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马克思预言 但“黄背心”让法国陷入水深火热!

SMM网讯:法国的“黄背心”运动轰轰烈烈,马克龙支持率暴跌至冰点,难以想象如此大规模的会在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法国上演,但事实胜于雄辩。12月4日午间,总理菲利普宣布6个月内暂停上调燃油税等三项措施,分析指出,如果抗议运动这个周六继续下去,2019年上调燃油税的希望也将破灭。法国人民在民主制度下靠暴力赢得了诉求!

任何政治制度都具有两面性,民主制为什么能席卷西方国家?因为这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

马克思在《共 产 党宣言》的开篇写到:现存所有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史。以马克思的观点出发回顾欧洲历史,正如郎咸平教授所言,欧洲的历史就是一部透过民主与法治反腐败的阶级斗争史。众所周知,腐败是人民的公敌,哪里有抢劫,哪里就有斗争,因为创造财富是一条越来越艰难的路,财富被辛辛苦苦创造出来之后,就涉及到分配的问题,有人多拿就会有人少拿,少拿的人被压抑到极点就会爆发出来。

西方民主进程中第一个标志性事件就是《大宪章》的签署,当时的约翰国王软弱无能,而且利用手中至高无上的王权剥削贵族,引起贵族不满,贵族们发起叛乱,强迫国王签下《大宪章》,以此保障贵族的权利不受侵犯。通过《大宪章》,使得贵族能与国王共同分享利益,议会制度得以组建。

随着火 药的发明,骑士阶层开始没落,资产阶级开始萌芽,资产阶级通过海上贸易积累了原始资本。然而国王与贵族的腐败联合让资产阶级遭受着严重的剥削,于是英国下议院推动了《改革法案》,使得权力由顶层继续向下转移至第三层,资产阶级开始共享国王和贵族的利益。

最后一层就是无产阶级老百姓,按照马克思的预言,国王、贵族、资产阶级利益共享之后,一定会剥削无产阶级,爆发无产阶级革 命,而这也是马克思希望消除阶级存在的根本原因,而消灭阶级的办法就是消灭私有财产制度,正是私有财产的存在,使得冰冷的法律被一条条的建立,使得老百姓之间关系愈发疏远,使得贫富差距得以出现,阶级之分越发明显。但事实证明了马克思的美好愿望只是一个乌托邦,没有市场来主宰资源,人民首先将死贫穷与饥饿,前苏联就是最好的例子。

让马克思意外的是西方并没有爆发无产阶级革 命,因为西方创造了一个真正的全民民主制度,所有成员都被赋予了同等的政治权利。在这个制度下,腐败得以遏制,阶级斗争得以消灭,政党官员们所有的行动都得以曝光,而且不断轮流的执政也让腐败难以滋生。

但同时民主制度又是低效的,成本巨大的。仅一个全民选举就足以让印度、菲律宾等伪民主国家不堪重负,同时我们看到英国脱欧这出肥皂剧在民主制下已经上演了2年多,给国内经济发展造成重大的阻碍。法国、德国不断上演的大游行、抗议活动也是民主国家中政局动荡、经济疲软的原因。民主制在带来防腐败的好处同时,也带来了相应的灾难。

迄今为止,人类历史并未探索出一个真正无害的制度,不得不说这是个遗憾,或许这世上真没有这样一种制度,如果有,那应该就是一个“勤”字。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