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行业 >

都是煤老板惹的祸:一场美加两国之间的环保战

SMM网讯:美国官员指出,泰克公司在Line Creek矿场投资6亿加元建造的水处理厂,不仅未能降低硒污染,反而无意中释放了更多生物形式的硒,造成更多鱼类死亡。

在加拿大卑诗省东南部,有一条麋鹿河,它起源于洛基山脉,沿着卑诗省与阿尔伯塔省交界线,向东南注入美加两国共享的库特尼河和古根怒萨湖。最近五六年来,美、加两国环保部门一直围绕麋鹿河上游煤矿开采争议不断。

今年6月20日,两名国际联合委员会(International Joint Commission)的美国委员致信美国国务院,称3名加拿大委员拒绝支持发布一份硒含量超标报告。该报告显示,麋鹿河上游泰克资源公司煤矿造成的硒含量超标,正在威胁着蒙大拿州水生物和居民日常生活。

国际联合委员会是美、加根据1909年“边境水域条约”(the Boundary Water Treaty)成立的跨国组织,双方各派3名成员组成委员会,负责调解两国共同用水和水域争端。其中,麋鹿河上游泰克资源公司的几个煤矿,由于不断被爆出硒污染问题,一直是美方重点关注的对象。

早在2012年9月,蒙大拿州两位参议员就致信国务卿,指责境内库特尼和古根怒萨水域遭到卑诗省采矿污染的威胁,硒含量严重超标。3个月后,美国环保署(EPA)主任直接致信加拿大环境部,投诉卑诗省麋鹿河上游的矿场开采,导致麋鹿河及其支流福尔丁河水域硒含量超过安全值20倍,对蒙大拿州生物和居民生活造成严重威胁。

2013年3月,蒙大拿大学两位研究人员理查德·豪尔(F. Richard Hauer)和埃润·赛克斯顿(Erin K. Sexton)完成的研究报告,以详实数据揭示了麋鹿河上游煤矿污染。该报告显示,麋鹿河谷煤矿下游的硝酸盐和总氮浓度,比煤矿上游或弗莱塞德河谷(Flathead Basin)高出1000倍,硫酸盐浓度高出40至50倍,硒含量高出7至10倍。两位作者当时警告,麋鹿河硒含量达到毒性级别,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豪尔—赛克斯顿研究报告

对于美国政府和学者提出的警告,加拿大联邦和卑诗省环保部门都曾作出回应,表示会加强对麋鹿河硒含量的监控。但是,六年过去后,这个问题似乎并没有得到解决。国际联合委员会中的2名美方委员,严厉指责3名加拿大同行拒绝正视麋鹿河日益严重的硒污染问题。

拉娜·波拉克(Lana Pollock)和芮驰·莫伊(Rich Moy)在提交国务院的信中说,加拿大委员不愿意提交报告,承认库特奈河流域跨界水体存在的硒污染问题。他们愿意公布的,是一份排除了泰克资源公司和加拿大环境与气候变迁的报告。波洛克说,如果不及时采取解决方案,由麋鹿河上游采矿所产生的硒超标,会持续污染库特奈跨界水域数百年,“高浓度的硒会导致鳟鱼畸形和繁殖失败,麋鹿河某些区域的鱼类死亡率,将高达50%。”

波拉克—莫伊致美国国务院的信

泰克是一家总部位于温哥华的多元化资源公司,主要从事采矿和矿产开发,包括铜、焦煤、锌和能源。它在加拿大、美国、智利等拥有13处矿场、1家大型冶炼厂、1家风力发电厂和多个重大开发项目。其中,仅在麋鹿河及其支流福尔丁河沿岸就有5个矿点。美国一直批评的麋鹿河上游煤矿,主要就是指它们。

针对美方指控,泰克资源公司发言人克瑞斯·斯坦内尔(Chris Stannell)曾表示,在过去几年里,泰克资源公司始终积极地与政府、原住民和科学家进行合作,致力于开展“麋鹿河谷水质计划”,希望能解决麋鹿河流域采矿活动所产生的环境污染问题。而且,他认为广泛的检测表明,麋鹿河流域的硒含量及其他金属元素,并没有影响鱼类种群。

泰克公司福尔丁煤矿,图片来源:泰克年度报告

但是,在美方看来,泰克资源的说法是自欺欺人。波拉克和莫伊提交国务院的信指出,2014年泰克公司在Line Creek矿场投资6亿加元建造的水处理厂,不仅未能降低硒污染,反而无意中释放了更多生物形式的硒,造成更多鱼类死亡。他们指责泰克资源隐瞒硒污染原始数据,缺乏根本解决问题的能力。

根据the Narwhal报道,泰克资源公司的环保工作,确实不尽如人意。在过去五年中,泰克资源公司因为环保不达标被罚款200万加元,仅在2017年下半年,就因为违规排放污水被罚款三次,总计7.81万加元。

对于麋鹿河上游的煤矿污染,卑诗省环境部门心知肚明,但是限于财力,始终无法进行彻底治理。2016年,卑诗省审计长卡洛·贝林格(Carol Bellringer)在一份报告中写道:“20多年来,卑诗省环保厅一直监控着麋鹿河谷地区硒含量急剧增加,但是由于缺乏监管和监督,始终没有采取有效行动解决问题,也没有公开披露发放麋鹿河谷采煤许可证的风险。”

一位从事环保工作的卑诗人士向记者透露,包括卑诗省在内的加拿大环保工作,仍然存在诸多有待改善之处,而制约进一步改善的关键因素,是经费不足。多年来,美、加两国围绕麋鹿河上游的煤矿争议不断,归根结底是卑诗省拿不出充足的资金去监管,同时迫于经济发展压力,又不得不发放煤矿开采许可证。

目前看来,两国要想避免麋鹿河下游水质污染,只能加强制度监管,对泰克资源公司施加更大的环保压力,而泰克资源公司要想有效控制硒排放,只能研发和上马更先进的污水处理系统。这意味着未来泰克资源公司的运营成本,将会不可避免地增加。

无论对于财务困难的泰克公司,还是其背后的出口市场来看,这都恐怕不是一个好消息。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