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全球商品市场格局变换的催化剂

SMM6月21日讯: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国成为全球主要的出口国和进口国,虽然这条“大鱼”仍然是发展中经济体,但在全球的“池塘”中占有很大的空间。

根据美国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的研究,1990年中国仅占全球商品贸易的2%,但到2013年,中国已成为全球主要的商品进口国,占全球商品贸易的15%。报告指出,其中一些原因是由于全球制造业格局的转变,导致像美国这样的国家变得更加独立。

另一些原因是中国在1990年至2013年间的GDP平均增速上涨至前所未有的10%,对资源的需求量明显增加。作为中国的供应商,世界一些主要的商品出口国如阿根廷、巴西、加拿大、智利、哥伦比亚、印度尼西亚、墨西哥、俄罗斯、南非和委内瑞拉的经济增长因此直接受益。

中国“十三五”计划的任务之一,就是将中国年均GDP增速保持在6.5%以上,这代表了中国经济正从前几年10%的平均增速的放缓。 高增长率显然是不可持续的,经济放缓可以解释为是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正走向稳定。 但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对资源的需求下降,全球大宗商品市场格局也因此改变。

巴西

从2002年开始,巴西出口大幅增长,在短短六年内,贸易顺差便从20亿美元跃升至400亿美元。 该地区出口量最大的是大豆和铁矿石。 中国占巴西出口额的18%,这意味着中国新增需求的放缓将拖累巴西的经济增速。Brics杂志显示,2000年至2008年间,中国国内的大豆消费量增长了116%。

根据联合国贸易数据库的数据,巴西在2015年向中国出口了价值440亿美元的货物。虽然这个数字仍远高于本世纪之交的出口量,但较之2014年出口517亿美元,2013年出口543亿美元有较大的下滑。加上巴西政治腐败,也损害了投资者对该地区的信心。

更广泛的南美洲

当然,巴西并不是唯一一个向中国出口货物的南美国家。 阿根廷、智利、秘鲁和委内瑞拉同样向中国出口了价值数百亿美元的石油、铜、矿石、矿渣、矿物燃料和蒸馏产品。 出口占这些国家各自GDP的较大比重。

由于中国需求减少,拉美货币的贬值压力使得进口更加昂贵,对该地区经济造成了严重破坏。 例如,委内瑞拉的货币通货膨胀率预计每年接近700%,成为世界上通货膨胀最严重的国家。 除非这些国家找到一个除出口以外的新的经济增长点,否则事态只会继续恶化。

南非

中国是南非最大的贸易伙伴,两国贸易量每年约有200亿美元。 但由于对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持续升温,南非的货币兰特在去年初大幅贬值。

出口约占南非GDP的31%,其中9.6%出口中国。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南非2015年向中国出口了价值300亿美元的货物,比2014年的445亿美元显著下降。因此,兰特的价值在2015年7月至2016年1月之间贬值了约25%,货币贬值也使得南非的进口更加昂贵,增加了该国日益增长的发展危机。

非洲地区

像南苏丹、塞拉利昂和毛里塔尼亚这样的小型非洲国家经济也受到伤害,但受影响最显著的国家还属尼日利亚、安哥拉和赞比亚。赞比亚盛产大量金属,其中铜占其出口总额的75%。 赞比亚GDP的41%来自出口,这充分显示出中国经济增速对国外经济的影响力。

早在2014年,中国还包揽了赞比亚全部铜产量的四分之一,但仅在2015年第一季度,出口便下降了25%。尼日利亚和安哥拉是大型石油生产国,由于油价下跌以及贸易减少,经济增速受到损害,两国石油出口占全部收入的90%以上。

其他主要石油玩家

2011年,中国分别从俄罗斯和沙特进口了价值403亿美元和495亿美元原油,但到2015年,这些数字分别减少到332亿美元和302亿美元。 OEC数据显示,原油和精炼油占俄罗斯总出口的55%,占沙特阿拉伯总出口的82.5%。

“莫斯科时报”报道,俄罗斯对华出口仅在2014年就下降了19.1%,而沙特阿拉伯的石油进口占到了2015年中国石油进口总量的13%,低于2003年的15%。由于伊朗和伊拉克等国家的原油产量增加,油价下降,中国也在其中明显受益。

澳大利亚

OEC的数据显示,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出口目的地,占全国出口总额的34%,全国总出口额为2440亿美元,对中国的出口额为829亿美元。根据2014年澳中贸易报告,中国自2009年以来对澳大利亚GDP的贡献最大,已超过日本和美国。这一贡献自2011年起占其GDP的5.5%以上。

联合国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在2015年向中国提供了价值近740亿美元的资源,其中绝大多数是由全国矿业巨头生产的各种矿石。 虽然这个数字看起来似乎很可观,但要注意到,澳大利亚一年前向中国出口了价值近980亿美元的货物。

大亚洲

中国也从东亚/东南亚国家进口贵金属、宝石、石油和天然气。 其中印度、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占中国商品贸易的大部分。从2011年到2015年,中国对这些国家的进口总额减少了311亿美元,尽管按比例,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下降幅度最大。

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EIA)报告指出,全球煤炭贸易量增长近47%,特别是中国和印度的进口需求。 但中国日益匮乏的需求扭转一些国家的经济,特别是澳大利亚和印尼,这些国家是煤炭贸易中最大的贡献国。

发达的东亚经济体如日本和韩国也因为对中国的出口活动减少而受到伤害。 两国对华出口的比例分别为20%和25%。 2015年,日本向中国出口价值1430亿美元的商品,主要包括电器、机械、汽车、塑料等。

然而,这较2011年出口1,945亿美元的价值量大幅减少。在2015年,韩国对中国的出口量相对较强,出口额为1746亿美元,但仍低于2014年的1900亿美元和前一年的1,840亿美元。 虽然这些国家都不是主要的商品出口国,但中国经济增速的放缓仍对其产生明显影响。

商品市场的未来

中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巨大,如同他在高速增长阶段帮助很多国家经历了快速增长一样,他目前的放缓也同样令这些国家经济增长受创。当然中国没有责任维护他国的经济增长,但这也反映了中国在全球影响力的巨大。如果还想维持过去的繁荣,市场可能需要一个新的催化剂,尽管无法知道什么时候来会来自哪里。(上海有色网 许辉)


提示:上海有色网搭建的【有色问答】平台已经上线,您有任何行业的问题都可在此平台提问,将有专业分析师为您做出详细解读!》点击查看详情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