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沃斯论坛进行时:国家副主席王岐山演讲备受期待

SMM网讯:在经历了贸易摩擦加剧、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冲击全球经济和投资者情绪的一年后,2019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于22日在瑞士如期召开。正如美国《福布斯》杂志所说,占世界经济总量50%的国家的领导人缺席也许是这次年会最大的缺憾,这其中包括了深陷政府“关门”危机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挣扎在脱欧漩涡中的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以及快被“黄背心”运动淹没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此背景下,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23日将在达沃斯发表的演说被外界广为期待。22日,王岐山在苏黎世对媒体表示,中国并没有打算“关门”,相反会打开大门,“中国希望与世界分享发展机遇”。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2日与达沃斯会场进行视频连线时也释放了积极信号,关于美中贸易战,他说“相信两国可以拥有光明的未来”,“但仍有许多艰苦工作要做”。

王岐山承诺“分享机遇”

达沃斯论坛22日正式开场,中国话题再次成为关注焦点。作为这次论坛的重要活动之一,王岐山将于23日应邀发表演讲。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也将出席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并在主题为“展望新兴市场发展”的论坛上发言。

“中国国家副主席承诺进一步开放市场”,瑞士《新苏黎世报》22日称,在前往世界经济论坛的途中,王岐山与瑞士联邦主席毛雷尔联合亮相苏黎世数字化商业对话,王岐山当场回答了一个听众最迫切想知道的问题,即如何谈判解决中美贸易争端。他承诺,中国并没有打算“关门”,相反是打开大门,“中国希望与世界分享发展机遇”。

王岐山还表示,创新在中国的优先事项中名列前茅,但与西方相比,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关于中国感兴趣的创新领域,他表示有航空航天技术、海洋技术和医疗技术等。毛雷尔表示,中国已经是全球经济强国,必将变得更加强大。瑞士愿意做中国公司走向欧洲其他国家的桥头堡。他表示将继续致力于执行瑞中自由贸易协定,该协定自2014年起实施,他还表示瑞士对进入中国金融市场非常感兴趣。

达沃斯论坛年会第一天,“推进‘一带一路’倡议:展望中国的万亿美元愿景”的专题论坛率先举办,受到与会者特别关注。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新加坡财长王瑞杰与来自中国的商界代表,共同讨论“一带一路”合作下,合作方所面临的债务风险、可持续发展的机遇,以及国际社会之间的合作。

除此之外,在北京时间24日将要举办的“中国经济战略展望”和“全球化4.0,中国在未来全球商务中的角色”这两场以中国为专题的论坛也格外引人注目。

焦虑的商界领袖关心什么

“达沃斯:强大的中国人”,德国《法兰克福汇报》22日报道称,1979年,中国代表团首次来到达沃斯,那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开始。坚定的改革者邓 小平,领导国家实施经济现代化进程和外交上的开放政策。自此以后,“中国人一直在达沃斯”。1986年,朱镕基率领中国代表团前来达沃斯,引起轰动。而最引起世界瞩目的,要数中国国家和党的领导人习近平于2017年在达沃斯年会致开幕词,重点是对全球化的承诺。如今中国已经成为达沃斯最主要的客人之一。

英国《金融时报》22日称,为世界经济增长贡献近1/3的中国经济,可能是达沃斯焦虑的商界领袖最关心的问题。中国副主席在达沃斯的演讲,预计将努力让全球商界领袖宽心,并阐释中国的改革情况。美国彭博新闻社22日称,中国4季度经济平缓减速以及去年12月份的稳定迹象,让投资者松了口气,他们一直担心出现更坏的情况。

法新社22日称,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成为全球经济最新的疑云,但在达沃斯,来自中国的代表很有信心。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周二在达沃斯表示,中国12月出口数据不十分令人鼓舞,但北京有很多空间可采取措施刺激经济增长,“中国经济是在放缓,但绝不是一场灾难”,他说中国的宏观政策是“非常负责任的”,中国过去40年避免了金融危机,“我们有一套自上而下的金融风险管理机制。如果出现任何系统风险,政府将介入减低风险”。现任职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金刻羽当天在论坛上表示:“我们现在看到的经济增速放缓,实际上是中国政府非常成功的去杠杆措施的结果。”

与此同时,外界对中国的发展仍然看好。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的数据分析认为,中国仍是全球第二大外资流入国以及外资流入最多的发展中经济体,但中美贸易关系的影响不容忽视。

蓬佩奥22日与达沃斯现场通过视频连线回答记者提问,除了中美贸易战外,他还回答了俄美关系的问题,称期待普京政府改变行为方式,无论是在克里米亚还是干涉美国内政方面。

英国《卫报》21日称,世界应该向中国道贺:其2009年用刺激计划拯救全球经济后,一直努力将中国企业债务管理在可控范围之内,遏制投机性购房,限制银行乱贷款。所有这些举措进行的同时,中国政府还在治理污染和腐败,每年实现1000万人脱贫。“但不幸的是,特朗普决意惩罚中国出口,时机再糟糕不过”。报道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可能将在论坛上警告:中国的命运将决定其他国家的道路,特朗普应该通过协商和合作解决分歧。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1日也报道称,在美国制裁政策不断加强的背景下,开放市场的概念成为达沃斯论坛重要议题之一。中国代表们将在达沃斯论坛上积极推广这一概念,也将努力保持与美国在贸易领域对话的积极意向。

新兴国家抢镜达沃斯

此次达沃斯年会适逢西方政治低迷时期。路 透社称,贸易纠纷、紧张的国际关系、英国脱欧,以及一些人担心可能使世界经济陷入衰退的增长放缓,均令人焦虑不安,这种情绪势必主导1月22日至25日的达沃斯论坛。“悲观主义情绪增加了”,瑞士《巴塞尔日报》22日称,世界的问题足够多,英国脱欧、中美贸易战等,让世界经济乌云密布,“世界需要更多合作和团结”。


美国《福布斯》杂志22日称,或许今年世界经济论坛的最显著特点是,占世界经济总量50%的国家的领导人缺席。特朗普、特雷莎·梅、马克龙以及印度总理莫迪等世界关键国家的领导人选择处理国内事务。这似乎在表明,本届年会的推动力部分来自经济民族主义回归,来自减轻内部压力的国内优先,国际事务只能排第二位。

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说,每个议题都是一项艰巨的挑战,只有通过合作才能解决,但美国总统特朗普坚决反对多边条约。巴西新总统也更喜欢打着民族主义旗号行事。而在欧洲,所有目光都集中在英国脱欧。意大利由民粹主义者统治,而“黄背心”运动还在法国延烧。中东仍然是一个火 药桶。

这或许可以解释,今年出席达沃斯年会的西方工业大国领袖,仅有日本首相安倍、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意大利总理孔蒂等屈指可数的几位。而新兴国家抢镜甚多,除了中国主题论坛外,还有“南亚战略展望”“中东战略展望”“对话埃塞俄比亚总理艾哈迈德 ”“对话越南总理阮春福”等主题论坛。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