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属专题

2018(第十三届)上海铜铝峰会

由上海有色金属行业协会与SMM联手举办的“2018(第十三届)上海铜铝峰会”嘉宾阵容强大,报名通道已开启。

2018(第十三届)上海铜铝峰会

【铜铝峰会】刘司方:2018年全球铜矿供应格局下 铜价将稳定回升

来源:SMM

2017年罢工寒潮席卷全球,铜矿供给收紧是贯穿整个2017年的重磅话题,也是支撑2017年铜价走强的重要理由,面临2018年全球铜矿薪资谈判潮,究竟有多少家铜矿企业将面临谈判及罢工的风险?未来全球铜矿供应格局如何?2018年3月23日,由上海有色金属行业协会与上海有色网(SMM)联手举办的“2018(第十三届)上海铜铝峰会”上,Woodmac 高级顾问刘司方表示:“铜价将稳定回升”。

Woodmac高级顾问/刘司方

刘司方表示,供应端和消费端不一样,供应端的情况大家可以看得清楚,矿山的情况在经过梳理之后,相应的格局还是比较明显的。从2016年铜价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反弹,尽管这两年的价格有所波动,从中长期来看铜市依然乐观。从2011年开始的矿山端供应过剩的局面结束了。这两年不会出现大规模矿、金属的供应短缺,但是从长期来看,上游的增长是明显的。需要一个更高的金属价格来保证矿山的投资有一个合理的回报,从而保证未来有稳定的金属供应。

在过去的十几年来,尤其是从2002、2003年开始铜价有大幅度的上升,铜矿山的成本也有一个大幅度的上升。在整个大宗商品上升周期里面,能源价格以及其他的一些钢铁等产品的价格上涨,采矿行业开始扩张,对消耗品需求的增加,对专业的施工团队等第三方服务需求的增加都很大程度上增加了矿山的成本。随着2011年铜价到达顶峰随后开始下落,铜矿山成本也随之降低,但是降幅远不及铜价跌幅。

2017年的矿山成本总体上高于2016年的,但是价格反弹得更加的厉害。矿山的成本在2017年有所回升,但是他们的利润情况是有所改善的。这种情况对于市场未来的发展是有好处的。

刚果金的矿山之前成本很高,但是随着钴价的上涨,副产品的利润很大程度上抵扣掉了铜的成本,现在刚果金的矿山从成本的角度看已经比较有优势了。

秘鲁矿山总体来说比较新,各方面的成本相对于邻国智利有一定的优势,包括人力成本,能源成本都不是很高。

对于智利来说,它的平均成本还是处于中等偏上的水平。智利矿山的人力成本已经非常高了,智利的矿山工人平均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智利的矿山总体来说大部分是斑岩矿,品位低,规模大。新建和扩建的很多选厂需要大量水,但智利又是一个水资源缺乏的国家。海水淡化电耗又非常的高。未来,整个智利的采矿行业对电力的需求会增加,但是本身智利的电相对于其他的国家来说价格又比较高。

在过去的三四年里面,尤其是到2017年之前,整个铜采矿行业人力成本下降,这种下降一部分是来自于对工人工资,尤其是奖金的削减,另外一方面是来自于裁员。

今年全球的很多矿山都将会涉及到很多劳资谈判方面的问题,有出现罢工的风险。但劳资谈判并不意味着一定会出现罢工。我们不对罢工和矿山扰动做预测但是会按历史平均水平从产量预测里扣除一定的干扰量。如果把铜精矿和湿法铜分开来看的话,湿法铜每年的干扰率相对来说比较低,而铜精矿的供给更容易受到矿山扰动的的影响。

如下图所示,在全球矿山日渐增长的情况下,2017年则有一个小幅度的减弱。

刘司方还表示全球的冶炼厂目前还是处于扩张的阶段,这一轮的扩张还没有结束。如果比较每年铜精矿和铜冶炼的产能的话,铜精矿的产能增速在大部分年份是低于铜冶炼产能的扩张速度的。在十年前,中国冶炼厂的产能不过200多万吨,而去年就已经超过了700万吨,是十年前的三倍。下图则显示了铜冶炼厂在中国以外地区的发展。

2018年,Woodmac给出的预测为铜精矿涨幅约为2%。到2020年之前Woodmac则给出一个相对比较高的涨幅。下图显示了到2021年,在产矿山和目前在建的新项目的产量则到达了顶峰,随后将开始下降。

未来大多铜矿的新建项目都集中在传统的生产国,像秘鲁与智利等等。现在单从矿山的储量来说,未来的新项目还是很丰富的,但是要把这些新建的项目建成投产,给市场提供金属,还是存在比较大的不确定性。因为矿山的投资周期比较长。很多地方已经有比较好的项目存在,但是每一个地方也都有自己的问题。比如说秘鲁,目前的矿山都在南部,北秘鲁的开发由于一些非经济因素导致的问题无法解决,导致这一地区的资源迟迟不能开发。还包括有一些国家的环保问题也可能导致一些非常好的项目拿不到最终的许可。

随着矿山成本的下降,可以看到矿山现金流的改善,这种改善使得行业有更好的能力在未来投资更多的矿山项目。

刘司方还提到扩建项目的一大优势就是比新建项目的风险要低。目前首先仍是规模较小,投资强度与总投资额较低的项目发展的会更快更好。下图显示了全球还与许多的铜矿项目仍待开发。

刘司方还表示大部分矿山劳资谈判的问题会集中发生在智利的矿山,从去年的12月份开始就已经有矿山出现合同到期的情况,但是目前还没有看到大规模的罢工发生。合同到期的高峰将会集中发生在今年年中。刘司方还表示今年很多涉及到劳资谈判的矿山很多,其中还包括最大的生产商智利的国企Codelco,中间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双方能否达成一个可以接受的新协议?最终会给市场带来一个怎么样的影响?这些都还需要进一步的观察。

在发言的最后,刘司方还发表了他对于未来铜价走势的观点。从矿的角度来看,这两年从过剩慢慢转向短缺,但是从金属的角度来看,库存还是高于历史的平衡水平,平均水平刘司方认为是60多天。目前,金属库存按天数计会是逐年下降的。从价格来看,Woodmac不认为今年或者说明年会有大幅度的上升,但是价格不会像过去回到低价的情况,可能还是一个相对平稳的处于比较高的位置上。但是在2020年或者说2021年以后随着矿山供应的不足,以及整个短缺从矿端传导到金属端,价格将大幅上升,这种价格的上升可能会刺激矿产公司进一步的做出投资,可能会为未来的铜矿的供应带来更多的增长点。Woodmac预测的长期铜价以2018年实际美元计算在3.3美元美磅以上。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