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宏观 >

冒险家的新乐园!撕开铁幕,深扒朝鲜万亿矿产及投资攻略

万众瞩目的“金特会”终于在今天上午9时在新加坡拉开帷幕。这是在任的朝美领导人数十年来首次会晤及握手。一对一会晤结束后,特朗普称,双方“关系非常好”;他们将“解决一个大问题”。目前,朝鲜与美国的官员和顾问也加入了金正恩与特朗普的对话,展开扩大化的双边会谈。

金特会的顺利进行,也为众多关注朝鲜半岛的投资者打了一针鸡血。

朝鲜会有一个什么样的未来,可能对于中国人来说更有深刻的体会。因为面对着这个国家,我们就像看到了自己国家在40年前的样子,当年那些在1978年甚至是1990年之后才开始投资中国的公司和商人,现在都已经赚得盆满钵满。

有了这么一个经验,朝鲜想不吸引中国人的关注都是不可能的。而对于朝鲜局势来说,最好的看涨期权就是丹东的房价。

在过去的一个月内,丹东房价随着朝韩关系回暖一路飙升,领涨全国房价。5月16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70个大中城市中,4月新建商品房环比涨幅最大的城市分别为丹东、海口和三亚。

丹东现在老城区最便宜的房子,打完折也要7000元/平方米,而新区房价一般在5000-6000元/平方米,这两个月基本涨了2000元/平方米以上。

在“朝鲜经济开放、新鸭绿江大桥或能开通”的盼望下,很多投资者脑海里想的是,“错过了雄安,错过了海南,可不能错过丹东了。”

因为朝鲜政府不公开其经济数据,所以有关朝鲜经济的情况,商品定价权(ID:commodityworld)只能综合各种非官方的统计进行一个大概的测算。

朝鲜人口2500万人,年GDP总规模约2000亿人民币(约300亿美元),不及中国的一个三线城市。作为参照,毗邻朝鲜的中国辽宁省面积14.8万平方公里,人口4382万,2016年GDP为22038亿人民币。辽宁和朝鲜面积接近,辽宁是朝鲜人口的1.75倍,GDP是朝鲜的十倍多。

就连上文提到的丹东,一年GDP也有1000多亿,接近朝鲜全国的一半。

而如果同韩国作对比的话,那么差距就更加悬殊了。从朝韩主要经济指标上看,韩国人口是朝鲜2倍,但经济规模是朝鲜的44倍,出口总额是朝鲜的181倍,钢铁产量是朝鲜的59倍,发电量是朝鲜的13倍,轮船持有量是朝鲜的20倍。

其实北朝鲜的经济底子并不差,往前推几十年的话,当时韩国还是一个农业国的时候,朝鲜已经是一个工业门类齐全的工业国,人均GNP一度达到2000美金。而且后文会逐步列举朝鲜的经济潜力到底在哪里。

朝鲜经济发展历程

回顾朝鲜经济的发展历程,其辉煌时期是在1958-1976年。这段时间朝鲜虽然与中国都是在前苏联式高度集权型指令性计划经济体制下发展,但朝鲜呈现出一片经济繁荣景象。

1958年朝鲜掀起的千里马运动极大地调动了劳动者的积极性,到了80年代,人均GNP已经超出2000美元,朝鲜已由贫穷落后的农业国家转变成为重工业门类较为齐全、轻工业和农业较为发达的工业国家。

然而,1978-1993年朝鲜经济历经中速、低速、停滞以及负增长之后进一步下滑,以至于到了90年代中期经济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

冷战时期朝鲜的能源主要依靠前苏联以社会主义友好价格提供的进口石油。此间,朝鲜从前苏联进口了其石油进口总量的80%。冷战结束之后,俄罗斯提出同朝鲜以国际价格为基准进行硬通货结算,这导致外汇短缺的朝鲜进口石油被迫锐减,由1990年的1847万桶锐减到2014年的388万桶。

失去了廉价石油的朝鲜,迅速从高度机械化的农业回到手工耕种的小农时代,农机和车辆因为没有石油全面瘫痪。由于原料、燃料、电力严重不足,大多数大中型企业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企业设备运转率仅达到30%。

此外连年天灾,朝鲜经济陷入衰退,进入“苦难行军时期”。经过长达25年的艰难行军,朝鲜工业生产能力至今仍远未恢复到1990年的水平(发电量约为1990年的80%,主要工业品产量约为1990年的60%)。

经济本来已经雪上加霜,同时又由于一直受到美国的军事压力,朝鲜只能继续往军事领域投入大量的资源进行建设。

朝鲜每年国家预算为30亿美元左右,明面上的国防预算是其中的1/6,也就是约5亿美元。

商品定价权(ID:commodityworld)在上文已经提到朝鲜GDP约为2000亿人民币,而中国这两年GDP百强城市都已经超过2100亿,像郴州、新乡、通辽、遵义等是中国百强城市。

想象一下通辽、遵义这样的中国小城市经济,拿去养活2500万人生活,还要造核弹,装备可以威慑美国、韩国、日本的一百多万军队,经济会是个什么状况。

朝鲜人民军总编制高达110万以上,人数居世界第四,连同预备役人数则高达900万以上,近乎全民皆兵,朝鲜有限的国力都消耗在“先军政治”发展军备上。

美国最新报告显示,2002年以来,朝鲜军费开支占GDP的比例已经位列全球第一。军费“黑洞”加上国际制裁,使得原本就非常紧张的朝鲜经济状况雪上加霜、难以为继。

从地球夜景的灯光图中可以看到,朝鲜国土上只有平壤那个“点“有灯光闪烁,经济发展状况可想而知。

但是如果换一个角度来说,如果按照今天外媒上泄露的特朗普与金正恩签署的联合文件:

第一,美国和朝鲜将遵照两国人民的愿望,致力于建立“新型朝美关系”,推动和平与繁荣;

第二,两国将共同努力,建立持久稳定的朝鲜半岛和平机制;

第三,朝方重申将遵守2018年4月27日的《板门店宣言》,承诺继续推动“半岛完全无核化”目标;

第四,美朝致力于找回战俘和失踪人员遗体,包括立即遣送已确认身份者。双方肯定,这场美朝领导人峰会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文件称,双方承诺尽早由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朝鲜高级官员带队进行后续谈判,落实双边会议的结果。

那么,朝鲜有很大的可能在未来就可以削减大量的军事开支,从而把国家建设从军事往经济倾斜,一旦世界向其打开国门,还真有可能复制当年中国走过的靠加工出口再到高端制造业提升的道路。

而且,朝鲜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典型的富矿国家,别看朝鲜现在穷,但是地下可埋藏了几万亿美刀的矿产。

万亿大生意!矿物标本室

朝鲜具有经济开发价值的矿产蕴藏区约占国土面积的80%,已探明矿物有300多种,其中有经济开发价值的矿物达200多种。最主要矿产资源有金、银、铜、钨、钼、铅、铝、镁、锌、铁矿;石灰石、云母、石棉、重晶石、萤石、石墨和菱镁矿,以及煤炭等。

因此朝鲜享有“有用矿物标本室”的称誉。

同时,朝鲜自古以来就有“产金国”之称,而且金常与银、铜等矿共生。菱镁矿和石墨储量均居世界前列。

根据韩国统计厅曾经发布的《朝鲜主要统计指标》,以2008年为基准,朝鲜地下矿物资源总价值高达6983万亿韩元(约合6.4万亿美元),其中黄金2000吨、铁5000亿吨、菱镁矿60亿吨、无烟煤45亿吨、铜290万吨等。

仅朝鲜目前正在开发的一个菱镁矿,就足够韩国使用1.8万年。整个朝鲜的矿产资源相当于韩国的24倍。而且朝鲜的矿产品位高埋层浅,很多矿已勘探完毕。

商品定价权(ID:commodityworld)综合了一下,朝鲜的资源主要有以下几类:

菱镁矿

朝鲜是世界上菱镁矿资源最为丰富的国家。总保有储量矿石60亿吨,居世界第1位。菱镁矿的重要特点是地区分布不广、储量相对集中,菱镁矿主要用作耐火材料,也用于制取镁的化合物和提取金属镁。菱镁矿能在热液作用,沉积作用和风化作用条件下形成;超基性岩经强烈风化可形成瓷状菱镁矿。

铀矿

朝鲜铀储量约2600万吨,可开采量达400万吨。澳大利亚储量为64.6万吨,占41%;加拿大为26.5万吨,占17%;哈萨克斯坦为23.2万吨,占15%;南非为11.8万吨,占8%,这4个国家就占了世界铀储藏量的80%以上。

中国已探明的可靠铀储量可居世界9大产铀国(储量超过10万吨)之列,北韩是中国是40倍……

煤矿

朝鲜煤炭的探明储量为147.4亿吨,其中无烟煤储量117.4亿吨,褐煤储量30亿吨,现有技术条件下的可开采储量约为79亿吨。大体分为无烟煤和烟煤,无烟煤产地主要在平安南北道,烟煤主要分布在咸境南北道。听说这些煤炭的质量要比山西的好很多很多。

珍贵的稀土矿

私人企业SRE Minerals宣布在朝鲜发现据称是全球最大储量的稀土矿床,初步评估结果显示潜在矿物总量60亿吨,总计2.162亿吨稀土氧化物,理论上价值达数万亿美元。

朝鲜地区拥有如此丰富的金属矿物和能源矿物,工业原料和燃料的70%都可以由国内自给自足。

目前占朝鲜矿业比重较大的部门主要是煤炭,铁矿石,铅锌以及石灰石,菱镁矿等生产部门。

铁矿石以茂山铁矿为首的20多个矿山进行生产。其中茂山铁矿埋藏量约10亿吨,是年生产能力达800多万吨的朝鲜最大的铁矿山,也是世界性的露天矿山。

这些年中国大力推动新能源车辆和新能源电池的战略,使得中国自己本身对于各种矿产和稀有金属的需求像一个巨大的黑洞一样,不管是非洲的钴还是南美澳洲的铝,都远远满足不了中国的需求。

如果朝鲜能够顺利打开国门,甚至是以自身地下丰富的各类稀有矿产搭上中国新能源的快车,那么朝鲜的经济地位,有可能比肩今日的澳洲和沙特等极其富裕的资源型国家!

这也是中国的投资者和投资者最关注的地方。

当然,即使中国作为朝鲜的盟友的时候,中朝贸易也不是一帆顺风的,甚至还闹过不少风波。

中朝贸易史

中朝贸易始于1950年。

在1950年至1953年的朝鲜战争期间,中国向朝鲜无偿提供了总值人民币72952万元的战争急需及人民生活必需物资。1958年至1963年,这个中国最困难的时段,中国以无息贷款方式为朝鲜承担了纺织厂、轴承厂、糖厂、热工仪表厂、继电器厂、电子管厂、无线电零件厂等29个成套项目。

1972年中朝商定共同建设输油管并于1976年1月竣工,年输油能力400万吨。中国也援建了20万千瓦火电厂、平壤地铁等项目,而当时中国城市中除北京外都没有地铁。

在苏联解体之前,朝鲜对外贸易80%是面向苏联和东欧的,但到了1994年,对苏联的贸易由53%骤降至8%,到95年继续下降至3%。之后朝鲜经济只能依赖与中国的贸易。

1992年以前主要采取政府间记账贸易方式。1992年两国政府签订新的贸易协定,取消政府间记账贸易后,中朝贸易曾一度增至1993年的8.99亿美元,创历史新高。此后,受朝鲜经济面临暂时性困难等影响,中朝贸易连年下滑,1999年降至3.7亿美元。

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朝鲜经济逐渐恢复,中朝贸易迅速回升,尤其是2003年以来连创新高。贸易额由1999年的3.7亿美元增至2005年的15.8亿美元,6年间年均递增27.4%。2011年朝鲜与中国的贸易额为56.29亿美元,中国在朝鲜的对外贸易中所占的比重为70.1%,另外两成多来自朝韩贸易。

2014年,中国对朝鲜进口28.6亿美元,出口35.2亿美元。2015年,中国对朝鲜进口25.64亿美元,出口29.47亿美元。2016年,中国对朝鲜进口25.39亿美元,出口28.38亿美元。基本保持稳定,中朝贸易占据朝鲜对外贸易的90%以上。

无烟煤占到了朝鲜对华出口总值的45%左右。2014年,朝鲜对华出口了1550万吨无烟煤,价值11.32亿美元。

2015年,这个数字增长到1958万吨,但由于中国进入改革转型期,煤价下跌,只换来了10.5亿美元。

2016年,出口量又增加到2242万吨,价值11.85亿美元。丰富的矿产资源也是朝鲜的创汇来源。朝鲜对华铁矿石出口金额就高达10亿美元。

朝鲜每年对华出口近8万吨鱿鱼海参等海产品,5415吨冻蟹、1584吨活蟹大约价值1.78亿美元。加工贸易包括2180万套男女外衣、2007万件T恤汗衫背心,总金额约3亿美元。

但是随着2016年以后朝鲜开展核试验,以及联合国加大对朝鲜的制裁力度,中朝贸易又开始掉头下滑。

而在过去投资过朝鲜的中国企业,也有过不少血本无归的血泪史。

投资朝鲜,坑 or 金?

如果从失败的例子看,数年前的万向集团,西洋集团以及五矿都是典型的例子。

创办于1969年的万向集团是中国著名的制造企业,但鲜有人知道的是,去年已经去世的素有“农民企业家”之称的鲁冠球,在10年前就开始积极拓展海外业务,其中就包括在朝鲜投资。

2006年万向集团获得朝鲜惠山青年铜矿51%的股权,惠山青年铜矿距离中朝边境线仅10余公里。据勘探报告表明,惠山青年铜矿是朝鲜目前已探明的最大的铜矿,现探明矿石平均品位1.3%的地质矿量3310万吨,储量位居亚洲第一。

早在2004年,鲁冠球就开始运作惠山青年铜矿,先是考察、评估,并又通过两国高层沟通交流,最后达成双方合作协议。中矿的中资合营方乃万向旗下全资子公司中矿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按照协议,中矿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拥有该合资公司51%股权,其与朝方企业的合营期限为15年。

2007年11月,万向与朝鲜采掘工业省直属的惠山青年铜矿共同组建合资企业—惠中矿业合营公司(以下简称“中矿”)。2011年,中矿建成投产。

中矿成立之初,开局似乎不错,但它其后的发展步伐并不算顺畅。中矿还在建设之中、尚未投产时,中矿中方人员突然被迫撤回中国。原因在于双方对于投资方向发生了分歧。从2007年中矿成立,一直到2009年,万向对中矿的要求是建设,而并非是投产,所以,资金也基本是用于矿山的建设。朝方希望万向投资进来的所有资金,必须花在“生产”上,但中矿中方领导认为,钱用于在两国间运送物资的车子、给员工收拾一下宿舍,也是对生产的投资。双方就此产生小分歧。

于是到了2009年,朝方突然宣布,中矿的中方员工,必须在规定时间,离开惠山,且不能携带任何已经进入矿山的机械设备,中方人员被撤回中国时长达四个月,后来时任总理温家宝访朝时,还特意就万向投资项目情况作了专门了解,后经两国政府协调,合资双方才又走到一起。

同样可以殷鉴的是,曾经的辽宁首富辽宁西洋集团董事长周福仁也曾拿出2.4亿元投资朝鲜黄海南道瓮津铁矿。

西洋集团在朝鲜的投资始于2007年,与朝鲜岭峰联合会社合资设立朝鲜洋峰合营会社,合作生产铁精粉,中方以选矿技术、生产管理技术、无形资产和资金出资,朝方则以翁津地区铁矿资源和建厂土地出资。

2011年4月,年产50万吨铁精粉的选矿厂建成,朝鲜工人掌握铁精粉生产技术后,共生产出3万多吨铁精粉。当年9月,朝方提出16条“国家规定”,称这些铁精粉不能销售,后又单方面卖掉,却未向中方支付“转让金”。

从这两个事件我们可以看出,即使是大型企业投资朝鲜,并不是100%成功的。

中国人在朝投资容易血本无归的原因,粗略有几个:

1、国家政策原因。这方面大家都懂的,不细说。但这条不是最主要原因。

2、中间人做鬼。大多数失败的投资者都有一个共同的原因,他们对朝鲜投资前并没有进行深入地实地考察,而是通过中间人的一方之言,中间人为捞取好处,或者转嫁自身的失败投资损失,过度夸大在朝投资的赢利空间,承诺当年即可获得几倍收益,而却有意回避介绍在朝投资风险。

事实上,部分风险是可以减少,甚至在投资前期就可以规避。但由于信息不对称,导致投资意向、进程和风险规避,都受到中间人操纵,导致部分中方投资者最后血本无归。

3、投资决策失败。投资者个人决断将在华投资成功经验,整体搬套在朝鲜项目上。例如,在中国极具暴利的采矿业。朝鲜矿业自从2010年开始,就已经走入下坡路,很多2011年后再介入投资该项目的投资者大多血本无归,成功者仅占少数。同时,赢利预期过高导致盲从。

不过也有不少企业这几年在朝鲜攻城略地活得很滋润。

像中兴、华为,负责朝鲜通讯网络架设,基本上朝鲜的手机通讯已经由以上两家中企平分。

而沈阳华晨汽车,与朝鲜合资成立汽车厂,生产中型、重型卡车,由中方生产,在朝组装。

长白山烟草公司,则与朝鲜多家烟厂合作,生产有20种品牌以上朝鲜香烟。

有数十家类似中企,就不一一列举。这些公司在朝设有分支机构,驻朝人数均达到30人以上,主要负责技术和管理。

对于朝鲜这种高风险的国家来说,如果投资者抱着赌的态度去朝投资,希望在短时间内获得数倍利润。那么容易导致一名投资者失去应有的冷静。

如何规避风险?相比而言,在朝投资风险要大于国内,应尽可能的减小风险系数。本人找了一些在朝鲜的朋友聊过,他们建议,初次在朝投资,不宜额度过大,选择前期了解市场、铺设关系网为主。

朝鲜也是讲究人脉,没有官方出面,合作风险较大,当然,中小额投资可以忽略此条。官方出面,不应局限于在公众场合会面,而是重在强化个人感情,你懂的。

同时,我自己作为一个常年观察朝鲜地缘政治的人,就个人角度而言,此前朝鲜跟中国发生的数次矿业纠纷的时候,朝鲜所处的国家状态仍然不是一个对外开放的状态,与中国合作开发更多还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情况。

但是目前来看非常不一样的一点是,朝鲜现在已经开始主动拥抱整个外部世界。

这次朝美和谈,以及往后可能出现的朝鲜“改革开放”,对于朝鲜来说肯定是抱着一种“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心态。

为了推动这一过程,朝鲜在其对外开放过程中,有非常非常大的概率会采取中国当年那样的政策向外国投资者倾斜的情况。

如果能够把握朝鲜这种心态,那么对于有准备的中国投资者来说,前方有可能是一顿美餐。

更多关于朝鲜和大宗商品世界的深度干货,请关注:


 

*上海有色(SMM)原创新闻,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https://news.smm.cn/news/100807869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