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敬伟:终结石油美元 沙特投放的烟幕弹

SMM网讯:沙特要终结石油美元?向美国说不的沙特与其说是威胁美国,还不如说是无奈投放的一颗烟幕弹。

4月4日,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通过“NOPEC”法案,直接对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说NO。简言之,这个法案允许美国企业对OPEC发起反垄断诉讼,并禁止一切外国组织合谋操纵化石燃料价格。如果这一法案被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生效,OPEC可能因为垄断被拆分,那将是全球原油市场飞出的巨大“黑天鹅”。OPEC给全球原油市场提供了约三成的产量,这一机构被美国瓦解,这个组织的成员国利益都将受到损害。沙特是OPEC老大,原油产量占了全球10%。因而,“NOPEC”法案带给沙特的伤害更大。

以沙特为首的OPEC,经历了金融危机时代近十年的油价低迷(最低时刻跌至20美元/桶),经过不断博弈、协调,OPEC国家实行减产和限产政策,原油价格才渐趋好转,维持在60美元~70美元/桶。OPEC度过漫长的凛冬迎来油价复苏上涨的春天,美国开始对OPEC说不,让沙特难以忍受。沙特威胁终结石油美元,是给美国警告,也是向美国示威——沙特主导的OPEC手中有制衡美国的王牌。

石油美元,是美国霸权的体现,也是以沙特为首的OPEC国家因油致富的保障。因此,石油美元是美国霸权和OPEC分肥的象征,形成双方利益分肥共同体。由此,也延伸至地缘政治层面,促使美国和沙特等海湾国家结盟,构筑美国中东战略的根基。

OEPC是沙特维持中东大国和石油富国的生命线,也是维持美元作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基础。美国的“NOPEC”法案,在沙特看来不仅动摇了沙特国本,而且美国有过河拆桥之嫌,属于“损人不利己”。

二战后美国成为全球超级大国。美元和黄金挂钩,使美元等于黄金,但随着其他国家大量买进黄金,美元“金本位”不可持续。无奈之下,尼克松时代宣布美元脱离金本位。为了继续维系美元全球储备货币地位,石油替代黄金成为上世纪70年代的抉择。美元和石油成为美国和沙特结盟的纽带。美国保护沙特油田,沙特出口石油仅以美元定价。随后,美元定价石油延伸至OPEC,石油美元由此形成。

石油美元,让沙特等OPEC国家成为石油富国,美国则通过石油美元控制住了中东石油。正因为如此,从两伊战争到伊拉克战争再到中东反恐,美国的中东战略一直被观察家们视为控制中东石油。中东石油和美元霸权,成为维持美国全球超级大国地位的有力凭借。值得一提的是,全球其他大国,无论欧洲还是日本和中国,由于原油消费巨量,必须储备更多的美元从中东进口石油,由此形成了中日两个石油消费大国也拥有世界上更多的美元储备。这不仅强化了美元的全球储备货币地位,而且也成为美国制衡其他大国的手段。目前,石油美元累计规模超过4万亿美元。有此托底,美国可以较低利率向全球举债,也可在危机时期通过量化宽松的方式印刷钞 票,将风险外溢。

特朗普为了刺激本国经济增长,不仅要求美联储停止加息缩表进程,而且要求继续量化宽松。美国强大的国力,是靠石油美元等支撑的。

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美国页岩油技术发展较快,而且美国也成了原油出口国。在此情势下,美国和OPEC也就有了竞争关系。危机期间的原油价格猛跌,有分析认为这是美国全球石油战略的一部分。一方面是以低油价让俄罗斯、委内瑞拉等敌对产油国陷入财政和金融危机,另一方面则是给OPEC国家带来压力——强调美国不仅有石油霸权而且可以控制全球油市。

美国“NOPEC”法案,似乎坐实了美国和OPEC的矛盾。不过,由于沙特和美国的特殊同盟关系,沙特对美国的直接投资接近1万亿美元,持有美国国债1600亿美元。而且,在反伊和叙利亚内战中,美国也急需沙特支持。因此,这个所谓的“NOPEC”法案,到了特朗普那里就会夭折。当然,沙特终结石油美元,也只能是投放的烟幕弹,因为这不符合本国利益。

长期看,石油美元的垄断或霸权地位也不可能持久下去,OPEC采取多元化的出口石油定价策略符合自身利益。石油人民币也许是不错的选择。

声明: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原创内容。来源非上海有色网的文章,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