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蓄电池 >

成本优势叠加性能提升 “少数派”磷酸铁锂电池能否逆袭

SMM网讯:一度风光的磷酸铁锂电池,逐渐沦为动力电池市场“少数派”。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磷酸铁锂电池市场份额降至不足40%;而2016年占比超过70%。由于产能严重过剩,今年以来,磷酸铁锂材料价格同比下降约30%。

磷酸铁锂材料厂商面临困境的原因,主要在于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增量已由客车切换为乘用车,补贴政策导向及乘用车本身对高能量密度的追求,使得能量密度不够高的磷酸铁锂动力电池市场占比萎缩。同时,发展可期的储能领域短期难以起量。

为应对电池技术路线的切换,比亚迪、国轩高科等动力电池头部企业进行两手准备,提升磷酸铁锂性能的同时,蓄力发展三元电池。

对于三元电池原材料价格上涨,磷酸铁锂电池能否收复乘用车失地的问题仍存在争议。争论的焦点一是提高磷酸铁锂能量密度会否引发安全问题;二是补贴政策退出后,磷酸铁锂会否因为价格优势重新崛起。

沦为少数派

数据显示,2018年9月国内电动汽车市场锂电月装机量高达6.01GWh,与去年9月的3.18GWh相比,增幅高达88.9%。在这6.01GWh装机总量中,NCM三元电池为3.59GWh,占比59.8%;磷酸铁锂电池装机量为2.35GWh,占比39.2%。

过去两年,磷酸铁锂一直稳居动力电池半壁江山。2016年,其在电动客车市场占据主导地位,搭载的磷酸铁锂电池装机量占比高达70%以上;虽受客车补贴退坡政策影响,2017年电动客车产销量下降,但磷酸铁锂装机量占比仍接近一半。

今年以来,磷酸铁锂电池装机量占比持续下滑。今年前三季度,电动汽车市场共实现锂电装机29.5GWh,磷酸铁锂电池占比下降至37.8%。三元电池装机量占比则稳步上行,由2016年的20%上升至2017年的44.71%;至今年前三季度稳定在60%左右。

业界普遍认为,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增量已经由客车切换至乘用车市场,补贴政策导向和乘用车本身对高能量密度的追求,导致能量密度不够高的磷酸铁锂动力电池占比萎缩,市场需求低迷。

这使得磷酸铁锂材料产能严重过剩、价格不断下跌。业内人士向中国证券报记者透露,目前磷酸铁锂材料的主流价格为6万-7万元/吨左右,相比于今年年初的9万-9.5万元/吨的价格下降了30%左右。

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GGII)调研数据显示,目前生产磷酸铁锂材料排名靠前的企业包括比亚迪、贝特瑞、湖南升华、安达科技、北大先行、斯特兰、德方纳米、重庆特瑞、国轩高科、烟台卓能等。这10家企业市场份额占比约85%,市场集中度高。

动力电池厂方面,根据真锂研究发布数据,2018年9月磷酸铁锂电池装机量排名前三的电池厂商分别为宁德时代、比亚迪、国轩高科,占据市场份额为87.5%。

“有些电池厂或材料厂是磷酸铁锂和三元并行,但有些企业一直走磷酸铁锂路线,今年比较惨淡。”业内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以国轩高科为例,公司目前出货电池仍以磷酸铁锂电池为主。真锂研究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国轩高科的装机量为1.41GWh。其中,磷酸铁锂电池1.33GWh,占比超过90%。根据公司三季报,前三季度,国轩高科扣非净利润为4.01亿元,同比下降22.32%。对此,招商证券分析师指出,前三季度扣非业绩下滑原因之一是产品出货价同比下滑较大,导致毛利率同比下滑4.1%,未来业绩空间还要看三元电池的进展。

新三板企业安达科技主营业务为提供磷酸铁锂电池正极材料。10月15日,公司披露三季报业绩预告,预计前三季度实现挂牌股东净利润为6500万元-7100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52.64%-48.27%。

“今年以来,动力电池厂商洗牌加剧,不论是磷酸铁锂电池还是三元电池领域,头部企业占比越来越高,排名靠后的企业分到市场份额越来越少。连头部企业都出现利润增速下滑,很多中小电池厂商面临着亏损甚至破产的风险。”高工产业研究院(GGII)院长罗焕塔告诉记者。

业内人士认为,未来磷酸铁锂市场主要集中在商用车和储能领域。但这两大市场能否挽回磷酸铁锂的颓势仍值得商榷。

真锂研究首席分析师墨柯认为,电动客车销量增速将逐步放缓。“客车市场总量稳定在24万辆左右。目前商用车中电动车产量超过10万量,整体比例超过40%。传统客车技术成熟、稳定,而电动客车还属于新产品,与传统客车之间稳定性方面存在差距。超过40%的占比实际上偏高,很大程度是补贴政策刺激产生的结果。未来电动客车的销售增速将逐步放缓。”

储能市场方面,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储能市场增速很快,未来将给磷酸铁锂材料带来新一波应用机会。但由于目前储能市场规模偏小,短期内难以起量。

受挫乘用车市场

对磷酸铁锂材料厂而言,最大困境在于客车市场销售增速放缓,而储能领域难以短期上量。同时,受制于磷酸铁锂电池本身能量密度的短板,无法抓住乘用车这一高速增长的市场。

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在29.5GWh的动力电池总装机量中,EV乘用车市场前3季度累计装机16.1GWh,占比达54.4%,排名第一。单看今年9月的数据,电动乘用车实现装机3.31GWh,比去年的总和还多,同比增长高达165.6%。

“以前是得电动客车者得天下,现在是得电动乘用车者得天下。”墨柯说。

今年前三季度,在电动乘用车16.06GWh的总装机量中,13.98GWh采用三元电池,占比约为87%;而磷酸铁锂电池占比仅12%。“还有少数乘用车在用磷酸铁锂电池。比如,不追求高续航、用于城市通勤的乘用车,或者低速车。”天风证券分析师杨藻指出。

磷酸铁锂电池和三元电池能量密度差距有多大?“目前磷酸铁锂单体电芯能量密度约在140-150Wh/kg,电池系统能量密度约为110-120Wh/kg。而常见的三元电池单体电芯为200Wh/kg,系统能量密度约在140Wh/kg。”罗焕塔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为何高能量密度成为电池厂、车企竞逐的目标?一方面受补贴政策引导。根据2018年6月实施的补贴新政,电池系统能量密度补贴门槛由2017年的90Wh/kg提升105Wh/kg,105(含)-120Wh/kg的车型按0.6倍补贴,120(含)-140Wh/kg的车型按1倍补贴,140(含)-160Wh/kg的车型按1.1倍补贴,160Wh/kg及以上的车型按1.2倍补贴。换言之,搭载磷酸铁锂电池的乘用车只能拿到0.6倍或1倍的补贴,而三元电池一般而言至少能拿到1倍以上补贴。

另一方面,对于乘用车而言,系统能量密度高低至关重要。电池的能量密度指的是电池平均单位体积或质量所释放出的电能,会影响到车辆的续航里程。“举个例子,200公斤电池包,如果能量密度是140Wh/kg,200KG可以装28度电。如果能量密度是120Wh/kg,200KG可以装24度电。这对乘用车而言很要命,因为乘用车内部空间有限,整体结构设计中只有200公斤左右的重量留给电池包,装28度电当然比24度电跑得更远。”墨柯告诉记者。

头部磷酸铁锂电池厂正在努力补足这一短板。比亚迪相关人士向中国证券报记者透露,目前公司磷酸铁锂电池系统层面能量密度最高可以做到140wh/kg。

国轩高科今年9月接受机构调研时表示,已完成了磷酸铁锂单体能量密度由170Wh/kg向180Wh/kg产线升级改造。接近三元523的性能指标,且能满足新能源汽车300公里以上的续航里程。同时计划2019年将磷酸铁锂单体电芯能量密度最高提升至接近200Wh/kg。

头部企业尤其是早期技术路线偏向磷酸铁锂的企业多在进行两手准备,提升磷酸铁锂技术路线的同时,蓄力发展三元电池。

上述比亚迪相关人士指出,目前比亚迪商用车和E6仍然在使用磷酸铁锂电池,乘用车今年已经全部换装三元电池。2018年,比亚迪在青海新增了24GWh的三元电池产能,加上截至2017年底16Gwh的总产能(其中6Gwh是三元电池,10Gwh是磷酸铁锂电池),预计2019年年底动力电池总产能达40Gwh。

国轩高科表示,正全力推进三元电池开发及投产,已完成原有两条111产线升级为三元622产线的改造,并已稳定、批量向客户供货。同时新建的4GWH升级版三元产线,已经完成一条产线的打通,预计四季度供货。

“以前走磷酸铁锂路线的中小电池厂要转换三元路线就没那么容易。一来原来上游供应商的关系都在磷酸电池体系上,要重新建立三元体系比较困难;二来还要与现有电池厂在客 户资 源上展开竞争。”墨柯指出。

能否收复失地

磷酸铁锂能否收复乘用车市场失地,首要问题是提高磷酸铁锂能量密度会否引发安全问题。

“虽然能将磷酸铁锂单体电芯能量密度做到180Wh/kg以上,但多数还处于小试或者中试阶段,未大批量上市,还需要进一步验证产品的稳定性和可靠性。”罗焕塔指出。

墨柯强调,磷酸铁锂极致追逐能量密度或引发安全问题。一般来说,单体电芯单位空间聚集的能量越多,瞬间爆发出来的危害性越大,安全性越低。由于磷酸铁锂电池能量密度普遍低于三元电池,安全性相对高一些。

“与三元电池通过提高单体电芯提升能量密度不同,磷酸铁锂电池提高能量密度的方式主要是提高电池整体成组效率。”墨柯强调,这里面潜藏危险。电池成组效率越高,意味着其中安全部件减少。一般来说,磷酸铁锂电池成组效率80%属于正常水平,现在有些厂家已经做到90%以上。

另一个争议的焦点是补贴政策退出后,磷酸铁锂会否因为价格优势实现逆袭?

国轩高科接受机构调研时表示,随着补贴退坡,磷酸铁锂的低成本、长寿命、高安全性等优势在乘用车领域将逐渐突显。

今年8月26日,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关于“怎么看待磷酸铁锂电池和三元电池的技术路线之争”的提问时表示,两种电池都很重要,未来将根据不同的情况进行应用。

“比如,商用车、大巴、卡车更多采用磷酸铁锂电池,轿车、乘用车使用三元电池更多一些。如果三元电池原料价格持续上涨,一些低端乘用车、对价格很敏感的车辆可能重新采用磷酸铁锂电池。成本上涨不利于三元电池发展。未来电池路线由成本、技术多方面平衡后形成的市场决定。”

杨藻认为,即使补贴退出,乘用车追求高能量密度总体趋势还是不会改变。“这是市场决定的。一方面消费者对续航能力有要求;另一方面能量密度越高,车辆装载的电池越少。现在很多整车装了电池后,车内空间大大减小,导致后备箱空间缩减或者后排座椅突出。”

“价格优势方面,三元电池原材料成本上涨未来将逐步缓和。过去三元原材料价格上涨的一大原因是,三元电池产量快速增长过程中部分原材料环节产能跟不上,短期出现瓶颈。随着产能逐步上升,原材料价格将维持较为稳定的状态。”杨藻表示。

“汽车市场空间大,客户层次多样化。未来磷酸铁锂电池在乘用车市场还是有不少应用场景。比如,中短距离行驶的车辆。”罗焕塔说。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