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格控制神话

》行业动态 》期价研判 》宏观要闻 》终端行业

SMM网讯:如果放在更长的周期内观察,连政府都无法控制粮食价格。

人们往往相信价格可以控制,现实中到处是反面案例。

最近房子不好卖,有一个新闻是中介联合买家向卖家砍价。两年前,有媒体报道上涨的罪魁祸首是中介哄抬,当时不少业主出尔反尔,不断抬高价格,实际上那时候物业成交伴随着物价抬升,房价处在上升通道里,业主心态当然不太淡定,至于中介,他们不过是促进成交,哪方面强势他们就站在哪边,因为交易主动权掌握在强势一方,他们本无立场,也不会促进价格涨跌。

前些年都在骂中国钢铁企业,认为不团结造成铁矿石企业占了便宜,当时的普遍观点是,三大铁矿石企业利用优势地位,各个击破国内钢铁企业,获得超额利润。现在已经没人骂,因为我们发现铁矿石该降价还会降价,一点也不因为产能集中就有什么改变。当时国内钢厂需求旺盛,长协价远低于市场价,价格双轨制也到了变革期。

为了保护农业,保护农民生产积极性,政府会在农产品价格下跌的时候进场收储,收储价格往往高于市场价格,但是当收储几年之后,农产品价格还会继续走低,每年都有新产品面世,消费者还盯着政府巨额储存,感觉到堰塞湖随时都有可能倾泻而下。如果放在更长的周期内观察,连政府都无法控制粮食价格。

历史上,曾经发生一些控制大宗商品失败的惨例,中外都有。

胡雪岩曾试图通过大举收购生丝垄断生丝市场,从而控制价格,当时生丝也是非常容易变现的货物,胡雪岩从1881年开始囤积生丝,上海的一级生丝价格高涨,到1882年9月,每包生丝已经涨到17先令4便士,超过伦敦交易所的价格16先令3便士,到1883年胡雪岩无法继续囤积新丝,反而需要将旧丝拿到市场出售,最终价格崩溃,胡雪岩商业帝国崩盘。

尼尔森·邦克·亨特和他的兄弟威廉·赫伯特·亨特,靠着祖辈石油生意发家,1973年亨特家族已经购买了价值2000万美元的白银现货,并以每盎司2.9美元的成本购买了3500万盎司的白银期货,后来持续购买到1979年年底,亨特家族操纵了纽约商品交易所53%的白银期货合约和芝加哥交易委员会69%的白银期货合约,总共掌握着1.2亿盎司的现货和5000万盎司的期货,当时全球白银交易量也不过每年2000万盎司左右,亨特家族已经切断了白银流通的渠道。

亨特兄弟操纵白银期货,用的时间比胡雪岩更长,财力和杠杆更雄厚,计划更周全,而且白银和生丝相比还不容易坏。但是亨特兄弟找不到交易对手了,整个市场都不敢接手,加上政府警惕和调查,亨特兄弟亏得什么也没剩。

操纵大宗商品的难题是,随着价格上涨,会有新产品不断加入,很难完全控制。为了维持操控,需要借助杠杆,这个杠杆需要资金成本,需要借贷方信任,到后期很难持续下去。

即使没有杠杆,也无法持续下去,这是因为通过垄断将商品价格调高到一定高度后,不仅会吸引新进入者增加供给,更重要的是这些产品丧失了投资价值,丧失了比较优势,会被替代品替代,难以找到交易对手,最终只能烂在自己手里,或者低价处理。

扫描二维码,加入SMM金属交流群

声明: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原创内容。来源非上海有色网的文章,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