾马车”来看,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同比增速的拉动从前值4.6%进一步下降至4.17%,资本形成总额的拉动也从前值1.3%进一步下降至0.77%,唯独货物和服务净出口的拉动从前值0.5%大幅上升至1.46%。

如果转化为贡献率,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同比增速的贡献率下降6.5个百分点至65.1%,资本形成总额的贡献率下降8.3个百分点至12.1%,而货物和服务净出口的贡献率上升14.8个百分点至22.8%。要知道,净出口的贡献率在18年四个季度分别为:-9.1%、-10.7%、-9.7%、8.0%。也就说,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从负向拖累转为正向拉动。

对于净出口而言,能够拉动1.46个百分点的经济增长,贡献率达到22.8%,是一个很强劲的数据。首先,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罕见地超过了投资,19年1季度投资仅拉动GDP同比增长0.77个百分点,贡献率12.1%。其次,创下了15年以来的次高记录,仅次于17年4季度。17年4季度,净出口也出现大幅改善,且改善程度高于消费和投资增速的下滑幅度,才带来了总体GDP的小幅改善。

总之,“三驾马车”中,在消费和投资继续减速的情况下,净出口强势逆袭,成为一季度经济超预期的不可轻视的因素。

 

净出口为何大增?得益于出口升、而进口降。19年1季度,出口增长1.4%(以美元计价,下同),增速较去年全年下降8.48个百分点。尽管如此,出口的表现仍远好于进口:进口下降4.8%,增速较去年全年下降20.64个百分点。受此影响,19年1季度,中国实现贸易顺差763.1亿美元,同比增速达到70.14%。

1、出口:“亡羊尚可补牢”

对美出口有“缺口”,但非美出口尚且“可补”。中国的贸易伙伴是多元化的,主要包括欧盟、美国、东盟和日本等,近年来与“一带一路”国家的贸易合作也成为拉动贸易发展的新动力。按照最新的贸易份额,欧盟继续保持第一大贸易伙伴的位置,贸易总值占比15.8%,其次是东盟(13.3%)、美国(11.6%)、日本(7.2%)以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计28.6%)。19年1季度,受关税壁垒影响,中国对美国出口同比下降8.8%;但好在中国对其他主要贸易伙伴及“一带一路”国家出口普遍保持增长,对整个非美出口实现了3.7%的增长,从而对中美之间的“缺口”形成“填补”,支撑起整个出口增长1.4%而不至于失速下跌。

 

2、进口:普遍下降

自美进口同比大幅下降。19年1季度,中国自美进口同比下降31.8%,由于进口降幅远大于出口,对美贸易顺差626.56亿美元,同比增长7.57%。可以说,出口表现好于进口、贸易顺差继续扩大,并不符合市场此前的一致预期。18年中美贸易摩擦发生后,多数观点认为,贸易顺差将有所收窄:1)出口方面,关税壁垒上升,对美出口明显下降;2)进口方面,贸易摩擦的缘由之一是中国对美国有巨大顺差,美方贸易谈判的诉求之一也是扩大美国对中国出口。为了缓和争端,中国很可能加大对从美国进口,减少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可是从19年1季度来看,中国自美国进口反而大幅下降。

 

事实上,进口下降具有普遍性。环顾全球,中国不但自美国进口大降,自主要贸易伙伴进口普遍下降。根据海关总署数据,19年1季度中国对欧盟成员国中的德国、荷兰、英国、意大利等进口下降,对东盟成员国中的越南、泰国、新加坡、印尼、菲律宾等进口下降,对日本、韩国、台湾、印度等都出现了明显的进口下降情况。总体上,19年1季度中国对非美出口增长3.7%,自非美进口下降2.3%,中国对非美贸易差额从18年1季度的逆差133.94亿美元增长为19年1季度的顺差136.54亿美元,贡献了全部贸易顺差增幅的86.6%。

 

 

一般来说,进口多少取决于内需强弱。19年1季度,内需总体回暖,进口增速却大幅回落,这一背离的原因何在?

从不同的需求观察:

 

原因1:房地产和基建投资虽然回暖,但边际进口倾向较低。19年1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增长6.3%,较18年全年增速5.9%回升0.4个百分点。三大领域中,制造业投资延续回落,仅增长4.6%,较18年全年增速大幅下降4.9个百分点;而房地产和基建投资均有回升,分别增长11.8%和2.95%,较18年全年增速回升2.3和1.2个百分。特别是房地产投资,在往年停缓建项目的“复工潮”下,施工进度加快,推升建安工程投资快速回升。

然而,房地产投资的边际进口倾向较低。一方面,土地购置费不构成GDP,对进口的拉动作用趋无。尽管随着土地成交降温,土地购置费增速已经回落,但19年1季度土地购置费6931.64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706.12亿元,仍然贡献了房地产开发投资总增长的68%,剩余部分仅有28%由建安工程投资贡献。另一方面,建安工程投资对进口的拉动也较小。19年1季度,国内市场的钢材和水泥产量大增,同比增长分别为10.8%和9.4%,与同比增长11.8%的房地产开发投资相一致,共同达到近两年来的最高水平。反观进口市场,19年1季度铁矿砂及其精矿进口数量同比下降3.5%,钢材进口数量同比下降16.1%,钢铁管材及空心异形材前2个月同比下降16.4%。

 

原因2:消费虽然边际改善,但消费品的进口占比较低。19年1季度,社零同比增长8.3%,虽然仍低于18年全年水平,但社零单月增速从18年12月至今已经持续改善4个月。不过,中国的进口结构一直以中间品为主,消费品占比较低,这也意味着消费改善对进口增长的拉动作用有限。根据《中国进口发展报告》,中间品占比约75%,资本品进口占比约14%,消费品占比约6%。与欧、美、日15%-25%的水平相比,消费品进口占比明显偏低。

 

原因3:制造业投资回落是进口大幅下降的主因。三大领域中,制造业是对进口影响最大的部门。制造业的边际进口倾向高于地产和基建,工业品进口占比也高于消费品。从根本上说,制造业是可贸易部门,制造业部门的产品成为商品之后可以在国内外进行大规模的流通和交易,而前述的房地产、基建、消费,都是不可贸易部门。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过去一年,进口增长的一个重要支撑来自制造业部门的需求。而进入新的一年,制造业投资回落趋势已现,19年1季度同比增长4.6%,较去年全年增速大幅下降4.9个百分点,反过来成为进口下降的主因。

18年制造业回升集中于两类行业,带动两类产品进口增长。1)第一类是供给侧改革和环保影响较大的行业,包括钢铁、有色、化工、废弃资源利用业等中上游领域。这类行业过去两年有较为可观的利润改善,加上有环保设备投入增加的需求,带动生产设备和环保设备进口增长。2)第二类是装备制造业和高技术制造业,包括专用设备制造、通用设备制造、电气机械及设备制造、医药制造等高端领域。这类行业有设备升级换代的需求,且具有国家政策支持,带动机电产品和高新技术产品进口增长

进入19年,以上两类制造业投资均现疲态。首先是第一类行业,企业利润增速已经放缓,扩张意愿降低,因而设备进口需求降低。其次是第二类行业,在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高端制造业领域的投资开始减速。19年1季度,金属制品业进口增长2.7%,增速较去年全年下降12.7个百分点;专用设备制造业进口增长9.3%,下降6.1个百分点;通用设备制造业进口增长6.8%,下降1.8个百分点;受挫最严重的是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进口下降3.1%,下降16.5个百分点。受此影响,机电产品和高新技术产品进口增速在19年初出现滑坡。

 

综上,一季度进口大幅下降与内需总体回暖之间并不矛盾。从不同需求看,一季度进口下降的原因有三点:1)房地产和基建投资虽然回暖,但边际进口倾向较低;2)消费虽然边际改善,但消费品的进口占比较低;3)制造业投资是影响进口的重要部门,制造业投资回落是导致进口下降的主因,尤其是高端制造业投资减速使得机电产品和高新技术产品进口增速出现滑坡。稳进口首先要稳制造业。

如果进口继续下降,那么在出口大概率保持低位增长的情况下,贸易顺差(净出口)仍有可能继续扩大,而非收窄。贸易顺差扩大的影响可以从两个方面考虑,短期内,意味着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仍然存在,并对减速的投资和消费形成托底;长期内,进口下降的影响是偏消极的。由于国内对原材料、机械设备、高新技术产品等的进口需求,不仅弥补了国内经济建设的资源和技术上的不足,而且为产业结构升级创造了便捷的条件。另外,如果减少进口(尤其是减少高新技术产品进口),一个潜在的影响是推升通胀。为了弥补相关产品缺口,必须加大研发和生产,会提高生产的边际成本;在缺乏进口市场的有力竞争之下,产品的利润率也将随之上升,这些变化在长期内将推升通胀。

声明: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原创内容。来源非上海有色网的文章,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