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属专题

SMM高端访谈

与行业大佬面对面,分享企业运营经验,共探行业发展现状,发掘未来机遇!

SMM高端访谈

【嘉宾访谈】锌加工费创新高未来供应如何、铅锌库存低传递什么信号、环保技改对企业影响多大?

来源:SMM

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锌精矿加工费自3000元/吨附近快速飙升至当前6500元/吨及以上的水平,进口锌精矿加工费亦走高至240美元/干吨附近,后续加工费走势如何?高加工费对生产有怎样的影响?铅锌库存处于较低水平是否对价格形成支撑?环保压力、技术提升对生产型企业有怎样的影响?在由SMM主办的2019(第十四届)上海铅锌峰会上,香港交易与结算所集团市场发展科/大宗商品部副总裁石磊针对以上问题对现场4位特约嘉宾进行了访谈。


访谈嘉宾:

郴州湘金有色金属有限公司铅事业部总经理 陈仁琪

云南昊龙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锁芳

株洲冶炼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经营管理部副部长 王海波

云南振兴实业集团进出口有限公司国际贸易部主管/市场分析师 马宏健


访谈内容:

石磊:近日泰克资源与韩国锌业达成的今年长单锌精矿加工费为245美元/吨,创下了近4年的新高。国内的锌精矿加工费也达到了6000元/吨,甚至个别地方达到了7000元/吨。请各位嘉宾由此分析一下短期或长期内加工费的走势,以及对于产能的影响。 

 

》点击查看SMM独家历史价格数据

马宏健 :首先从锌的角度来分析,锌供应量实在太大,目前加工费处于历史高位,冶炼厂的利润也处在一个比较高的水平。我接触到了冶炼厂都表示这是一个十年难得一遇的赚钱机会。但这个时间究竟能持续多长取决于冶炼厂开工的情况。如果大规模的企业能够正常投产,我认为首先下游的价格会撑不住,然后近期云南市场也出现了加工费的松动,有的厂价格有往回走的趋势。铅目前仍处在上升区间,但我们在做贸易的过程中发现,铅矿的增量并不多,这主要是因为需求在下滑。所以铅矿供应如果增加的话,加工费也会上调。铅供应应该会在6、7月出现紧张,因为那时是越南、缅甸的雨季,会影响铅矿的供应。所以我们估算到那时才会出现好转。

锁芳:我认为近期的加工费已经是刷新十多年来的新高,这让我们做矿山的企业感觉比较难受,但在产业链里这也是正常的现象。如果锌价能够继续维持在22000元/吨以上,矿山是把自己一部分利润向下游环节转让了,我认为这也在情理之中。但是如果从国内的锌精矿的产量来看,2018年并没有大幅的增长,2019年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增长。所以加工费应该是受冶炼厂开工不足的影响,以及国际进口增量的影响,所以出现这么大的一个增长幅度。我认为这种现象会维系一段时间,今年加工费应该会有一些变动。

 

石磊:高加工费对生产有怎样的影响?我们有请株洲冶炼王海波副部长,株洲冶炼的产能中,锌是55万吨,铅是10万吨。并且锌和铅都是香港交易所集团的下属子公司伦敦金属交易所的注册品牌,在国际市场上可以卖到升水的价值,并且拥有可以去伦敦LME交割库做交割的资质。那我们有请王海波副部长做一些分析。

王海波:今年以来,锌的绝对加工费在8000元/吨以上的水平,相对而言呈历史高位。从矿山的角度来讲是利润分享。从供需面来讲,430万吨锌精矿产出的基本预期相对于去年来说不会有太大变化,保持一个相对稳定的态势。从锌的冶炼产能来讲,大概在550万吨左右,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还有一些冶炼厂因为政策或环保的原因进行限产或减产。这个现象还在持续,并没有一个明显的松动迹象。同时在进口矿方面,国外的benchmark比预期要低,预期是在270美元/吨—300美元/吨之间,但实际敲定是在245美元/吨。这说明市场对高价位加工费的预期还是存在的。所以年内加工费应该还是会处于高位,会因为供需和生产有一些小的调整,但是2019年加工费应该会维持在7000—8000元/吨。


石磊:这对精矿的供给会产生什么影响?精矿究竟是会非常短缺、区域性的短缺还是随着加工费的回落出现暂时的短缺?

王海波:国内各区域的锌精矿供给基本处于平衡,有一部分短缺是通过进口矿来弥补。但由于国外的消费也比较疲软,进口矿对于国内的冲击会比较大。而且现在几大贸易商也在不停的向国内走矿。

 

石磊:下面向湘金有色的陈仁琪总经理抛一个比较难的问题。昨晚的伦敦金属交易所的数据显示,锌的库存量是5万吨,铅的库存量是7.8万吨。与之相对应的上期所的锌库存量是5.7万吨,铅的库存量只有1.9万吨。如此高的加工费和如此低的交易所的显性库存对市场的格局以及价格的支撑有怎样的影响?未来的走势如何?

陈仁琪: 我认为铅的加工费已经压缩的很低,实体经济的企业已经在利润很低的情况下运营。目前正规的企业只能按照市场来走,在低价的情况下也要去追求市场份额,根据自己的产能来运营。因为实体经济和期货市场不同,实体经济就是在日复一日的生产过程中来打理自己的企业,所以目前企业还可以支撑。但是市场继续下行会造成企业的不太好营商环境,因为加工费在逐渐的下降,但成本却无法下降,甚至有些成本还在上升,包括人工、物流、资金成本。

 

石磊:那么这么低的库存对市场是带来信心的支撑,还是只是暂时的变化?

陈仁琪:我认为虽然需求量在减少,但市场应该还是看好的,因为这和国家政策息息相关。国家的政策导向对正规的实体经济企业来说是一个好的讯息,可以更好的规范市场。所以企业还是看好后期的发展。

 

石磊:这个问题想继续抛给马总。马总在上一个演讲中列了很多很有意思的图表,包括铅锌价格的关系图、比价。刚才我有提到交易所的显性库存是处于一个低位,这显然是一个提振市场信心的积极信号,您怎么看?

马宏健 :一般来说做金融交易的人,由于他们只能看到一些显性数据,所以他们是把库存数据和期货结构进行对比。期货的市场结构一般就预期了未来库存的走向。如果是contango结构,就预示着未来库存会上涨。如果是back结构的话,就预示着库存还会继续降低。所以针对目前市场的back结构,即使交易所的库存有一些上涨,但长期来说还是会下降。这是市场上的共识。

 

石磊:上海保税区拥有中国最多的隐形库存,最高时可达到70万吨。那么隐形库存会产生怎么样的影响?

马宏健 :我认为显性库存和隐性库存,存在一个“库存搬家”的现象。短期来看如果能够掌握机构的动向,并和他们保持一致,也可以进行一些操作。但是作为行业内的生产者,更重要的如何调配自身的生产来保持利润。我们企业更多的将库存量当做参考,会根据自身的节奏进行操作。我们也只是对价格的波动提出参考意见,更多是要保住自身的利润。

 

石磊:越来越多的环保压力、技术提升对生产型企业有怎样的影响?

锁芳:这几年环保、安全、行政许可三方面的压力对于矿山冶炼企业都是非常大的,而且这种态势一直没有改变。在这种态势下,企业必须跟上国家大的方向。仅仅在尾矿库环保和安全这两个方面,我们企业从2018年就投入了3亿元,造成每吨锌精矿的成本上涨950元左右。所以安全和环保对生产成本有非常大的影响。行政许可对于生产企业也造成很大的压力,因为云南省国土厅对于涉及到生态红线的企业要求很高,并且都只能办理两年的临时许可证。办 证的费用也是相当高,一个矿山的成本费用将近5亿元。

王海波:主要还是在环保方面。株洲冶炼集团从2017年开始搬迁项目,也正是因为国家环保政策和产能的整体转移。对于一个60年的老厂来说,这种搬迁转移消耗的资金量是大家预估不到的。而且搬迁转移以后,新厂的环保和质量要求都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我们现在实行的“废水零排放”在冶炼企业的投资中占比相当大。这种环保要求会越来越严格。所以冶炼厂在环保要求这方面还是感受到比较大的压力。

 

石磊:在LME注册的新的品牌有49个,其中14个品牌是来自中国。铅在LME的注册品牌有87个,其中17个是来自中国。那么冶炼企业应怎样应对价格的波动风险?

王海波:冶炼厂的生产周期大致在30天左右。现在有两种做法。一种是常规的现货采购销售,也有一些会进行现货对冲。这两种方式简单实用。也有冶炼厂进行跨期套利,赚取除了加工费之外的利润。

 

石磊:对于跨境贸易来说,还有一些价格风险、汇兑损益、税的风险,企业是如何应对的?

陈仁琪:汇兑风险存在两种形式。一种是在签订合同时就要将相关因素考虑到,这样就可以避免汇率的风险。另外是通过银行来锁定远期汇率,但这需要对市场有长期的判断。


扫描二维码,申请加入SMM金属交流群,请注明公司+姓名+主营业务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