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行业 >

刚果矿业十年风云大变幻:从西方独占到中企爆发,做钴锂这篇必读!

在前文《理想、行动、复仇:从史前文明到现代纷争,两万字刚果金政经史(钴锂新能源玩家必读)》里我们已经回顾了刚果金的历史,这一篇,我们主要讲的是刚果金矿业开发格局的大变迁和中企在刚果金的布局。

由于矿产资源储量丰富,刚果金获得的投资主要来自矿业领域。根据刚果金投资促进署(ANAPI)提供的数据,刚果金2016年共吸收投资177.25亿美元,较2015年同比增长149%,其中矿业领域投资约93.42亿美元(占比53%),其它领域投资共计83.83亿美元(占比47%)。

2016年刚果金矿业领域投资额共计93.42亿美元,主要外资来源国为美国、加拿大和中国,投资额分别为18.45亿美元、16.35亿美元和15.78亿美元,约占矿业外资总额的19.75%、17.51%和16.89%。

刚出口商品以初级产品尤其是矿产品为主,矿产品占出口贸易的比重高达98.3%,主要有铜、钴、锌、钻石、黄金、原油等。

在2015年进出口商品中,进口额列前三位的商品分别是食品(14.07亿)、工业专业设备(11.1亿)和工程车辆(9.34亿);出口额列前三位是铜(63.9亿)、钴(24.8亿)和原油(4.1亿)。

刚果金矿山品位高,可以称为是全球铜钴矿的王者,全面优于镍钴伴生矿。尚未进入系统性地下开采的阶段,基本都是露天开采。

对于钴矿来说,刚果金储量全球第一,占比50%;钴矿产量也全球居首,过去三年刚果金钴年产量在7-9万吨之间,全球占比基本都在70%以上;品位多在0.3%-0.5%之间,全面优于其他产地;当地露天民采矿一般是8%-10%。

而刚果金的铜矿探明储量虽然在全球占比仅为2.7%,铜矿产量每年100万吨左右,全球占比4.7%,排名仅为世界第七;但考虑到刚果金的勘探开发程度很低,随着铜价逐步上涨带来的资本开支增加,刚果金加丹加铜矿带增储和增产潜力巨大。紫金矿业在科卢韦齐的卡莫阿铜矿2016年底以来就连续大幅增储,且都是厚大、高品位矿体,适合露天开采,就是明证。

刚果金铜矿的超高品位使工业化开采的矿山基本都在3%以上,是国内平均水平的10倍以上;民采矿品位甚至达到20%-30%。

虽然刚果金目前的探明储量虽并不惊人,但考虑到其勘探开发程度很低,加丹加铜矿带在未来的增储潜力巨大。

在镍价已经全面走弱的背景下,镍钴矿山开采经济性系统性降低,刚果金的铜钴资源地位将越来越高。

而且,刚果金 大矿、富矿多,尤其是加丹加铜矿带西北部是王者聚集之地,Mutanda、Katanga、Tenke均是世界级的铜钴矿山,光Mutanda、Tenke就贡献全球超过40%的钴产量,服务年限均高于25年。

丰富的自然资源,吸引了全球的大宗商品巨头来到刚果金进行探险,从几百年前的欧美人残酷掠夺,再到近些年中国企业逐步进入帮助刚果人民发展基础设施和经济水平,可以说,刚果金的经济史,就是一部矿产资源的开发史。

刚果金矿业格局大变迁:从西方独霸到中国崛起

刚果金矿产的商业性开采始于1920年。在1970年到1988年间,刚果金每年生产的铜金属量约在40-50万吨。

之前我们在《理想、行动、复仇:从史前文明到现代纷争,两万字刚果金政经史(钴锂新能源玩家必读)》里面已经提到过:

蒙博托第二次行动之后实施了一系列政策来稳定政局。

政治稳定的刚果立刻成了外国投资者眼中的热地。刚果拥有丰富的铜矿、钴矿、工业钻石以及其他矿产,矿业成了刚果经济发展的基础。蒙博托也制定了非常有吸引力的投资政策。

美国人也非常帮忙,1970年蒙博托两次访美,尼克松都表示要鼓励美国人到刚果投资。与此同时,矿产的价格也非常好,给刚果带来了巨额收入。

以此为基础,蒙博托推动了很多大项目的建设,利奥波德维尔的钢铁厂、刚果河下游印加(Inga)地区的大型水库、从印加到矿业中心加丹加的远距离输电项目,以及众多新的矿产项目和冶炼项目。

到1974年,欧美投资人在刚果的投资总额已经达到了20亿美元。

但随着刚果政局的逐步动乱,1992到2001年间这个数字急速降到5万吨/年。

在2001年之后,刚果金铜矿年产量才又稳步增加。

作为一个曾经的殖民地,刚果金虽然在上世纪60年代获得独立,但在中国这个大玩家进入刚果金之前,其大部分矿产的开发,还是掌握在欧美巨头手里的。

美国自由港曾长期持有TFM项目这一大型铜钴矿山,比利时GroupeForrest也持有了许多类似PE527、Luishia等项目,Katanga作为曾经给最大的单体钴矿,最初由加拿大人开发。

在刚果金被认为具有深厚背景的非官方看守人Dan Gertler,也是个白人。

Dan Gertler在刚果金的地位背景深厚,与总统Kabila和Gécamines的负责人Katumba、Albert Yuma都建立了深厚友谊关系。

1997年,23岁的Dan Gertler初到刚果,就和总统的儿子Joseph以及前总统在Kinshasa初次见面,他们之间的友谊亦由此开始。

根据2001年联合国调查,Dan Gertler提供2千万的现金给Kabila用来购买武器,对抗叛军以巩固政权。

Dan Gertler的公司IDI从而获得刚果钻石交易的垄断权,每年价值数亿美金;经过20多年的时间,Dan Gertler也俨然成为整个刚果矿业交易的非官方看守人。

除此之外,Dan Gertler与Gécamines的负责人Katumba、Albert Yuma也有着深厚的友谊;Katumba称Gertler为自己的双胞胎兄弟,当嘉能可Glencore为开发Katanga的铜矿资源与Gécamines的谈判陷入僵局时,正是Gertler的积极介入,使得双方很快达成了一致。

而在当美国财政部将Gertler列入特别指定国民(“SDN”)时,Gécamines的现在主席Albert Yuma认为他受到了不公正对待。

实际上对于在刚果金这种发展中国家来说,跟他们打交道,很多时候往往是需要先找到合适的人。

欧美的势力在刚果金深耕了几百年,他们的影响力暂时还是很大的。

2006年上映轰动一时的著名好莱坞电影《血钻》,主人公丹尼·艾契就是以Dan Gertler为原型刻画的。

导演格雷格·坎贝尔命名主人公名字时颇具创意地,将Dan Gertler以及他的父亲Asher Gertler的名字部分合成在一起,成功地塑造了一个大发战争财的钻石军火走私贩的角色形象。而饰演该角色的演员,则是国际巨星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而这个Dan Gertler的另外一个身份是什么呢?以色列的钻石大王Moshe Schnitzer的外孙。

Moshe Schnitzer,以色列钻石工业的奠基人之一,曾任以色列钻石交易所主席、世界钻石交易所联盟主席,并且被上述两个组织授予终身荣誉主席称号。

Moshe Schnitzer于1921年出生于罗马尼亚,并于1980年开办了自己的公司M. Schnitzer & Co.,他的公司成为以色列钻石工业的核心成员之一,为推动以色列钻石交易所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钻石交易所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今天,在以色列钻石交易中心门前,镌刻着以Moshe Schnitzer 为荣的字句,以纪念他一生为整个行业带来的贡献。

Moshe Schnitzer在1968年到1972年、1978年到1982年间两次时任当时世界钻石交易所联盟主席。

在长达26年的任期里,以色列的钻石交易所从原来在国际市场相对边缘化的位置,上升到当今最庞大、最现代化的交易所。每年打磨好的成品钻石进口量从2亿美元上升到34亿美元。

另外,他在以色列的政坛也具有相当的影响力。以色列两任首相伊扎克·拉宾和果尔达·梅厄都通过Moshe Schnitzer以钻石交易为手段,传达政治以及私人消息给当时的苏联领导人。

Moshe留下了三个孩子,Hanna Gertler, Etty Yovel和Shmuel Schnitzer,并由儿子Shmuel子承父业。

这个家族的钻石公司M. Schnitzer & Co.一直是以色列钻石交易所的重要成员。甚至Moshe的孙子Shai Schnitzer,都相继加入家族生意,经营钻石业务。

Moshe的外孙,也就是上文提到的刚果金非官方看守人Dan Gertler,在非洲也是最主要的钻石商人之一,Dan Gertler也是他们家族第一个经营钻石毛胚多于成品钻石的人。

从上面那些错综复杂的关系,我们可以看到要想在一个国家扎根并经营一个行业,是多么考验人的一件事。

而由于对大宗原材料的巨大需求,2002年起中国矿企抢滩登陆。

一开始的中国企业基本以火法铜冶炼为主,收益巨大。

2002年刚果金新矿业法颁布,国家的铜钴矿石开采由单一的国企垄断向民间开放。在当时手抓矿盛行的背景下,30%以上品位的铜矿很多,中国矿企抢滩登陆投资小见效快的火法冶炼,以焦炭为燃料将铜矿石加工成铜锭直接出口。

在经历了2004-2007年的铜牛市时,当时的企业均获得巨大收益。

但是那十年之间,中企也经历了两轮大浪淘沙,2008年金融危机淘汰一批中小型企业。

在经历2008年金融危机铜钴价格暴跌后,一大批在刚果金进行矿产收购的中国、印度收矿仓库倒闭。同时,规模较小的中国、印度的冶炼企业倒闭。

较早起步的松华矿业倒闭,科塔、华鑫、嘉兴、盛宝矿业陷入严重的债务危机;新来的金聚成矿业刚建好火法生产线即停产。国际知名矿业企业必和必拓也因为不适应刚果金的经营环境全面撤出刚果金。

2009年开始火法向湿法的技改浪潮。随着矿山开采的不断推进,距离城市较近、埋藏浅、容易开采的矿逐渐衰减,6-15%的中低品位矿石逐渐取代过去25%以上的高品位矿石。

对于许多火法冶炼企业原料保障越来越成为问题,盛宝、科塔、嘉兴、佳纳金属、诚意矿业、富丽矿业、黎巴嫩的BAZANO相继停产,以焦炭为燃料的火法冶炼基本退出历史舞台。

与此同时,对中低品位矿石适应性较好且回收率较高的湿法冶炼逐渐崛起。Cimco、金聚成、鹏欣、寒锐迈特矿业的湿法产线相继建设起来。

十年之后:欧美企业强者恒强,但中国公司迅速崛起

2012年欧债危机以后,中国矿业公司在中国“超级周期”中逐步壮大,客观上具备了向海外输出资本和产能的实力,在进行充分可行性研究、与当地政府及公司的商业谈判、项目设计后纷纷寻找合适时机入主大家的老牌国际矿业企业。

主要项目包括:

随着这些项目的推进,中资企业正在刚果金矿业版图中迅速崛起。

华友钴业:

2003年即在刚果金布局,2018年PE527、Mikas矿山将投产。

早在2003年,华友钴业就来刚果金建设3.7万吨火法铜冶炼;自2006年开始在刚果金布局原料采购网点,并于2008年收购了多项钴铜矿业权,择机向上游矿山领域拓展,2008年公司控制MIKAS公司75%股权(拥有KAMBOVE尾矿),现持有72%股权,另外由Gecamine控制不可稀释的28%股权。

2015年,华友钴业下属子公司刚果东方国际矿业有限公司(CDM公司)与刚果国家矿业公司GECAMINES于2015年6月25日签署《关于PE527采矿权相关矿权的全部转让合同》,由CDM公司购买GECAMINES持有的PE527采矿权相关的全部权益以及在合同生效之日采矿权所覆盖区域内的人工矿体。

产能结构及规划

华友原料基地:Mikas1000吨,PE5273000吨;

粗炼基地:3.7万吨火法铜,1.2万吨湿法铜,1.1万吨粗制氢氧化钴,以及钴精矿。

CDM冶炼厂:3.7万吨火法粗铜,1.2万吨湿法电铜+粗制氢氧化钴1.1万吨,以及火法粗铜项目和电铜项目项目。

2015年5月份收购PE527矿区。目前先开发鲁苏西矿区,年产100万吨矿石处理量,排产计划前7年原矿,后三年地表尾矿。鲁库西是看铜价情况再做计划。铜金属量1.3-1.5万吨,钴前五年精矿含量3400-3600吨。

洛阳钼业:成功底部收购TFM优质铜钴矿山

洛阳钼业是世界领先的钼生产商之一,拥有三个世界级钼矿,同时也是中国最大的钨生产商之一。继公司于2013年收购澳大利亚境内Northparkes铜金矿的80%权益之后,本次从自由港(Freeport)收购TFM进一步扩充公司的全球矿业版图,更为多元化的商品组合也有助于公司成为国际一流的大型矿业企业。

本次收购标的FMDRC为FCX间接控制的全资子公司。FMDRC间接持有位于刚果金境内TFM56%的股权,TFM拥有TenkeFungurume矿区。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间接持有FMDRC100%的股权,从而获得TFM56%的股权,即通过收购上述交易标的实现对TFM的控制。

TFM矿区情况:TenkeFungurume矿区位于Katanga省境内,该矿区的开发可以追溯到1917年,直到2009年才由TFM正式开始采掘并投入生产。是全球范围内储量最大、矿石品位最高的铜钴矿之一(矿石储量1.83亿吨),也是刚果金国内最大的外商投资项目。

业务涵盖铜、钴矿石勘探、开采、提炼、加工和销售,拥有6个矿产开采权、近1500平方公里的矿区、从开采到深度加工的全套工艺和流程。

产能产量:主要产品为电解铜和氢氧化钴初级产品。矿区铜/钴金属储量分别为471.81万吨/56.9万吨,品位分别为2.6%/0.31%。目前该矿区已探明的铜、钴经济储量分别为376万吨和51万吨,基于目前的开采规模,其经济储量服务年限约为25年。

寒锐钴业:迈特矿业扩产3000吨粗钴,新建5000吨电解钴

2007年在非洲刚果金投资设立了迈特矿业子公司,主要从事铜钴矿资源的收购、粗加工并出口业务,以及电解铜的生产和销售。刚果迈特拥有4000吨金属量钴精矿选矿生产线、5250吨电解铜生产线、2000吨金属量氢氧化钴生产线、12000吨硫酸配套生产线。截至2016年12月31日,刚果迈特总资产折合人民币3.23亿元,净资产折合人民币1.63亿元。

运营模式:

刚果迈特作为公司海外原材料保障基地,在非洲刚果金开展铜钴矿石的收购、开发和初步加工,接下来,一部分产品通过香港寒锐向国际市场销售,一部分运回国内,经过江苏润捷进一步加工成各类钴盐产品,钴盐再经过发行人深度加工后成为钴粉后对国内外客户销售。

金川国际:2011年成功收购南非Meterex

2011年8月金川集团有限公司获得了Metorex公司全部已发行股份的31.15%的不可撤销股权。当时,Metorex公司拥有的矿山主要分布在赞比亚和民主刚果,主要包括Chibuluma、Ruashi以及MMK等。2012年1月正式完成股份交割。

Ruashi矿包括3个露天矿及一个生产直接在国际市场上销售的阴极铜的加工厂。目前企业在积极推进Ruashi矿三期项目,为Ruashi Minning后续的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Ruashi矿2016年年产量铜32129吨、钴3391吨,产品销量铜32233吨、钴3264吨。

Ruashi矿是氧化矿和硫化矿,矿产资源量为583千吨铜和78千吨钴,铜品位2.3,钴品位0.3;储量为161千吨铜及29千吨钴,铜品位2.1,钴品位0.4。

中铁资源:

中铁资源在刚果金有五家合资子公司,分别为MKM矿业股份有限公司、绿纱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刚果国际矿业股份有限公司、中刚基础设施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和华刚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中铁绿纱项目:绿纱矿位于刚果金卢本巴希绿纱镇,属赞比亚—刚果金铜矿带,是大型露天铜钴矿山,矿区矿床有5个矿体,面积5.04平方公里,资源储量3111.4万吨,铜金属资源量76.8万吨,钴金属资源量5.69万吨。其中,铜平均品位2.69%,钴平均品位0.13%。

项目是中铁资源实施走出去发展战略在刚果金投产的第二个项目,也是投资最大的项目,2014年投入生产,服务年限15年。规划产能是年产阴极铜3.3万吨、钴1000吨、硫酸5万吨。目前没有上钴生产线。

中铁MKM项目:MKM矿业股份有限公司是从事矿山开采、冶炼型矿产资源开发企业,该公司矿区总面积为6.72平方公里,产品有阴极铜、氢氧化钴、硫酸及二氧化硫。该公司2012年底生产出第一批阴极铜,2013年6月生产出第一批氢氧化钴,2013年开始进入生产经营期。

中铁国际:只有冶炼产能,无矿山,主要进行外购矿石处理。2016年铜产量在10000吨左右,实际建设产能1.8万吨铜冶炼,2000吨钴,但钴生产线没有运行。

紫金矿业

2014年11月,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属全资子公司金城矿业有限公司与浙江华友钴业股份有限公司于2014年11月3日签署《股权收购协议》,金城矿业作为买方,出资收购华友钴业持有的目标公司51%的股权,收购价款合计77916700美元。

2015年10月8日正式项目开工建设,2017年3月份开始试生产。目前选厂系统运行稳定。产出精铜1400-1500吨左右的铜金属量,精矿3000-4000吨。冶炼还在建设调试,2017年年中投料试生产。

公司2016年最新募投项目科卢韦齐为公司新增铜资源储量约为154万吨,平均品位约为4%,该项目预计于2017年投产,规划产能为每年产铜5.8万吨。

产能产量:

设计能力选矿日产 5000吨(矿石处理量),按照330天,满负荷,年产量约为165万吨/年。产能(以金属量计)约为5.5万吨。

华刚公司:特大铜矿一期投产(目前只生产阴极铜,钴在尾渣富集)

2015年11月,中国中铁、中国电建、中国水电组成的中国企业集团开发的868万吨特大铜矿一期投产;公司注册资本金1亿美元,项目总投资67亿美元。目前,中国中铁持股41.72%,中国电建持股25.28%,浙江华友持股1%,刚方持股32%。

产能结构及规划

项目储量品位及产量:华刚铜钴矿位于刚果(金)加丹加省科卢韦齐市,由6个矿段组成,矿区面积11.5平方公里,控制加推断级矿石量2.5亿吨,铜品位3.47%,钴品位0.215%,铜金属量868万吨,钴金属量54万吨。矿石类型以氧化矿为主,是世界级特大铜钴矿山。该生产线达产后每年能处理矿石量455万吨,每年产金属铜12.5万吨,但伴生钴并未选矿,目前在尾渣中富集。

中色集团:

Deziwa矿山项目:51%权益,投产后钴年产量1万吨

2016年,中国有色矿业集团与刚果金国家矿业总公司gecamines就Deziwa矿山筹资建设及运营敲定框架协议。Deziwa铜钴矿项目位于世界级的铜矿成矿带区域,在刚果金加丹加省Kolwezi东35km,Lualaba河东岸约5公里。

SOMIDEC拥有该项目的采矿许可权,面积约15km2。Platmin已委托GRDMinproc完成Deziwa项目最终可行性研究报告,主要开发Deziwa主矿段高品位氧化矿。

根据该可研报告,Deziwa主矿段设计采用露天开采,选冶采用传统工艺,项目服务年限近20年,总投资约4.66亿美元,年处理矿石450万吨,投产后平均年产铜约8万吨,钴约1万吨。

中国有色将为Deziwa铜矿筹资建设及运营铜矿加工设备,以BOT的形式进行开发,换取该矿51%的权益。16年落实协议,其后将决定其第二阶段计划。

RTR项目总包

2015年9月2日,中色股份与MetalkolSA签署了《刚果金RTR项目总承包框架协议》;

2016年6月30日,公司与欧亚资源子公司MetalkolSA于于中色股份总部签署了《刚果金RTR项目EPC总承包合同》。根据合同约定,中色股份将负责刚果金RTR铜湿法冶炼项目的设计、技术服务、采购、施工、安装、调试、管理等工作,项目建设周期24个月,合同金额约6.54亿美元。

万宝矿产:出售富利矿业(停产),专注开发Comika

万宝持有Comika70%股权(另外30%归季卡明所有),08年开始投Kamoay矿,2016年开始投产,2017年已经满产。

2014年12月,公司在刚果金的子公司科米卡矿业简易股份有限公司与北方国际举行了刚果金卡莫亚铜钴矿一期工程EPC总承包合同签字仪式,合同总金额9180万美元,合同的履行期限两年;2015年5月开始建设,2016年6月一期选厂试生产,2016年9月实施第三期地质勘查工程(项目增储补充勘探);2016年11月18日,卡莫亚项目生产的第一批3000吨铜钴精矿顺利运至国内客户工厂,目前已实现满产。

卡莫亚矿区共有10个矿体,面积约为9.35平方公里。已完成一期和二期地质勘查工程。经过两期地质勘查,已探获铜资源量137万吨,钴资源量33万吨。卡莫亚铜钴矿项目拟分三期开发,一期工程设计开采南Ⅱ、东Ⅱ矿,产品为硫化铜钴精矿和氧化铜钴精矿。

预计项目一期投资2.25亿美元。

鹏欣资源:建成湿法铜冶炼项目,二期拟建粗制氢氧化钴产能

公司拥有的希图鲁铜矿已经顺利生产5年,工艺技术成熟,阴极铜产量及回收率等各项生产指标均达到设计要求,属世界先进水平。公司湿法炼铜生产工艺过程中,磨矿阶段采用半自磨球磨机,矿石处理量大,磨矿效率高,生产成本低。分级过程中采用高频振动筛,分级效率好,成本较低,工艺稳定。固液分离过程中采用真空带式过滤机,适用于大规模的连续自动化生产,自动化程度高,耗用人力成本较低。

产能结构及规划

公司拟新建2万吨/年阴极铜生产线项目和7,000吨/年钴金属量的粗制氢氧化钴生产线项目。为了保障上述新建生产线项目的矿石来源,鹏欣矿投已与杰拉德金属签署了《合作协议》,约定:杰拉德金属或其当地子公司向鹏欣矿投的子公司供应其生产所需的铜矿石和钴矿石;钴矿石的供应量每年大约3000吨金属量,随着钴矿石生产线的扩建,钴矿石的供应量每年应大约7000吨金属量;铜矿石的供应量每年大约30000吨金属量;

钴矿石的品位为5%-6%、铜矿石的品位为9%-10%。

未来扩产计划:为了提高回收率上萃取项目处理尾矿;增加7000吨的粗制氢氧化钴;将铜3.6万吨扩到6万吨。

随着中国对新能源车投入的不断加码,在不远的将来,我们必将看到更多的中企,会伫立在刚果金这片肥沃的土地之上。


栏目说明:

商品精研是我们新出的一个内容模块,每天从数百份券商研报中,筛选出最新最热的券商研报加以精编,提炼出最核心的投资逻辑和最简练的图表,不管是股票、期货还是其它大宗商品相关的领域,总有你关注的!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