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现货 >

解密中国四大盐湖、五大提炼技术路线!关于盐湖提锂的一切都在这里了!

从资源品位、难易程度、开采成本角度来说,目前全球以南美“锂三角”的卤水资源与澳大利亚的矿石资源最具开采价值。

2017年,全球锂及衍生物产量(以金属锂计)约4.3万吨,澳大利亚1.87万吨,占比43.49%;智利1.41万吨,占比32.79%;阿根廷0.55万吨,占比12.79%;中国0.3万吨,占比6.98%。产量增加主要来自中国(同比增长30%)和澳大利亚(同比增长34%)。

从资源禀赋的角度来看,南美“锂三角”(智利北部、玻利维亚西部、阿根廷北部)的各盐湖,具有先天性优势:资源禀赋较好(全球镁锂比最低),盐湖可以采用成熟的沉淀法(完全成本1-1.5万多元/吨);长期的开发及持续的基础设施投入,已经形成成熟的产业集群。

此外,澳洲西部的锂矿优势在于矿石品味高、下游矿石提锂技术成熟和开采年限长等优势。目前澳洲泰利森公司旗下Green bushes锂矿(由天齐锂业、美国雅保包销),已探明储量6150万吨,折合碳酸锂当量430万吨,氧化锂平均品位2.8%,是全球品位最高的锂矿,提锂完全成本在3.8万元/吨左右。

全球锂矿以形态分类可分为卤水型和硬岩型两大类,66%存在于卤水当中,34%存在于矿石中

。我国盐湖锂资源主要分布在青藏高原的盐湖中,卤水类型主要为碳酸盐型和硫酸盐型。碳酸盐型锂资源主要集中于藏北西部的扎布耶盐湖和东部的班戈—杜佳里盐湖,硫酸盐型锂资源主要分布与柴达木盆地和藏北北侧。

其中,盐湖形态构成占比80%。我国锂盐湖资源储量,在地理上分布于青海和西藏,两地盐湖锂资源储量占全国锂资源总储量的80%左右,其中青海锂资源储量占比接近50%,西藏占比28.36%。锂辉石主要分布于新疆、四川和河南;锂云母型矿床主要分布于江西、湖南等地,两者总体占比不到20%。

我国盐湖区主要是以下四个:

内蒙古盐湖区

本盐湖区主要为碳酸盐及硫酸盐型盐湖,缺少氯化物型盐湖。区内盐湖资源相当丰富,尤以固相石盐、芒硝、天然碱著称,卤水资源则逊于其他湖区。全区石盐储量约 2亿吨,芒硝(Na:SO。)储量约 33亿吨,天然碱总储量(NaHCO3+Na:C03)近 4000万吨。

新疆盐湖区

本盐湖区以硫酸盐为主,碳酸盐、氯化物型盐湖次之。在硫酸盐类型中以硫酸钠亚型为主、硫酸镁亚型次之,在某些硫酸盐和个别碳酸盐型盐湖中硼相对集中,但比青海、西藏湖区逊色得多。全区石盐储量 66亿吨 (液态储量不计),石膏储量 5O亿吨,芒硝储量 2.25亿吨,钠硝石储量 5000万吨,钾盐资源仅罗布泊就有 4023.7万吨,将成为我国钾盐生产后备基地。

青海盐湖区

本区是我国盐湖资源最为丰富的湖区,它集中分布于柴达木盆地、可可西里和库木库里盆地,盐湖类型以硫酸盐为主,且多以硫酸镁亚型存在,还有相当数量的氯化物型盐湖,在硫酸镁亚型盐湖中,除沉积大量石盐、芒硝外,有些湖区还沉积了相当规模的硼 酸盐,另一些湖还沉积了一定数量的钾镁盐。在一些硫酸盐和氯化物型盐湖卤水中锂、硼等元素高度富集,从而构成硫酸盐型一锂湖和氯化物型一钾镁湖。本区石盐储量 3650亿吨,石膏 (CaSO.·2H。0)470亿吨,芒硝 (NaSO。·10H:0)72亿吨,天青石 (SrSOt)500万吨,天然碱 67万吨,镁盐 65亿吨,氯 化钾 5.9亿吨,硼 酸盐、锂各为数千万吨。

西藏盐湖区

本区盐湖类型为硫酸盐或碳酸盐型,硫酸盐型盐湖以硫酸钠亚型者居多,主要盐类沉积以芒硝、石盐、硼 酸盐为主,一些湖区也见有水菱镁矿等沉积。全区石盐储量 10亿吨,芒硝数十亿吨,硼 酸盐和锂盐均在 1000-2000万吨,水菱镁矿 70万吨,卤水氯 化钾数亿吨。

我国西藏盐湖品质较青海高,最具开发价值。西藏盐湖卤水以锂、硼含量高为基本特征,显著特点是卤水的Mg/Li值较低,甚至几乎不含Mg2+,卤水经过蒸发即可得到碳酸锂,西藏的盐湖资源主要集中在扎布耶盐湖、西藏阿里地区的结则茶卡盐湖和龙木错盐湖。

扎布耶盐湖为中国第一、世界第三大盐湖,其碳酸锂储量约为184万吨。扎布耶盐湖天然碳酸盐湖,资源极佳,其镁锂比仅为0.019,决定了其理论加工成本低廉。

西藏地区主要从事盐湖提锂生产企业为西藏矿业和西藏城投,受地理条件限制,西藏地区盐湖提锂开发处于初级阶段,2017年产量不足5000吨。

西藏盐湖禀赋虽好,但在具体运营时存在诸多问题,首先,西藏地区的盐湖海拔平均在4500米以上,当地缺乏熟练工人,而外调人员又难以适应当地恶劣的环境;另外,西藏的盐湖多处于山峰之间,因此可以用于安装厂房设备的平底较少,限制了产能的大幅扩张,因此,像西藏矿业等盐湖提锂企业多是对盐湖的卤水进行初步加工,然后运输至白银进行二次加工生成碳酸锂,运输距离超过2000公里。

综合来看,西藏地区的盐湖企业的扩产多受限于经营因素,大规模开发实现产能提升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经济可行性相对差。

相对来说,历经多年耕耘,青海盐湖提锂已步入收获期。

青海盐湖资源主要集中在察尔汗、东西台、大柴旦盐湖等。

青海柴达木盆地有33个盐湖,累计探明LiCl储量1396.77万吨,保有储量1390.9万吨,柴达木盆地现已查明的11个硫酸盐型盐湖中锂含量达到工业品位,且均以卤水矿为主,埋藏浅,品位高,水文地质条件简单容易开采,其中察尔汗盐湖、(东西台)吉乃尔盐湖、一里坪盐湖、大柴旦盐湖4个盐湖锂资源相对富集,锂资源储量分别占我国盐湖资源37.16%、26.77%(东西台)、13.93%和22.13%。

青海盐湖高镁锂比为工业化大规模生产碳酸锂的最大障碍之一。

青海盐湖资源量丰富,晾晒条件好,但盐湖资源本身的高镁锂比,给锂的富集和分离带来很大的困难。世界盐湖资源标杆——阿塔卡玛盐湖的镁锂比仅为6∶1;察尔汗盐湖虽然储量最大,但原卤镁锂比达1577:1,锂离子浓度低;东台吉乃尔盐湖的储量最小,但镁锂比最小,为35.2:1(老卤为18:1);西台吉乃尔盐湖与东台类似,镁锂比为61:1;一里坪盐湖镁锂比为90.5:1(老卤为51:1);大柴旦盐湖储量第二,镁锂比为134:1(老卤为92:1)。

目前我国青海盐湖提锂最普遍应用的是吸附法(以蓝科锂业为代表)和膜 法(电渗析法和纳滤膜 法)(纳滤膜 法以恒信融为代表)。蓝科锂业自2011年开始涉足盐湖提锂领域,通过引进俄罗斯二代吸附法技术,经过多年磨合、吸附剂改良创新,2014年技术才取得重大突破,开始量产;中信国安依托西台吉乃尔盐湖经行高镁锂比盐湖分离提锂的研究,2006年取得突破性进展,技术采用煅烧法提锂,但由于对环境的污染严重被叫停,直至2016年恢复生产,在此期间,恒信融成立,购买中信国安的卤水资源,使用纳滤膜 法提锂。

多年深耕部分路线已经突破,目前已进入规模化生产阶段。

技术核心环节,比如吸附法:吸附法的原料提供上蓝晓科技、贤丰控股都已经掌握;膜 法:启迪拥有自主研发的膜 法提锂工艺,但恒信融采用的是进口膜。2017年青海省盐湖提锂生产企业达到了12家,青海盐湖提锂产业正式进入大规模开采阶段。

盐湖提锂技术成熟后成本是其最大相对优势

成本角度来看:锂云母提锂成本>锂辉石提锂处成本>盐湖提锂成本。

江特电机子公司宜春银锂新能源采用锂云母提炼技术,其生产成本可控制在7-8万元/吨。由于我国锂辉石矿品质与产量不理想,国内企业采用进口锂辉石提锂,比如赣锋锂业和天齐锂业,其生产1吨锂产品的成本(原料成本+生产成本)在4.5-6万元。目前国外盐湖工业级碳酸锂的直接生产成本是1.5-2万元/吨之间,而我国由于各个盐湖品质不同,其生产成本差距较大:西藏矿业的完全成本可控制在2万元/吨;吸附法的完全成本在3-4万元/吨;萃取法的完全成本在2-3万元/吨;青海锂业的电渗析法的成本为2万元/吨;恒信融的纳滤膜 法的膜系统投入较大,完全成本达到6万元/吨左右(推测)。

国外卤水资源优质,成本约在2万元/吨。提锂成本的标杆企业——SQM的卤水镁锂比低,通过晾晒就能达到30g/L(直接加NAOH除镁,然后加碳酸钙),所以只有碳酸氢钠沉淀就可以,资源禀赋决定了其完全成本具备绝对的竞争力。根据天齐锂业发布的SQM估值报告,2015-2017年锂业务的直接现金成本为1789、2243和2266美元/吨(按年度平均汇率计算为1.11、1.49、1.53万元/吨),该成本不包含无需付现的折旧与摊销以及支付给Corfo的租赁费,综合估算其他开支后,预计成本在2万元/吨。

中国青海盐湖提锂完全成本在2-6万元/吨水平。盐湖技术路径的迥异,决定了青海各盐湖提锂企业的完全成本各不相同。根据调研口径和公开资料,预计我国青海盐湖提锂企业的综合成本在2-6万元/吨:东台、西台吉乃尔、五矿拥有的一里坪的卤水品质较好,镁锂比在50左右,锂浓度含量达到4g/L,所以东台青海锂业可采用离子膜工艺生产电池级碳酸锂,现金成本在3万元,考虑到卤水成本和投资摊销后,在4万左右。而察尔汗盐湖的镁锂比高达136,且锂浓度非常低,采用吸附树脂+膜过滤的工艺后,蓝科锂业预计未来伴随青海盐湖逐步放量,市场价格将逐步实现新的供需均衡。

从长期来看,我国的盐湖提锂完全释放,将以更低的成本冲击世界各国及中国的硬岩锂业,1997年,SQM凭借着优质的卤水和成熟的工艺压低了碳酸锂价格,使得全球大部分硬岩型锂矿山和提锂企业停产。但是,考虑到青海盐湖提锂技术难度逐步突破,未来两年新增产能逐步释放,供给将呈现逐步充足的状态,市场将有望实现新的供需均衡。

各个盐湖的卤水禀赋决定提锂路线迥异

盐湖特点决定提锂工艺的异同

不同盐湖对应不同的锂富集提锂工艺。盐湖中的锂一般都是从生产过钠、钾以后剩下的老卤中提取的,老卤进行再次锂富集后经过蒸发、除镁、浓缩后提取锂离子制取碳酸锂。西藏盐湖品质较好,但开采环境不理想;青海盐湖目前尚能开发,但高Mg/Li比导致提锂难度大,相比海外盐湖,需要额外进行锂富集步骤,而盐湖由于卤水浓度不同对应不同的锂富集提锂工艺。煅烧法对原料要求比较高,卤水必须达到8-9g/L的锂浓度;萃取法适合于高镁高锂(一般要求锂含量达到2g/L)的卤水资源;沉淀法要求盐湖中锂离子质量浓度大于0.5g/L;电渗析膜分离技术用于分离镁锂重量比1:1-200:1的盐湖卤水,锂含量在1g/L以上;吸附法适用于0.1g/L的卤水。

盐湖提锂目前有七大方法,其中我国青海最普遍应用的是吸附法和电渗析法。目前世界上采用的盐湖卤水提取技术主要有沉淀法(包括碳酸盐沉淀法、铝酸盐沉淀法、水合硫酸锂结晶沉淀法、硼镁和硼锂共沉淀法)、煅烧浸取法、碳化法、溶剂萃取法、吸附法、电渗析法、膜分离法等,其中溶剂萃取法还没有实现大规模工业化应用。

沉淀法/太阳池法

又称太阳池法,常用于锂浓度较高的盐池。将老卤蒸发晒制得到浓缩富锂卤水,利用酸化或萃取方法除去硼及钙镁离子,得到含锂较高的卤水。之后加入纯碱沉淀剂将锂与其他盐类分离。从碱性碳酸盐型盐湖晶间卤水中直接分离制取Li2CO3,用磷酸氢二钠做沉淀剂,通过氢或钠型阳离子树脂分离锂与磷酸根离子,从浓缩后的洗脱液中沉淀碳酸锂。


 

目前采用沉淀法/太阳池法的主要是西藏矿业。

公司旗下主要资源资产为扎布耶盐湖,资源量储量约为184万吨,镁锂比极小约为0.02,副产品丰富,包括芒硝(以氯 化钾计为1592万吨)和硼砂(以氧化硼计963万吨)。

扎布耶盐湖属于碳酸型盐湖,直接晾晒就能达到60%、70%的碳酸锂粗矿,因此提锂工艺采用梯度太阳池升温析锂。具体工艺方法为:在淡水层与卤水层之间形成一定厚度的盐梯度层(起到阻止热量向上散发的作用),使太阳能量蓄存于池底卤水部分形成储能区,提高卤水的温度,卤水在太阳池内可升温40-100度,实现碳酸锂高温沉淀的条件,使碳酸锂集中沉淀。

但扩产难度在于盐湖含碳酸根导致晒卤过程损耗大,再加上盐湖海拔4000米,当地缺乏矿物燃料、交通不方便、高寒缺氧等问题。此外,西藏盐湖处在山峰之间,修建盐田需要平坦的地方,这种矛盾带来了施工的困难。

碳酸锂粗矿运往甘肃白银进行加工,运用苛化-碳化法进行提纯提纯到99.2%的高纯锂,锂回收率达95%。白银锂盐厂打造了3000吨氢氧化锂、1500吨碳酸锂产能,2017年生产工业级碳酸锂1786吨,电池级186吨,氢氧化锂755.7吨,合计2728吨。

煅烧浸取法

煅烧浸取法通过煅烧、浸取、沉淀等工艺实现碳酸锂提取。煅烧浸取法是将提硼后的卤水蒸发去水得到四水氯化镁,煅烧后得到氧化镁,然后加水浸取锂,用石灰乳和纯碱除去钙、镁等杂质,将溶液蒸发浓缩至含Li为2%左右,加入纯碱沉淀出碳酸锂,锻烧后的氧化镁渣精制后可得到纯度98.5%的氧化镁副产品。

煅烧法有利于综合利用锂镁等资源,原料消耗少,但镁的提取使流程复杂,设备腐蚀严重,需要蒸发的水量较大、能源消耗大,存在环境污染的问题,在目前环保严控的监管环境下,面临较大的环保风险。

煅烧浸取法主要是中信国安在使用。

公司拥有开发权的西台吉乃尔盐湖位于柴达木盆地中部,面积约570平方公里。西台吉乃尔盐湖是一个以液体卤水矿为主、固液共生的大型综合性盐类矿床,富含锂、钾、硼、镁、钠的高品位水盐体系,储量230万吨碳酸锂当量,老卤镁锂比为40:1。产能目前达到约5000吨,已实现电池级碳酸锂稳定生产。

公司采用固相煅烧法分离镁,成本高收益低,加工成本约6万元每吨。

采用原有技术难以为继:首先,煅烧法对原料要求比较高,必须达到8-9克/升卤水的浓度,本身西台吉乃尔盐湖的较低浓度难以进行煅烧法,其次煅烧会产生盐 酸,有废气污染的问题,再次扩产需要加大电量,当地燃料匮乏,不足以支持进一步生产。

溶剂萃取法

将老卤先进行除硼后,加入FeCl3溶液形成LiFeCl4,用磷酸三丁酯(TBP)-煤 油萃取体系将LiFeCl4萃取入有机相,成为LiFeCl4+2TBP的萃合物,经酸洗涤后用盐 酸反萃取,再经蒸发浓缩、焙烧、浸取、去除杂质等工序,可得无水氯化锂,最后加入碳酸钠生成碳酸锂。

此方法优点是适合从相对较高镁锂比盐湖卤水中提取盐 酸锂,但是在萃取工艺中需要处理的卤水量大,对设备的腐蚀性较大,存在萃取剂的溶损问题,在实施过程中对设备材质的要求较高,适合于高镁高锂(一般要求锂含量达到2克/升)的卤水资源。

由于废液有机物含量过高会对盐湖造成很大的污染,萃取法在越来越高的环保标准下无法达到行业要求。

溶剂萃取法主要是大华化工。

大华化工拥有大柴旦盐湖80平方公里矿区采矿权。大柴旦盐湖现已探明晶间卤水含氯 化钾285.9万吨;硼45万吨;锂30.19万吨(碳酸锂当量161万吨)。镁锂比为65:1,锂含量在0.38g/L左右,提钾后老卤水含锂量为2.5g/L,在青海排名第二。

公司的大柴旦盐湖开发项目总投资12.5亿元,分三期开发建设。一期开发产品有:年产氯 化钾5万吨;硼 酸1.2万吨;硫酸钾镁肥9万吨,氯化锂(碳酸锂)4500吨以及副产品;二期、三期重点开发钾系列产品,镁系列产品和钠系列产品。

目前公司有碳酸锂产能约5000吨,刚投产建成电池级碳酸锂1万吨。

采取萃取法提锂,成本可以控制在2万/吨左右,缺点是设备腐蚀严重,物料分离困难,需要大量的盐 酸酸化处理,因此需要配套产酸设施,污染严重;萃取剂残留有机物污染环境。

吸附法

吸附生产工艺首先是对锂有选择性的吸附剂将盐湖卤水中的锂离子吸附,然后再将锂离子洗脱下来,达到锂离子与其他离子的分离,便于后续工序转化利用。该工艺的关键是锂吸附剂,要求吸附剂可排除卤水中大量共存的碱金属,碱土金属离子的干扰,选择性吸附卤水中的锂离子,并具有吸附容量高、强度高。

该方法特别适用于高镁低锂卤水中锂的分离(镁锂比为500:1或更高),也适用于锂含量相对比较低的露水(锂含量一般在300毫克/升以上),在这种卤水中选择性好,与其他方法相比有较大的优越性。离子吸附法的生产效率高,脱吸后的锂离子含量(mg/L)为原料卤水中的3倍以上。吸附交换法的最大优点是从经济和环保上都有很大的优越性,且工艺简单、回收率高、选择性好。

吸附法+膜浓缩主要是蓝科锂业在使用。

蓝科锂业主要资源为察尔汗盐湖,其总面积5856平方公里,折合成碳酸锂计约717.5万吨。盐湖老卤镁锂比为400:1,锂离子浓度为0.25g/L。

公司2011年引入佛山照明手中俄罗斯吸附法技术,经过多年测试,在2014年完成盐湖提锂完整生产线,在进行工艺改造,对吸附法改造、吸附剂优化、厂区、设备进行优化提升后,2017年开始放量生产(同时对设备进行更新、添加Na滤膜、新增24吸附塔提前布局未来3万吨碳酸锂扩产做准备、强制蒸发设备)。2018年上半年生产了5002吨,今年以优质的工业级碳酸锂为主。

公司现有运转的吸附塔有88座,预计2018年的产量达到1万吨左右,目前公司正通过在加工环节中加装除硼装置来实现今年一万吨电池级碳酸锂的目标。

公司采取前段吸附+后端膜+化学沉锂的技术路径。蓝科的卤水浓度低(0.1-0.2克/升),需要吸附剂,再用淡水洗涤,使得镁锂比降到5:1。在通过拦截得到精制氯化锂(浓度0.5克/升),再加压渗透得到4-5克/升溶液。

2018年蓝科锂业工艺改良,膜 法镁锂分离工艺替代阳离子树脂脱镁工艺。单塔洗淋后的合格液(镁锂比例为500:1)提供给启迪水务,通过启迪水务膜 法工艺,经过启迪水务提纯后的浓缩液(镁锂比例为3:400)交由蓝科锂业盐田晾晒后生产碳酸锂产品。

目前,蓝科锂业新增2万吨电池级碳酸锂产能,规划总投资为32亿元,实际投资可能20多亿。蓝科锂业单吨碳酸锂完全成本约4万(2.33亿/8000吨),经过技改成本有所下降,制造成本与青海锂业相近。

膜 法

膜 法主要是电渗析法和纳滤膜分离法。

电渗析膜分离技术已在柴达木盆地东台盐湖进行工业化生产,该技术用于分离镁锂重量比1:1-200:1的盐湖卤水,经过一级或多级电渗析器,利用一价阳离子选择性离子交换膜和一价阴离子选择性 交换膜进行循环(连续式、连续部分循环式或批量循环式)工艺浓缩锂,加入纯碱沉淀出碳酸锂,产生的母液可循环利用。该方法适用于相对高镁高锂的卤水中解决锂与镁和其他离子的分离。但其工艺要求是相对淡卤水一般含盐量低于100克/升的原料,否则会造成分离效果不好,成本大幅度升高,该工艺特点是设置简单,操作方便,不污染环境,但分离效率不高,滤膜使用周期较短。

电渗析法将含镁锂盐湖卤水或盐田日晒浓缩老卤通过一级或多级电渗析器,利用一价阳离子选择性离子交换膜和一价阴离子选择性离子交换膜进行循环工艺浓缩锂,加入纯碱沉淀出碳酸锂,产生的母液可循环利用。

采用电渗析法+纳滤膜的东台锂资源公司+青海锂业(东台吉乃尔盐湖)。

东台盐湖是青海盐湖中锂浓度最高的一个盐湖,可开采储量核定244万吨LCE,卤水锂浓度平均超过0.4g/L,钾超过10克/升,支持每年生产4万吨碳酸锂的持续可开采规模。

锂资源公司规划2万吨产能,第一条产线(1万吨)在2018年投产。第二条1万吨产线预计2020年之前开始,第三条1万吨产线2020年之后。东台盐湖未来提锂提升空间主要来自锂资源公司。

公司购买盐湖所的离子膜交换技术,在电渗析法的基础上使用纳滤膜,主要是靠阴阳电极把锂离子和氯离子分离出来离子膜交换技术(从5g/L到15g/L),得到氯化锂溶液,后端再单独除杂浓缩到30g/L,最后沉淀法,生产出电池级碳酸锂。

一期1万吨碳酸锂工厂,投资成本约4亿元。外围电厂等配套投入较高,碳酸锂工厂本身需投资2.78亿左右。膜损耗率为5%/年左右。

纳滤膜分离法

膜分离技术兼有分离、浓缩、纯化和精制的功能,又有高效、节能、环保、分子级过滤及过滤过程简单、易于控制等特征。其中,纳滤膜分离技术是近年来国内外开发研究较多的一种新型膜分离技术。

用纳滤膜+反渗透膜技术的主要是恒信融。

公司从事西台吉乃尔盐湖锂资源的开发利用,老卤购自中信国安,价格随季节性波动。

2017年11月9日,公司年产2万吨电池级碳酸锂正式建成投产,主要产品为工业级碳酸锂(99.2%),目前已经有能力提取电池级碳酸锂,但杂质问题还有待进一步解决,后端会加工艺段处理杂质,电池级产品会慢慢上来,主要考量加工成本和时间成本的问题。未来可能继续提产。目前产量是20吨/天,预计很快能达产。明年可能干到3万吨或更多。目前产量是20吨/天,预计很快能达产,未来产量可达3万吨以上。

除此之外,还有五矿盐湖(一里坪盐湖)。

一里坪盐湖的面积约为422.7平方公里,位于柴达木盆地中部,属于干盐湖类型。矿物资源包括卤水资源和固体盐类资源,主要是卤水资源,卤水资源为晶间卤水,没有湖表卤水,固体盐类矿物资源有石盐、芒硝、石膏、白钠镁矾和钾盐等。目前已探明资源储量含有氯化锂179.95万吨,氧化硼91.8万吨,氯 化钾1680.5万吨,氯化镁4714.1万吨,氯化钠29.77亿吨。一里坪盐湖镁锂比高达100:1,属于高镁锂比超难开发型卤水。

公司前期项目产品方案及规模为年产1万吨碳酸锂、30万吨氯 化钾、1万吨硼 酸及配套纯碱项目,盐田39.5平方千米。目前已经完成盐田建设,正在生产碳酸锂。

公司基于德国弗莱贝格工业大学“多级锂离子浓缩”专利技术,联合中科院盐湖所开发出了克服高镁锂比的提锂新方法。盐湖镁锂比高,采用纳滤膜 法,通过膜直接分离掉镁,分离后锂浓度可达2-5g/L。中试已经通过纳滤膜把镁锂分离。项目总投资46亿元。

不过,盐湖提锂未来实际放量仍需持续观察,还有一些变量可能会影响到未来的发展:

首先,是老卤供应能力决定青海盐湖供应天花板。

老卤制备普遍需要8到10个月左右周期。目前,青海开展盐湖提锂的企业,往往都是化工企业,其本身具备盐湖提钾,制取钾肥的产能。所以提锂往往是在提钾工序之后。提锂原材料,往往是在化工业务提钾后的老卤(故成本低也与原材料不计价或者计价较低有直接关系)。满足提钾的浓缩后的卤水,需要经过8~10个月的时间在晾晒池中制备。

考虑实现整体项目经济性,钾与锂的制取产能的配比在30:1左右。综合考虑整体项目经济效益,目前青海盐湖企业在考量碳酸锂项目产能时,往往会考虑到资源禀赋,钾肥、碳酸锂价格展望等因素,一般制取产能配比在30:1做,其实变相的约束了盐湖生产碳酸锂的天花板。根据测算,目前青海盐湖老卤可支持的锂盐总产能在12~15万吨LCE左右。

其次,是成熟技术的大规模复制需考虑两大潜在条件。

高镁锂比、低锂浓度卤水条件的成熟技术向低镁锂比、高锂浓度卤水条件盐湖复制。根据目前镁锂比较高的察尔汗、大柴旦中应用的吸附法和萃取法,如果向东西台技术迁移,理论上可实现概率较大。但该模式复制未考虑到卤水中杂质不同对于碳酸锂产品(尤其是要求较高的电池级)的影响。同一盐湖,类似卤水环境下的复制性。如果位于同一盐湖,不同企业但采用同样的技术路线,成败与否在于公司自身的技术实力与资金实力。例如藏格控股目前推进的碳酸锂项目,资源同处于察尔汗盐湖,老卤来源类同(提钾后的老卤),技术路线相同(藏格采用吸附法,吸附材料由蓝晓科技提供;除杂与启迪清源合作)。

除了这几大事项有待观察,还有几个风险是值得关注的。

一是气候波动影响。我国盐湖地区大多不满足干旱、降雨量少、日照时间长、年蒸发量大的特殊地理条件,而老卤供应量依赖气候条件。

二是行业竞争加剧。锂电池产业链已经备受市场关注,大量企业进入,产能投资建设步伐也大大加快,行业整体产能过剩风险已经凸显;再加上政策补贴有所退坡,因此企业未来很有可能要面临竞争加剧、挤压利润空间的态势。

三是新能源车推进进度不如预期。新能源汽车销量与锂资源需求关系紧密,新能源汽车消费的增长已成为锂资源需求增长拉动的重要因素。近几年新能源车高增速的消费很大程度上源于政府政策的支持,未来数年政策退潮后新能源车销量增长面临阻碍。影响未来新能源汽车销量还有以下因素:

目前,新能源汽车的续航里程、使用效果性价比以及安全可靠性未达到消费者的心理预期。且充电设备型号繁多,难以实现不同品牌、型号的车辆与充电设备之间互联互通。充电基础设施建设整体推进较慢、消费服务体系有待完善等配套体系建设也在制约着新能源汽车的进一步推广。

四是碳酸锂价格波动风险。上半年工业级碳酸锂浮动于12-16万元/吨,下跌21.05%,电池级碳酸锂价格浮动于13-18万元/吨,下跌24.42%,氢氧化锂价格浮动于14-15.8万元/吨,下跌8.50%。年初碳酸锂高位价格推动上游供应商释放产能,但进入3月,青海盐湖提锂企业产量开始释放,叠加上半年正极材料厂对补贴政策的不确定性保持观望,同时积极去除库存,碳酸锂市场整体略有供过于求,价格回调。

最后是新能源动力电池技术路线革 命。现阶段,新能源汽车得到大幅应用的为锂离子动力电池,其中正极材料主要为磷酸铁锂、三元等,如果未来动力电池在短时间内得到突破,绕开锂路线,将会颠覆现阶段产业逻辑,带来风险。

*上海有色(SMM)原创新闻,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https://news.smm.cn/news/100858282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