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赌失败负债200亿 坚瑞沃能步入退市边缘

SMM网讯:中国动力电池行业的产能非常大,甚至超过电动汽车的10倍需求都不止,由于看好新能源概念,资本投入规模非常大,从而导致了行业整体不赚钱,一些企业就会被淘汰出局。

两年前收购深圳沃特玛,曾使坚瑞沃能一举成为动力电池行业巨头。但是,自去年年底以来,沃特玛的母公司坚瑞沃能便陷入债务危机窘境,大规模的债务逾期导致公司及沃特玛大量银行账户被冻结、经营性资产被查封,人员流失严重,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如果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坚瑞沃能将可能面临被暂停上市甚至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今年虽然新能源汽车销量突破120万辆,但动力电池的业务都被行业排名前几位,比如宁德时代、国轩高科、比亚迪等巨头所瓜分。2017年,国内动力电池的生产厂家还有近150家,但今年据工信部公布的装机数据,有装机的企业大概就只有80家左右。而且,装机量排名前几位的企业已经占据了80%的市场份额,剩下70多家仅可以分食20%的市场份额。

强者恒强、弱者恒弱甚至出局的情况将进一步加速,特别是韩系动力电池厂商将卷土重来,以及特斯拉将自产“电芯”,这些消息将进一步加大整个动力电池行业的压力,市场“淘汰赛”会更加分明。

对赌失败 母公司受连累

作为国内最早成功研发磷酸铁锂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汽车启动电源、储能系统解决方案并率先实现规模化生产和批量应用的电池企业之一,2002年,沃特玛在深圳注册成立。沃特玛曾被业内称为国产锂电池的三强之一,也成为与比亚迪等齐头并进的动力电池生产企业。

正是因为拥有这些光环,在2016年,该公司以4.6倍的溢价、52亿元的价格,被主营消防行业的坚瑞沃能收购。坚瑞沃能原是一家消防器材公司,2010年9月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上市以来,公司经营规模一直不大,营收不足5亿元。2016年,正是国内新能源汽车行业突飞猛进、动力电池制造商发展潜力无限大的时候,坚瑞消防收购沃特玛,后更名为坚瑞沃能,实现从消防行业到新能源电池行业的转型。

李瑶是坚瑞沃能的大股东及负责人,也是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在坚瑞沃能收购沃特玛的交易中,李瑶作为业绩补偿义务人,对沃特玛的业绩做出了承诺:沃特玛2016年-2018年三年实现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0350万元、90900万元、151800 万元。然而,业绩承诺仅在2016年一年顺利完成。2017年,沃特玛扣非净利润88076.37万元,离承诺的业绩规模尚有一定距离;进入2018年,沃特玛经营更是急转直下,当年上半年,沃特玛实现营业收入31.58亿元,亏损17.25亿元。沃特玛的三季报更是表明,2018年度仍会继续大幅亏损。

按照《盈利预测承诺及补偿协议》和《盈利预测承诺及补偿协议之补充协议》,李瑶已经确认对赌失败,其对公司的补偿金额为52亿元的补偿上限,并同意使用其名下公司的股份和自有资金对坚瑞沃能进行补偿。目前,李瑶已以其对坚瑞沃能的5037.45万元债权进行了冲抵。

盲目扩张 导致债务缠身

2016年,新能源商用车行业爆出骗补之后,2017年,国内新能源商用车市场陷入萎靡,再加上政策对于新能源汽车补贴的申领有了新的标准,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坚瑞沃能的发展。2017年,虽然国内新能源汽车爆发式增长,但坚瑞沃能亏损严重,营业利润为-36.37亿元,较上年同期降低788.83%,实现归母公司净利润-36.84亿元。对于业绩亏损原因,坚瑞沃能称,是受国家新能源产业政策补贴调整、子公司沃特玛业务扩张增速过快、应收账款回款较慢、资金链紧张等综合因素的影响。去年前三季度,坚瑞沃能的营业收入同比减少58.88%,为35.4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9亿元,同比减少487%。

坚瑞沃能证券事务代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2018年第四季度的营收情况,需要等到审计结束之后,出具报告,才能够最终确认公司是不是资不抵债。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坚瑞沃能的负债总额已经超过200亿元,已到期债务就达到109.73亿元。坚瑞沃能预计在2019年4月26日进行年报披露。

其实,受国家新能源补贴的调整,2017年,动力电池行业利润普遍出现下滑。同时,上游整车企业的新能源补贴也受到国家政策的影响,而且周期较长,这样也会影响下游动力电池生产企业的回款周期。从各家发布的财报可以发现,目前整个动力电池生产企业的资金链都相对紧绷,应收账款增长迅速。沃特玛方面表示,公司采用了短贷长用的方式,更加剧了市场波动带来的影响。

破产重组 或许是条出路

就在坚瑞沃能可能面临被暂停上市甚至被终止上市的当下,债权人陕西凯瑞达公司又一纸诉状将坚瑞沃能推向法庭,凯瑞达委托律师已经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坚瑞沃能破产重整。坚瑞沃能应于2018年11月20日向凯瑞达公司付款30.75万元,逾期应向凯瑞达还清欠款总额530.75万元,但凯瑞达向坚瑞沃能发送催款函后,对方仍未付款。

对此,坚瑞沃能方面表示,根据公司目前自身的债务状况,公司不排除接受相关债权人向西安中院提起的破产重整申请。若公司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将对公司的恢复生产事项、引入战略投资者事项,乃至债务危机的化解均产生积极的影响。据了解,目前坚瑞沃能工厂的综合开工率只有3.35%。

坚瑞沃能证券事务代表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自去年7月复牌后,股价暴跌,出现债务危机,按照相关法律的规定,公司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确实不排除破产重组的可能。

该人士称,目前破产重整一事尚未取得实质性进展,西安中院只是收取了债权人申请公司破产重整的立案材料,是否能正式受理尚需取得相关部门的批准。

据了解,已有不少上市公司通过破产重整的方式“起死回生”,路径都是清算亏损资产,上市公司成为“净壳”,从而引入新资产,走上另外的发展道路。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动力电池行业的产能非常大,甚至超过电动汽车的10倍需求都不止,由于看好新能源概念,资本投入规模非常大,从而导致了行业整体不赚钱,一些企业就会被淘汰出局。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