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行业 >

31篇新闻

进入专题

【有色长文】深度揭密一个你不知道的“废铜”世界!政策、分类、分布体系、供需结构,干货满满!

》行业新闻 》终端新闻 》宏观新闻

SMM前言:受铜矿资源匮乏牵制,我国对海外进口铜精矿依存度很高,且近些年进口铜精矿占比始终维持维持高位,预计2018年为76.7%,同时进口电解铜占比接近30%。铜是重要的工业资源,在原料稀缺的情况下,废铜作为原料供给,在国家资源战略上具有重要意义。在环保趋严以及2019年“废七类”禁止进口正式落实,废铜的产业链迎来前所未有的挑战。SMM预计2019年废铜总供应量(不含新料)为201.6万吨,较2018年减少3万吨。

一、废铜在国家资源战略上的重要意义

中国是世界铜消费大国,但铜矿资源匮乏。且受益于前几年铜精矿TC/RC处于高位推动及国内提升电解铜端自给率需求,近两年中国冶炼产能进入投产高峰时期。目前全球铜冶炼新扩建项目基本集中在中国。

受铜矿资源匮乏牵制,我国对海外进口铜精矿依存度很高,近些年进口铜精矿占比一路攀升,预计2018年为76.7%,同时进口电解铜占比接近30%。铜是重要的工业资源,在原料稀缺的情况下,废铜作为原料供给,在国家资源战略上具有重要意义。

政策不断加码 进口废铜总量受到影响

废铜政策时间轴

2017年,中国进口废铜中52%左右来自于“七类”废铜。2018作为禁止进口“七类”废铜的前夜,2018年进口废铜总实物量减少36.7%。然而在“七类”废铜进口缩减的背后,“六类”废铜增加,进口废铜金属量并未有明显缩减。据SMM统计,2018年废铜进口金属量仅减少3万吨左右。2017年废铜进 口 平均铜品位在37%,2018年为52%左右。2019年将正式禁止“七类”废铜进口,预计将废铜进口金属量将进一步减少。

二、废铜在产业链上举足轻重

废铜作为冶炼及加工两个环节的原料,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在冶炼端作为铜精矿的原料替代品,据SMM调研统计有16-17%冶炼来自废铜; 在加工端作为电解铜的替代品, 8-10%铜材原料来自废料。

三、废铜的分类与供应体系

1)新废与旧废

废铜分为新废和旧废两部分,约各占国产废铜供给量的一半。

新废: 主要是在铜冶炼和铜加工及终端工业生产中产生的废料,多作为原料重新回炉生产,对市场流通废铜量影响很小,相比之下,国内流通的废铜多为来自终端的旧废。因此我们在统计国内废铜供给总量时仅考虑旧废部分。

旧废:已经流入到最终消费环节的含铜商品在报废后所收回的铜。

从各个终端分类来看,电力、家电、建筑占旧废总供给量的70%以上,是国内旧废的主要来源。

2)进口废铜与国产废铜

进口废铜占国内废铜供应的一半以上,对国内废铜供给起着重要作用。

自2013年中国海关发起“绿篱行动”以来,废铜进口量呈逐年下降趋势。铜价在2016年底大幅上涨,精废价差扩大,因此废铜需求增加,废铜供应在2017年反弹。2018年,由于国家对废铜进口的各项限制,进口废铜金属量有小幅减少。

近年来中国废杂铜的进口来源地及渠道不断增长,其中,工业发达的国家和地区是进口集中的来源地。包括美国 香港 澳大利亚 日本荷兰。

18年我国禁七类对其他国家影响不一,进口减少影响最大的美国和澳大利亚,美国从2017年进口量占 中国废铜进口占比15%降到今年的2%,澳大利亚从2017年的12.9%降到今年的1.7%;与此同时进口增加影响较大的有日本和中国香港,日本从2017年的6.5%猛增到2018年的26.1%,中国香港从2017年的17.8%增加到了今年的21.5%。

国内废铜地区分布

一般来说,最发达的地区也是铜产品消费最多、废铜产量最大的地区。

废铜拆解集散地方:长江三角洲地区以浙江台州和宁波为代表,珠江三角洲以广东为代表,渤海周边:地区以天津、河北和山东为代表。

广东清远、浙江台州、广西梧州和天津静海的铜废料市场主要是进口废铜拆除,而山东临沂、河北保定、湖南汨罗的铜废料市场主要是国内废铜拆除。

我国废铜消费排名前十的省份分别是天津、 江西、 河南、 山东 、河北 、广东、 湖南、 江苏、 四川 、浙江。

主要废铜消费领域

废杂铜进入铜产业链有两种途径:a、进入冶炼厂和精炼厂 (作为原料);b、直接进入消费领域(作为电铜的替代)。

从2017年的数据来看,冶炼端用废比例为55%,高于加工端。由于冶炼端受环保影响更严重,用废料的占比有下降的趋势。 

废铜在加工端主要流向铜杆、铜板带和铜棒行业。其中废铜制杆占比约70%,是主要的消费领域。铜杆用废品位要求更高,以光亮铜为主,品位在95%以上。黄铜棒为铜锌合金,用废品位较低,约65%。
 

精废价差与废铜的替代作用

铜的消耗量包括精炼铜和废铜的消耗量。2018年废七类进口逐渐收缩,废铜供给减少,精废价差缩窄,同时今年废铜消费疲软,造成今年废铜市场供需两淡格局,这一点在后文会详细说明。

精炼铜与废铜的合理价差约为1200元/吨。当价差大大超过合理价差时,废铜的消费会增加,与精铜社会库存呈现正相关。

四、2018年废铜供需格局与未来展望

2018年底,废电线、废电机马达、散装废五金等所谓“废七类”已正式禁止进口。2018年进口“七类”废铜总金属量约20万吨, 2019年,禁止“废七”类废铜进口正式实施后,SMM估计,这一数字将减少至8万吨。首先,虽存在国外“七类”转“六类”后再进口至中国这一途径,但短期内海外的“七类”废铜并不能完全被拆解出来。其次,关于国内拆借厂转到东南亚的可能性, 考虑到东南亚国家环保趋严、当地的政策因素以及利润率不及预期这些因素,目前看来也不能完全实现。在进口废铜减少的同时,目前国内环保趋严,国产废铜供给也在缩减,年内已出现进口和国产废铜双降态势,预计2019年废铜总供给量将继续减少,如果2020年“废六”也被禁止,将在一定时期内有效提升精铜消费。

从需求端来看,2018年,铜价重心的略有下移,叠加废铜供应的减少,废铜价格较高,2018年3-9月,精废价差长期处于千元以下,甚至出现倒挂,企业用废铜的经济效益减弱,更倾向精铜消费。另外,虽四季度精废价差扩大,但考虑到国内环保趋严和废铜供给的不稳定性,部分企业在前期转到精铜消费后不愿意再转回废铜上来。整体来看,2018年废铜市场呈现供需两淡格局。

根据SMM分析,废铜流入铜加工环节比例增加。国内环保政策日益趋严,废铜冶炼受到抑制,传统再生铜冶炼厂逐步退出市场,部分冶炼企业大幅增加粗铜或阳极板使用比例,废铜流向冶炼端的比例从2010年61.36%下降到今年51.54%。

数据来源:SMM

2019年废铜供应预测

根据SMM调研分析,预计2019年废铜总供应量(不含新废)为201.6万吨,较2018年减少3万吨。

其中废铜进口量下降12.7万吨,国内废铜产量增加9.1万吨。从最新的废铜进口批文来看,19年禁止“七类”废铜进口目前已正式实施。18年废7类废铜总金属量为20.1万,同比减少46万吨,占废铜进口比重由52%减少为16%,19年“七类”禁止进口后,进口废铜进一步减少。2019年囤积的废铜会释放出,供应量回升,但难以弥补进口废铜减少的缺口。

 


扫描二维码,申请加入SMM金属交流群,请注明公司+姓名+主营业务


 

*上海有色(SMM)原创新闻,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https://news.smm.cn/news/100864608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