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属专题

2019年第十四届上海铅锌峰会

汇聚铅锌行业热门话题、产业政策、基本面及趋势、前沿技术,期货新工具实现全方位企业风控,宏观视野观瞻全球宏观经济动态,明晰铅锌产业未来发展新思路!

2019年第十四届上海铅锌峰会

李士龙:再生铅原料、税收政策、回收体系建设、污染等问题亟待解决

来源:SMM
》行业动态  》期价研判  》宏观要闻  》终端行业 

近年来,尤其是从2018年到今年目前为止,随着全国性的环保督查,环保回头看和国务院关于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环保执法力度空前严厉,铅污染违法事件陆续曝光,导致我国政府部门和社会各界对废铅酸蓄电池回收和企业生产中的问题关注度不断提升,政府各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和措施,进一步从严规范废铅酸蓄电池回收利用和再生铅企业生产的全过程。在由上海有色 网主办的2019(第十四届)上海铅锌峰会上,中国再生资源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理事长、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再生金属分会副会长李士龙表示,这对我国再生铅产业的生产经营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但这对产业长期健康有序发展是件好事情。总体上,近两年来,再生铅产业仍然保持了平稳向上运行,产业结构处在深度调整期,中国再生铅产业规范发展成为大家的共识并取得了积极的进展。

再生铅产业综述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中国再生铅产量约280万吨,其中规模以上再生铅企业产量约210万吨,与2017年相比有新的涨幅。

中国再生铅产业的原料主要是废铅酸蓄电池,由于中国是《巴塞尔公约》签约国,禁止废铅酸蓄电池进口,因此再生铅的原料全部来自国内,据再生资源创新联盟调研分析,2018年我国铅酸蓄电池理论报废量约在900万吨左右。

从近两年看,我国再生铅产业整体运行较为平稳,价格稳中有升,企业多少有利润,随着环保生态建设的新要求,再生铅在政策走向和产业升级方面有积极进展。一方面,多个政府部门关注废铅酸蓄电池回收系统建设问题,正在研究相关方案和措施;另一方面,一批技改扩建,新建项目即将投产,生产能力得到进一步优化,铅酸蓄电池按4%税率征收消费税后,电池生产企业承受了较大压力,转而以落实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参与废铅酸蓄电池回收引发了再生铅企业与电池生产企业在回收领域的新一轮合作与布局。

再生铅产业特征分析

近年来(尤其是近两年),在政策和市场的双重影响下,再生铅产业持续加快产业结构调整,为了提高资源保障和控制能力,部分龙头企业加大投入,加快回收体系建设,部分小企业受制于环保、资金和技术,产量日益萎缩或转并。随着国家有关部门对环境污染犯罪加大执法力度,查处的非法处置废铅酸蓄电池的刑事案件明显增多,为该产业健康发展发挥了支撑和保驾护航作用。

据中国再生资源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调研统计,全国规模以上再生铅企业大约有30多家,这些企业大致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单一从事再生铅生产的企业,这是再生铅企业的主力军(新春兴);第二类是电池生产企业控股(南都、华铂)或自建的再生铅企业(天能);第三类是既从事原生铅冶炼也生产再生铅的企业(豫光、岷山)。

 

我国再生铅企业主要分布在河南、安徽、贵州、江西、河北、广东等地,2016年后江西、辽宁、福建、内蒙等地再生铅企业相继投资建厂,云南、广西、贵州新建项目较有特色(湿法冶炼)成为新兴产业集聚区。湖南郴州将是一个新型的再生铅活跃地区,该地区铅指标有16万公斤,大型国企将介入。

铅酸蓄电池消费领域,2017年中国汽车销量为2881万辆,摩托车销量为1710万辆,电动自行车产量为3320万辆。截止去年底,我国机动车保有量达3亿辆左右(其中汽车2亿辆),电动自行车保有量达2.6亿辆,电动三轮车6000万辆,中国铅酸蓄电池产量约21000万千伏安。由此可见,我国废铅酸蓄电池的回收量会不断增加(包括锂电池)。

 

目前,中国铅酸蓄电池作为铅的最大下游消费品仍有着很好的需求前景,我国是全球精铅第一大生产国和消费国,在铅资源供应逐步趋紧的情况下,由国内原生铅主导的资源产业结构将很快发生重大变化,再生铅将得到进一步发展。尤其在我国经济高速稳步发展的形势下,交通、制造业、通信、航空、新能源等领域,未来对铅酸蓄电池消费量会持续增长,再生铅市场前景和空间广阔。

再生铅发展的突出问题

我国再生铅企业的生产经营面临的突出问题仍然集中在两个老问题:一是原料问题,废铅酸电池流向缺乏监管,大量资源流入无环保设施的非法生产点,再生铅企业面临原料采购恶性竞争;二是,税收政策问题,在增值税即征即退30%的情况下,再生铅企业综合税负接近12%,税负十分沉重,正规合法企业(再生)经营困难。

除了回收原料和税收政策两个老问题外,还有其他几个需要关注的问题:

1、回收体系建设是再生铅产业的重要课题

回收无序一直是影响废铅酸蓄电池循环利用的重要问题,回收渠道混乱,三无商贩哄抬价格,不仅使回收过程对环境产生污染,而且大量资源流入了非法生产企业、正规的再生铅企业面临原料采购困难。目前,我国非法再生铅三无企业的数量远远超过合法的再生铅企业,直接导致税收损失百亿元以上,鉴于这种现状,大多数再生铅企业都希望摆脱原料采购受困的被动局面,在回收体系建设领域,抱团发展的意愿比较强烈,逐步推动上下游合作的探索。

2、铅酸蓄电池污染屡禁不止,国家和百姓高度关切

长期以来,由于回收体系不健康,加剧了铅污染事件频发,重金属污染了大片土地、农田、河水,成为涉及重金属污染环境安全监管的重点和难点。今年以来,环保协同公安加大打击力度,严厉处置了江西宜丰工业园,宁夏灵武循环园区,江苏南通破获5起非法废旧铅酸电池废液,山西打掉非法拆解、熔炼、销售铅锭的犯罪团伙。另外在安徽、河南、山东、河北、福建、甘肃等查处了类似的问题。事实上,为了规范废旧铅酸蓄电池回收处理,近些年国家相关部门陆续出台了多种政策措施,然而,目前废旧铅酸蓄电池回收行业的无序状况仍然比较严重。

3、铅蓄电池的现状谁来管

在我国影响再生铅(废旧铅酸蓄电池回收)健康有序发展的“症结”到底在哪里,有的说是回收体系问题,有的说是税收问题,也有的说法制打击力度不力问题;但不论怎么讲,尽快解决让正规合法企业成为主体是最关键问题。

李士龙认为,在我国产业发展中出现的问题没有解决不了的,只要政府部门之间下决心形成齐抓共管,主体责任明确,相关单位不搞单位独斗,齐心合力,是有能力铲除再生铅体外循环的“地下产业链”,对整个从事再生铅系统中的生产者、销售者、使用者、回收者的责任有规范性的要求,建立回收体系中人人有责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包括对民众就铅酸蓄电池的科普知识宣传,提高素质),是可以改变铅酸蓄电池回收体系中的混乱现状的。

再生铅产业发展新模式

1、园区化发展

近年来,中国再生铅产业向园区化方向发展速度加快,河南豫光金铅、湖北骆驼集团、江苏新春兴、河北尚上方、安徽华鑫、华铂集团、大华、浙江天能、河北松赫等一批大型再生铅企业已相继筹建再生铅园区,并引进下游铅蓄电池企业,在园区式产业集聚区形成再生铅闭合循环生产模式,为地方循环经济和再生利用发展发挥了重要支撑作用。

2、铅酸蓄电池与再生铝产业上下游联动

随着产业的深化和深层次合作的需求,联盟承担了产业上下游、政府与企业的桥梁作用,国家环保部批复的国家铅蓄电池回收试点委员会,去年底成立的京津冀电池环保产业联盟,覆盖了天能、超威、骆驼、风帆、豫光、新春兴、理士、东邦、金宇晟、松赫等企业,包括了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再生资源协会,电池协会,化学电源协会等国家行业组织。建立这样的机构框架,主要是可直接对接企业和市场现状,建立和完善废电池回收体系和运行机制,起到协调各方的独特作用。由于上述企业有的是上市公司、国有企业,在企业规模,技术装备,环境保护等方面具有较明显的优势,成为再生铅领域重要力量。

3、统一回收布局和产能规划

根据各地报废量及再生铅处理和回收产能进行统一布局规划。首先要摸清家底,全国各省回收的量和质相差较大;对不合规企业必须淘汰关停,减少企业数量,保证运行质量;强化废电池转移过程监管,对社会4S店、维修点、经销商、电池储存转移实行全过程监控,明确责任主体加强铅污染防治。

4、推动产业政策、环保政策与财税政策衔接

促进完善财税政策和环保监督机制,特别是解决废电池回收的税票问题,减轻企业负担,遏制国家财税流失,推动行业绿色可持续发展。

再生铅市场前景和空间广阔

在最后,李士龙表示,中国再生铅已开始着眼高起点、科技化、规模化、多元化、资本化的方向发展,做大做强做精中国再生铅产业的条件已经开始成熟,中国再生铅产业的发展潜力和空间广阔,做世界一流的再生铅企业,值得企业家们有信心!


扫描二维码,申请加入SMM金属交流群,请注明公司+姓名+主营业务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