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亚迪应收账款里的故事

SMM网讯:

应收账款非常多

截止2018年三季报,比亚迪账上共有应收账款546亿元,位居全部A股上市公司第10名,而在比亚迪之前的基本全是中字开头的大央企。

在所有民营企业中,比亚迪位居榜首,排名第二的金螳螂应收账款仅有204亿元,还远不到比亚迪的一半。即便不考虑其中的200亿元政府补贴款,比亚迪的营收账款仍能排在所有A股中14位。

而近年来,比亚迪的应收账款也呈现逐渐增大的趋势。与此同时,收入的增长却跟不上应收账款的增长,导致应收账款周转率逐渐下降。

在与同行业公司对比中,比亚迪的应收账款周转率也显然处于较低的位置,且恶化速度明显更快,2017年的周转率不到2013年的1/3。

 对比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

 

应收账款都是些啥

资料来源:比亚迪2018半年报

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在销售新能源汽车产品时按照扣减补助后的价格与消费者进行结算,中央财政按程序将企业垫付的补助资金再拨付给生产企业。

根据比亚迪半年报中的解释,公司的应收账款主要来自新能源汽车的销售,一部分来自政府补贴款的延迟发放,一部分来自一般货款。账期主要集中在1年至两年。

根据半年报,在比亚迪的546亿元应收账款中,473亿元来自新能源业务,其中包含约200亿元政府补贴(国补+地补),另外105亿元来自非新能源业务。

比亚迪的应收账款客户来源并不集中,前五大占比23.8%,因此也不存在说大客户质量非常优秀所以计提比例低的说法。

单位:千元

2

不断发债补充资金 

巨大的应收账款占据了比亚迪大量的营运资金,而这部分是不计息的,同时恶化了公司的现金流,其不得不通过持续滚动借债的方式满足资金缺口,而这带来的巨额利息支出又降低了公司的净利润。同时应收账款高于收入的快速增长让我们不得不对比亚迪的增长质量感到担忧。

新能源汽车及动力电池属于资本密集业务,且技术迭代迅速,比亚迪每年相应资本开支巨大,2017年为148亿元,近四年复合增速26%。

同时经营活动现金流有着较大的波动,且相对来说数额较低,2017年为64亿元,结合投资活动现金净流量每年都会存在较大的需求。

同时比亚迪每年到期债务偿付压力较大,2017年为362亿,近四年复合平均增速为30%。资金需求主要通过借款和发债满足,2017年该方式融资505亿元,4年复合平均增速28%。

自身造血能力不足,资本开支巨大,到期债务偿还压力逐渐增大,需要借更多的新钱来还旧账,可想而知的后果就是不断增加的利息费用。

2018年上半年,比亚迪利息费用为15亿元,同比增长36%。根据资产负债表中的计息负债计算,借款年化利率约为5%。而作为对比,上半年公司息税前利润只有26亿元。 

3

坏账计提比例过低

根据半年报,比亚迪的应收账款集中在两年以内,占比为96%。坏账计提比例为1.3%。

资料来源:比亚迪半年报,单位千元

而在剔除账面余额为3.94亿元的一笔明显坏账后(坏账计提比例88.29%),公司对于剩下的577亿的应收账款,计提的比例仅仅为0.73%。

资料来源:比亚迪半年报,单位千元

由于半年报中并没有披露关于分账龄计提比例,我们从2017年的年报中找到了相应数据。2017年末,公司1年以内和1年至2年应收账款账面余额比例分别是75.9%,23.4%,而计提的减值准备分别是0.04%、0.3%。

资料来源:比亚迪2017年报,单位千元

通过以上数据,我们可以看出,不管是总体比例上看,还是从分账龄数据来看,比亚迪的坏账计提比例从经验上来看都似乎太低了。如果考虑比亚迪有200亿元来自政府的应收账款,其剩下的应收账款比例仍然非常低。(在剔除明显单笔坏账之后,该数字只有1%)。

接下来我们对比同样拥有大量应收新能源补助款的宇通客车、金龙汽车、中通客车的坏账计提比例。

宇通客车:截止2018年上半年,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177亿元,整体坏账计提比例为8.12%。拆分来看:

宇通客车对于单项金额重大并单独计提的银收账款计提的比例是88.26%,与比亚迪并无差异,但是对于按照信用风险特征组合计提的应收账款计提的比例为6.95%,远高于比亚迪的0.73%。

资料来源:宇通客车2018半年报,单位万元

按账龄看,宇通客车的应收账款同样集中在2年以内,占比为96%。1年以内计提比例为5%,1年至2年计提比例为10%,均远高于比亚迪(0.04%、0.3%)

而根据宇通客车中报电话纪要,宇通来自中央政府的新能源应收款为100多亿,占比65%,而比亚迪的这一数字大概为35%,这样看应该是宇通客车的应收账款质量更高,然而却计提了远高于比亚迪的坏账比例。

金龙汽车:截止2018年中报,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144亿元,整体坏账计提比例为8%。(其中新能源补贴款49亿元,计提比例为0)

单项计提比例为99.05%......(基本可以核销了)。按信用组合计提的比例为3.1%。

资料来源:金龙汽车2018半年报,单位元

按账龄来看(金龙汽车这里的数据已经剔除了新能源政府应收款),1年以内计提1%,1-2年计提10%。虽然仍然有很明显的操纵嫌疑(1年以内的比例太大,提到3%或者5%会很难看),但相对比亚迪还是更加保守。

中通客车:截止2018年中报,应收账款账面余额64亿元,整体坏账比例3.69%。(其中新能源政府补贴款43亿元,0计提)。非新能源补贴款计提比例为7.6%。剔除新能源应收款后,1年以内计提5%,1-2年计提10%。

资料来源:中通客车2018半年报,单位元

4

结语

在将比亚迪和宇通客车、金龙汽车和中通客车对比之后,可以明显看出比亚迪的坏账计提比例非常低。而在剔除应收账款中的新能源政府补贴款之后,这一差距进一步拉大。

假设将比亚迪的非新能源补助款计提比例增加至5%和10%,那么将分别多提11.4亿和30.4亿元。如果考虑用时间换空间,通过5年来消化这些坏账的话,将每年减少净利润1.9亿元和5.2亿元。

而2017年全年比亚迪的归母净利润为40.6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为15.2亿元。目前比亚迪市盈率(ttm)为 56.1倍,如果考虑5%和10%的坏账,那么市盈率将提至60倍和70倍。

毫无疑问比亚迪是一家伟大的公司,但正如人无完人一样,比亚迪同样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如何化解巨大的应收账款,减少对资金的占用,从而降低每年巨额的财务费用进而增厚利润,改善其表现不佳的经营现金流应对巨大的投资支出,也就不至于每年发行天量新的债务去偿还旧的债务。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