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行业 >

【有色长文】有色金属行业民企启示录:家里有矿?不好意思 就算有矿 我们的日子也不好过

“这辈子我再也不碰生产的边了,没搞过生产的不知道生产的苦,24小时连轴转,从没睡过安稳觉,好在这么多年没有出安全事故,一个小事情就可以让你一年白干。我6月解散了工人,从来不拖欠员工工资,按时交纳社保,发了遣散费,关门的一刹那眼泪下来了,但是那晚是睡的最踏实的,现在要把客户处的钱收到手,才算是实实在在的钱。”

——来自一位今年6月关闭了厂房的老板

 

重点提要:

有矿不等于有财富

有色工业:矿产丰富 产能过剩

有色企业:重资产、建设周期慢、环保压力大

有色行业格局:强者恒强 弱者难继

中小企业的自我救赎:转向细分市场另辟蹊径

有色金属巨头们的选择:资源整合 强强联手

 

有矿 难等 有财富


“啥家庭啊,家里有矿吧?”

这句来自电视剧《马大帅》中赵 本 山与范伟的对话,如今已经传遍互联网的各个角落,意为调侃家里有钱的意思,然而在现实中,有矿似乎并不能与财富画上等号。近些年,在去产能与环保政策的双重大环境下,由于部分地区存在“一刀切”的现象,有色金属行业的民营企业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据中泰证券统计,最近三年民营企业数量大幅减少。其中,近三年黑金采选行业中的规模以上非国有企业数量减少了42%;煤炭行业中非国有企业减少28%;黑色金属冶炼加工行业中非国有企业减少了20%。

从经营效率上来看,有色金属行业的民营企业亏损企业占比也都在20%至30%。其中在煤炭行业中,2015年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时候,民营企业亏损单位数占该行业全部民营企业的比重达30%;钢铁行业的数据为32%,有色采选为20%,黑色金属冶炼加工行业为22%。

从杠杆水平来看,截至2017年底,工业行业中民营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3%。

民企日子不好过似乎已成共识,但是日子究竟有多难,大概只有企业家自己才深有体会,临近年关,由于需要回笼资金,民营企业率先感受到了“钱紧”,深圳的一位金融企业高管这样描述道目前的市场:“前段时间很多民营企业,包括一些上市公司都在市场上疯狂找钱,到处求人,哪怕高利率也要借。全国不少民营企业出现流动性问题,处于生死攸关的时刻。”一些企业难以进行资金周转,只好停产甚至是被迫关门。

现实中的凄凉萧瑟感和人们想象中的那种拥有满厂房机器设备的重工业的蓬勃朝气感为何差距如此之大?SMM将在本文中逐步分析,同时借用一些经典案例,为民营企业,特别是有色金属行业的民企提供一些建议和想法。

 

有色工业:矿产丰富 产能过剩


若要对有色金属行业支招,那首先得瞧一瞧我国有色金属产业的现状。总体来看,我国的有色金属产业包括矿山、冶炼、加工和地质勘探、工程勘察设计、建筑施工、科研教育等部门构成的完整工业体系。有色金属工业是基础原材料产业,有色金属行业是我国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据统计,在全国现有的100多个产业中,90%以上的部门需要使用有色金属产品,大概95%的物质生产部门与75%的非物质生产部门需要消耗有色金属,行业工业总产值在我国GDP中的比重约为5%~6%。

由于我国地大物博,在矿产资源上储量丰富、品种多样,我国有色金属产地遍布全国,尤其是用途最广的铜、铝、锌等矿在民族地区更是广有分布。且又相对集中在一些省区。如:铝土矿分布于西南各地,但又集中于贵州、广西二省区,其中广西平果铝土矿是我国目前最大的铝土矿。云南、广西的锡,贵州铜仁的Hg,内蒙古白云鄂博的稀土,以及正在勘查的柴达木盆地和攀枝花地区两个新老“聚宝盆”都是具有相当储量的有色金属资源。

作为全球最大的有色金属生产国和消费国,我国的有色金属产业组织结构却有着很大的优化空间,由于部分产品产能过剩、产业集约化程度低、自主创新能力不强,许多有色金属企业业绩不容乐观。

据中国产业信息网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我国有色金属工业规模以上数达到7215家,其中1143家企业出现亏损,亏损企业平均亏损金额为2019.2万元。2017年,规模以上有色金属企业主营业务收入60444亿元、利润255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3.8%、27.5%。其中,采选、冶炼、加工利润分别为527亿元、953亿元、107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3.5%、51.8%、13.2%。2017年,规模以上有色金属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为91.51元,同比降低0.27元。销售、管理、财务三项费用合计2488亿元,同比增长7.6%。其中,财务费用770亿元,占三项费用的31.0%,较同期降低1.0个百分点。

近七年中国有色金属规模以上企业数量及亏损企业数量:

近七年中国有色金属企业平均亏损金额:

 

有色企业:重资产、建设周期慢、环保压力大


据SMM调研,有色金属企业相较于一般民企有着重资产、建设周期慢、环保压力大这三个明显的特点。

重资产原为经济学术语,是指企业所持有的例如厂房原材料等有形的资产。重资产公司指以较大的资金投入,获得较少的利润回报,利润率较低,产品更新后需要更新生产线,资产折旧率高。生产制造企业从建工厂、投入设备、厂房等等,最后要转产,作为有色金属行业,先期的投入成本十分巨大,同时,厂房的建设又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一切先期固定设备准备完成之后,由于有色金属企业普遍都涉及“湿法冶炼”的工序,不可避免的需要各项环保资质的办理。

近些年来,雾霾、废水、矿渣等环保问题受政府高度重视,中央相继出台政策进行环保专项整治行动,以铁腕治理环境污染成为了目前的常态,“史上最严”的新环保法已经实施,环保部门提出了控制环境污染的具体目标,政府工作报告亦进行了承诺。为了实现铁腕环保,解决“民生之患、民心之痛”,有关部门已经连续几个批次开展中央环保督察,问责人数过万。在铁腕环保重拳之下,不符合环保要求的有色金属生产受到很大抑制,尤其是一些无能力治污的中小有色金属企业将被迫退出市场,包括一些简单熔炼废旧有色金属的小作坊式企业退出市场。铁腕环保,不仅势必迫使有色金属全产业链,金属冶炼、矿石开采、动力供应等企业加大环保投入,也会要求全社会所有行业,追加巨大数量的环保费用,而且还需要每年新增环保运行成本。据矿业界估算,为满足新的排放标准,未来全国环保投资总额将有10万亿元之多。

 

有色行业格局:强者恒强 弱者难继


2018年上半年,受益于金属价格上涨,有色金属行业整体持续好转,目前运行平稳。据前瞻产业研究数据显示,105家有色金属企业实现营业收入7077亿元,较去年同期的6523亿元增长8%;毛利及净利润增长同样明显,上半年分别达到778亿元、272亿元,同比增长18%、25%。其中,有色金属行业净利润前五名是洛阳钼业、紫金矿业、天齐锂业、华友钴业、合盛硅业,这五家企业盈利占全行业比重为41%,龙头效应凸显。具体数据来看,洛阳钼业实现净利润36亿元,位列行业首位;紫金矿业紧随其后,净利润规模也超过30亿元;天齐锂业、华友钴业、合盛硅业净利润则在13-16亿元之间,与前两名差距较大。

 

2018年上半年有色金属行业净利润前十企业(单位:亿元)

目前的有色行业盈利能力较高的普遍一手掌握资源的冶炼一手掌握原材料,以金属锂行业为例,据SMM数据显示,2016年锂行业平均毛利率为33%,而天齐锂业因为自有泰利森的原矿,原材料成本可控,综合毛利高达71%,并且2017年上半年天齐锂业的锂矿项目的毛利和锂化合物的生产项目,毛利都在65%以上。

据SMM调研得知,目前的上游锂盐厂大企业普遍资金较为雄厚,同时这些巨头企业意向甚至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布局有锂矿或是盐湖锂资源,而许多小厂由于没有自有锂原料,只能通过散单和散货的形式进行原材料的购买,哪怕在质量和技术方面与大企业不相上下,产品的成本优势仍然成为了小厂的锂产品失去市场的一个重要因素。由于产品没有优势,许多小企业只能选择代加工和被并购,另有一些企业在资金压力之下,只能停产甚至申请破产倒闭。

 

中小企业的自我救赎:转向细分市场另辟蹊径


面对行业之中巨头林立,一些小企业开始转换了脑筋,另辟蹊径,转向其他的细分市场。以近年来最热门的有色金属之一——钴锂的动力电池市场为例,近年新能源汽车的市场爆发,动力电池产业成为了新的风口,但是整个动力电池市场并未如人们想象中的那样整体欣欣向荣,快速发展,而是呈现出了强者扩张,弱者难以为继的局面,一边是宁德时代这样的龙头企业上市以来,在德国再建一动力电池厂,并连续与多家企业合作成立合资公司;另一边,电池产业链多家企业陆续遭遇资金困境,面临倒闭。前国轩高科总裁、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基金新能源汽车创业投资子基金执行事务合伙人兼总裁方建华认为,目前,配套产品进入工信部目录的动力电池企业,已经从去年的200多家,降到90多家,尽管数量缩减一半在外界看来已经是很大的调整,这仅仅是调整的开始,接下来的淘汰赛速度会更快。到2020年,目前约200家动力电池企业只剩下20余家,9成以上的动力电池企业将被淘汰。

目前的动力电池行业逐渐迈入寡头时代,市场集中度提高,巨头企业共享红利。据相关数据统计,动力电池行业头部效应明显,2018年上半年共有77家电池芯厂实现了装机供应,其中宁德时代装机量,6.58GWh市场占有率达到42.24%,排在首位;比亚迪以3.35GWh占比21.50%,排名第二;两家合计占比63.74%。国轩高科以892.23 MWh占比5.73%排在第三位,第四名孚能科技以753.56 MWh占比4.84%,第五名亿纬锂能以547.82 MWh占比3.52%,动力电池行业前5家企业市场占有率达到77.82%。总体来说,电池行业还是呈现出赢者通吃的局面,并且行业前几名的市场占有率还有望继续扩大。

 

2018年1-7月动力电池中三元电池各企业占有率:

(数据来源:合格证、东方财富证券研究所)

 

2018年1-7月动力电池中磷酸铁锂电池各企业占有率:

(数据来源:合格证、东方财富证券研究所)

 

在新能源汽车行业产能总体过剩的背景下,动力电池产业表现为结构性产能过剩,龙头企业的优质产能受到追捧,而中小厂商的落后产能得不到很好的消化,生存空间将不断受到挤压。在过剩产能出清的逼迫下,部分原先从事动力电池中小厂商转向了新的细分领域——消费类电子电池。传统3c数码类消费电池市场已经饱和,但由于目前新型消费类电子电池市场需求有逐年增长的趋势,相较于殺得难解难分的动力电池市场来说,竞争压力相对较小。

 

有色金属巨头们的选择:资源整合 强强联手


相较于中小企业难以挤进市场的遗憾,有色金属的巨头企业往往烦恼是市场份额的失去。同样以钴锂行业为例,在自身拥有自由矿资源的基础上,巨头企业十分注重自身产能的建设,在市场份额上巩固好自己的寡头地位,同时进行上下游之间的优势资源互补,实现资源的深度整合。

11月9日,华友浦项/浦华新能源材料有限公司年产3万吨动力电池三元前驱体/正极材料项目开工典礼举行,标志着钴业巨头华友钴业与钢铁巨头浦项制铁的战略合作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华友浦项新能源占地141亩,总投资10.08亿元,建设年产3万吨动力电池三元前驱体材料项目。其中一期项目年产能5000吨,将于2019年8月建成投产。浦华新能源占地156亩,总投资9.3亿元,建设年产3万吨动力电池三元正极材料项目。其中一期项目年产能5000吨,将于2019年8月建成投产。华友钴业与韩国最大钢铁生产商浦项钢铁的合作源于今年年初,2018 年 1 月华友与浦项成立浙江华友浦项新能源有限公司、浙江浦项华友新能源有限公司两家合资公司,主要从事锂电相关前驱体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这两家位于中国的合资公司将从2020年开始生产三元材料前驱体和负极材料。

(钴业巨头和钢铁巨头的合作)

 

浦项制铁是世界500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跨国公司,华友是中国民营企业制造业500强、全球钴行业的领先者,合资经营是优势互补、互惠互利的强强合作。华友钴业表示,此次投资为充分把握国家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机遇,满足新能源市场对高端动力电池材料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为公司从钴行业领先者转型发展成为锂电新能源材料行业领导者谋得先机。如市场未发生重大不利变化,项目建成达产后,预计可实现年均营业收入125.25亿元,年均利润总额11.81亿元。

华友钴业副总经理方圆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是上游、中游企业,拥有资源和钴的冶炼产品。但我们想通过合资把产业链往下延伸,这样能够保障上游资源、中间冶炼产品能够得到充分利用。借助世界500强企业,我们希望能够进入到品牌更好的新能源汽车的市场里去,包括欧洲车企品牌等。” 据东北证券统计,目前,公司部分高端三元前驱体产品通过 BASF、LGC、当升、杉杉等知名企业的认证,已具备年产2 万吨产能。15 万吨三元前驱体生产项目计划2020 年投产,与LG、浦项合作的项目也稳步推进。同时,华友收购了TMC 70%股权,延伸三元锂电回收、认购AVZ 股权,涉足锂资源探采。公司正着力打造钴+锂-前驱体-资源回收一条闭合的三元材料产业链,公司正向锂电新能源材料的领军者迈进。SMM认为,正极材料企业的多元化与国际化,有助于生产企业以优势成本整合全球资源,提供具有竞争力的锂电产品。上游矿商与下游终端企业的合作,不但可以保证公司大量产能未来的销路,同时也将优势互补,快速提升产品的技术水平。

 

结语


“企业难做啊,有投资,没回报;有收入,没利润;有利润,没现金!”一位从事有色工业的民企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评述道自己当下的处境。在宏观面的大环境下,资金流告急,下游订单需求萎缩,加之激烈的同行竞争,许多民企都挣扎在生存的边缘。虽然艰难,但是这位负责人却对未来仍然持乐观意见,“虽然营商环境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但是也已经有了很大改善。”

11月1日,习 近 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中强调民营经济是我国经济制度的内在要素,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我国民营经济只能壮大、不能弱化,而且要走向更广阔舞台。自座谈会后,各层级政府对此都做出表态,一些民企纾困的政策陆续出台,如央行行长易纲表示,针对民企、小微企业融资难将采用信贷、发债、股权融资“三支箭”政策组合,支持民营企业拓宽融资途径,帮助民营企业渡过难关;中国银保监会也在考虑鼓励各大行大力增加民企信贷额度。大量的纾困民企的政策出台公布,给民企打下了一支强心剂,我们也相信,民企的活力,民企的韧性,民企的强大生命力终将让民营企业脱困,并走上更为强大的发展新阶段。


扫描二维码,申请加入SMM金属交流群,请注明公司+姓名+主营业务


 

*上海有色(SMM)原创新闻,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https://news.smm.cn/news/100857919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